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4.chapter4

4.chapter4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章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面前,双手不停地拉着牛仔背带裤的肩带,脸上露出焦急难耐表情的小家伙。只见他双脚不停地在原地动,伸手扯背带裤,可怎么都弄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只能带着可怜地表情看着盛瑭,急急喊道:“爸爸,我想尿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心头一颤,半晌都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站在原地的洛绎,显然已经等不及了,两条小短腿一个劲地夹着,脸上又着急又难受,一个劲地在嘴里喊着:“快点,爸爸,快点,我要尿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就算是一向淡然的盛瑭,也不由真被他的声音喊得生出焦急来。他起身时,腰间登时传来一阵剧痛,疼得他整个人险些又倒回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”着急地声音在呼唤他,可这孩子的叫声,似乎真的能让他生出焦急的心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洛啊,今天要不要带条鱼,”刘阿姨见她停好车,就赶紧招呼她。不过还是瞥了她身后,有点可惜地说:“你家小帅哥今天没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很少带洛绎出来买菜,不过上次带他出来一次,这些菜场的阿姨见了没有一个不夸的,有个卖水果的阿姨还拼命地往他手里塞苹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看脸的世界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妈妈回来了,”一开门,宁珂就习惯性地叫儿子名字,可客厅没有人,她推门进了卧室也没发现儿子的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整个房间安静地如同没有人一般,她心头一动,连忙去检查次卧,可此时床上早已经空无一人,除了凌乱的床单证明昨夜真的有人睡过之外,狭小的房间里根本看不见盛瑭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的心犹如沉入湖底,一瞬间恐惧淹没了她所有的思绪,她颤抖着冲到客厅,手掌抖动地差点连手机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年前他也是这么消失的,难道这次他要带着她儿子一起消失?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”就在宁珂站在客厅茫然四顾地时候,一个小小的声音拯救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转身看着儿子提着牛仔背带裤的带子,有点害怕地看着他,而高大地身影随后出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眼盛瑭,又垂眸看着洛绎,两张脸渐渐重合在她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为什么妈妈叫你,你没有回答?”洛宁珂冲过去抱紧儿子,孩子小小的脑袋被她揽紧在怀中,温暖柔软地小身体靠在她的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孩子还想要回头看一眼奇怪的叔叔,可又因为脑袋被妈妈按住动弹不得,最后瓮声瓮气地说:“因为我在嘘嘘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嘘也可以回答妈妈啊,不然妈妈多担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嘘为什么担心啊?”洛绎奇怪地问,不过随后又恍然地说:“妈妈,你是不是担心我尿裤子啊,我没有的,爸爸有帮我脱裤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此时眼里裹着泪,可是又怕被小孩子看出异样,索性一把将他抱起,也不管盛瑭便转身进了主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被留在身后的男人,浅灰的眸子深沉如海地盯着宁珂,阳光从旁边的窗子照进来,笼罩着他整个轮廓,宁珂进入房间顺手关门的时候,余光只瞥见一片金黄的光晕下,他的身影那样高大挺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等进了房间之后,洛宁珂犹疑未定地看着洛绎,只不过她的眼神安静地让洛绎都有些害怕地往后面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是谁让你叫他爸爸的?”方才她惊魂未定,此时进了房间,才惊诧方才洛绎的称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肩膀被洛宁珂按着,大概她一时情急,捏地有些用力,惹得洛绎一声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洛宁珂歉意地松开之后,洛绎才看着她,有些胆怯但是又充满希冀地说道:“是干妈妈和我说,爸爸和我一样都长了灰颜色的眼睛。他就长了灰颜色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幼儿园画画的时候,用过很多颜色水彩笔,所以他知道什么是灰颜色。他一眼就认出爸爸眼睛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当盛瑭出现时,他会这么毫不犹豫地叫爸爸的,洛宁珂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几乎以为是盛瑭教他这么叫的,可是经过这么多年之后,他既然已经忘了自己,想必曾经的那么一段懵懂感情,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曾经和命运赌过一次,结果她输了,如今的生活已是在输掉所有底牌之后,能得到的最好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不再期待自己曾希望的未来出现,以至于在盛瑭再次出现时,她忍不住用最坏的恶意揣度他。若是如今再让他知道,洛绎是他的儿子,只怕唯一的结局,就是他们两个因为争夺抚养权闹上法院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他不是爸爸,”洛宁珂用郑重地表情对孩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这个结果并不是洛绎所期待的,他睁着一双大眼睛,显然是失望至极。