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百世轮回,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七章 不想说话,那就喝酒吧

第七章 不想说话,那就喝酒吧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喝酒吧,不想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感觉出来刘沐动情了,可他不想让刘沐太过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那个必要!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陆展麟的二十五岁即将到来,一切都会重新开始,这两个时辰,他与刘沐彼此玩玩就好,认真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,刘沐还是不信,那更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千多次的轮回世界里,陆展麟不知道跟多少人说过,自己被困在了轮回之中,但真正相信他的,只有三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陆展麟的第四百二十次轮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次的轮回,他的印象极其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龙汉帝国北境的燕地,陆展麟与三个青年义结金兰,而那三个青年奇迹般的相信了他的话!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的一个是大耳朵卖草鞋的,整天把他龙汉皇室后裔的身份挂在嘴边;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浑身黝黑擅长书法的,自封为灵魂画手;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个红脸,喜欢戴绿帽子,先是给人看家护院,后来犯事后逃到燕地以贩卖绿豆为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千三百多次的轮回,也只有他们三个相信了陆展麟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信了所谓的轮回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记得,那个浑身黝黑的还求陆展麟在下一次轮回时,一定要劝他多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三位哥哥讲起话来,他都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总是一句“俺也一样”,显得憨憨傻傻的,关键是自己也很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红脸带绿帽子的,则是让陆展麟在下一次轮回时,一定早些劝他,不要在月下读《春秋》,《春秋》虽然写的好,但是夜读对眼睛不好,眼神越来越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然,陆展麟也会问那卖草鞋的,下一次轮回,要不要帮他做点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那卖草鞋的也不客气,指着家门口那棵大桑树,说想坐羽葆盖车!

        呵呵…

        皇帝老子才坐羽葆盖车呢,陆展麟那时候才知道,这小子本事不大,野心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后面的轮回世界里,陆展麟帮他们都实现了这些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他们是“唯三”的相信了他“轮回”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…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些不相信了,陆展麟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每到二十五岁一切都会重新开始,也就无所谓别人信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通常陆展麟只说自己的,对方不信,他也不会去过多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说话,那就喝酒吧,喝醉了,自然就把什么都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沐熟练的给陆羽倒上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确定自己的酒量能不能比过眼前这神秘男人,不过…酒后吐真言,这是一个机会,一个让这神秘男人说真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

        酒水自酒壶中淅淅沥沥的倒出,才倒了半碗,竟是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喝边聊已经喝了整整一坛子的酒,大概一斤多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看样子,两人全无醉意,酒量上算是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并不寻常,一个轮回一千多次的男人,按理说,他的酒量应该是无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轮回的是记忆,并不是身体,每一次到二十五岁,他都会变回婴儿模样,回到最原始的身体!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酒量,那更不可能继承!

        再比如武艺、身法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需要千锤百炼,形成肌肉记忆的,更没办法继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的记忆,倒是能快速的帮助他,将无数超凡的武艺、身法短时间学会,且形成新一世的肌肉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在乱世中活下去,所以武艺、身法伴随着他每一次的轮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酒就不一样了,再好的琼浆玉露,陆展麟也喝过无数次了,就像是女人一样,腻了…自然也就不刻意的去碰那么多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这样,这一世,他的酒量至少也在刘沐以上,但远远称不上“无敌”!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一坛?”刘沐大眼睛抬起,望向陆展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先是微微顿了一下,然后才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他在思考,思考刘沐的酒量能不能扛得住这一坛,如果她喝趴下了,那会很麻烦,陆展麟需要将她背到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要在那络腮胡子校尉的眼皮子底下,这会浪费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…最让陆展麟在意的是“感觉”,将一个女人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抱上床,没有交流,没有声音也就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就要一切归零,陆展麟也不会去做没有“感觉”、没有“品质”的任何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倒酒吧!你少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张口道,他打算给自己多倒一点,至少这一坛子酒后,能让刘沐保持起码的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曾想…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的手刚刚触碰到酒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两位公子,且慢,且慢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家的一位花魁闻到这陈年古酒的味儿了,她…她痛骂了小的一番,让小的把…把酒收回去,那位姑奶奶要自己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龟奴匆匆跑了上来,连带着他把一袋金子摆在了桌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袋金子是刘沐刚刚抛给他的,份量很足,足够两坛酒的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…比起这袋金子,这品花楼里的每一位花魁份量更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姑奶奶哪个背后,都有一大堆达官显贵撑腰,真的发起火来,可不是多少钱就能够摆平的,更不是一个小小的龟奴能够招惹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的桌子上,一坛古井酒已经空了,另外一坛陆展麟正在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龟奴的话,陆展麟停顿了一下,可紧接着“啪嗒”一声,古井酒坛口处的酒封已经被陆展麟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理会龟奴,而是笑着问刘沐。“酒开了,要喝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沐天不怕地不怕,才不会把自己的酒让给一个区区花魁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倒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沐接过陆展麟手中的酒坛,倒了满满的两大碗,碗口的周围还溢出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的龟奴直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了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呀,诶呀…”龟奴则是垂头丧气直跺脚,连续的感慨几声,捂着头顶的绿帽子泱泱的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得他跑远,陆展麟用手抹了把嘴边的酒,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品花阁四大花魁中的‘月’伎陈一兔,她最好酒,鼻子也最灵,就是因为这样,这里的主人才把这两坛子酒藏了起来,怕她喝酒误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‘月’伎陈一兔?就是那个最擅长跳舞了咯?”刘沐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品花阁也很了解,算是熟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除了‘月’伎的称呼外,很多人称她为‘舞’伎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继续道:“可很多品花阁里的人私下里都称呼她为‘醉’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很难想象,一个轻纱遮面,翩然起舞,能将所有男人撩拨的神魂颠倒的花魁,却是嗜酒如命,且脾气火爆,酒品更是差到了极致,品花阁里的人都只能顺着她,而她想要的东西,还没有人能从她手中抢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呼…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儿,刘沐突然觉得今晚越来越有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?咱们不还她酒?她会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会派打手来教训你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说的云淡风轻。“依着她与许多达官显贵的关系,若你不是公主,便是这品花阁多了两具尸体,最终也会不了了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她不会把事做的那么绝,其实说到底,还是面子,只要她感觉面子回来了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…刘沐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展麟的眼眸却是移到一旁,移到那位护送刘沐的络腮胡子校尉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护卫,打三十个,问题应该不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嘿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沐眼珠子骤然一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…眼前这神秘男人还在打她的算盘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自然知道,淳校尉出手,或者她亮出公主的身份,一切都能摆平…可,那会影响到她下一次的微服出宫,影响到她闯荡江湖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微一噘嘴,刘沐也不接陆展麟的话,她站起身来,走到了不远处淳校尉所在的桌子旁,低声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淳校尉好似得到了什么命令,当即拱手退去,走出了品花阁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沐则背着手,笑吟吟的回到了陆展麟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他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由公子来解决这个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讲到这儿,刘沐嘴角微微的勾起,露出一抹期待十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她很有把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她随时亮出身份,品花阁自然惹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笃定,在她亮出身份之前,眼前这神秘男人一定能够解决这个“小”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…这家伙的身份,品花阁多半也惹不起!

        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沐决定,睁大眼睛,拭目以待,且借着这一坛子酒,看看这男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?

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