毕竟还是个孩子,并不掩藏心思,忍不住委屈问道:“那我的爸爸呢,老师说大家都有爸爸妈妈的,我也有自己的爸爸。我爸爸和我一样都是灰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有些心疼,她也总算明白,为何洛绎前阵子总是念叨灰眼睛的事情。想来是秋瑾哄他的,不过他们周围并不常接触到外国人,灰眼睛的尤其少,所以他也慢慢淡忘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盛瑭就在此时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妈妈不是告诉过你,爸爸去国外工作了。只要你表现的好,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,”宁珂将小孩子的拖鞋脱掉,让他站在床沿,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小脸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也不知为何,突然执拗起来,眼睛里带着湿意委屈说道:“我每周都得小红花,老师都说我是最聪明、最听话的,可爸爸一直没回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谎话说的久了,并不会成真。可偏偏此时,宁珂有一种被生活愚弄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就站在外面,而洛绎在房中委屈地问,爸爸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如今说来也可笑,她对盛瑭的感觉是错综复杂,不过盛瑭看她却是十足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普通人的七年里,一对爱侣都可以磨成怨偶,而她的所有情绪都揉成了一团,她根本理不出线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洛绎越发懂事,洛宁珂已然觉得,再面对爸爸去哪儿了这个问题时,她并不能像从前那般得心应手了。洛绎还小,她并不能对他太残忍。所以让他慢慢接受只有妈妈,没有爸爸的现实,已是洛宁珂能选择的最好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妈妈该去做饭了,你就待在房间里面好吗?”宁珂在勉强哄好洛绎之后,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轻拍儿子的小脑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抬头问她:“我可以去找那个叔叔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浅灰色的眸子,此时带着抑制不住对盛瑭的好奇。显然就算洛宁珂打破了他美好的愿望,可他还是想要亲近盛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最后她想了想还是咬咬牙说道:“宝贝,那个叔叔身体很不舒服,你记不记得妈妈生病的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极少生病,或者说碍于生活压力,她连病都不敢生。每次有点头疼感冒都是硬抗,只有一次发烧烧的迷糊了,连秋瑾都在她家住了三天只为照顾她。那时候洛绎才五岁,小小年纪却格外懂事,每天只能趴在门口巴巴地看着房间里的洛宁珂,因为洛宁珂不许他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让叔叔好好休息,”洛绎懂事的点了点头,洛宁珂心生赞许,可这孩子接着又欢快地说:“等他好了,他就可以带我去玩滑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珂这会是彻底说不出话了,她是不是真的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出了房间的时候,就看见站在客厅里的人,他正凝眸盯着客厅墙壁上的一张全家福。那是她妈妈去世之前,带着她和洛绎一起去拍的,那时候的洛绎才一岁,肥嘟嘟的小脸蛋上一双又大又亮的浅灰色眼睛,可爱的简直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儿子很可爱,”他的音色虽温和却不带太多情感,其中还夹杂着几分沙哑,犹如细砂摩擦着她的心房,虽然略有几分粗嘎却触动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电视剧里,修炼之人若是想成为绝世高手,都要过得了自己的心魔这关。那么盛瑭大概就是洛宁珂的心魔,她站在门口手掌握着门把,微微沁着汗,她想,我这辈子大概都修炼不成绝世高手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买了药回来,你先换一下吧,”宁珂努力让自己的声线变得平缓正常,就连语调都是刻意地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转头看她,原本就白皙的脸因为受伤带着几分苍白,配上他立体的五官,就如同在古老城堡里的吸血鬼。他问:“谢谢,不过我住在这里不会打扰你们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救都已经救你了,你觉得呢,”洛宁珂有些嘲讽地说道,或者她更愿意自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母亲什么时候回来?”他紧盯着她,似乎在探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宁珂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照片,此时阳光正好,一束阳光正打在玻璃上,反射出明亮地光,照片里的每一个都笑的那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母亲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”盛瑭在第一时间道歉,此时他正认真地盯着这个救了自己的女人,毫无疑问她拥有一张足可以称为精致的脸蛋。她的五官并不立体,可每一处都透着恰到好处,眉眼虽清浅却不寡淡,就象她这个人给人的感觉,温和却又透着几分坚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绝对是让人印象深刻的美人儿,可盛瑭却没有丝毫对她的记忆。不过随后,他在心底也自嘲,如果正如她所说,她是他高中的校友,那他不记得她确实是应该的,毕竟他连那段记忆都忘记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