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18.chapter 18

18.chapter 18

        第十八章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单身母亲,洛宁珂一路把洛绎养大,在他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,起身喂奶、换尿布都是她自己的事情。所以她也渐渐养成了浅眠的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今天晚上的种种事情,让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夜里,她睡得正迷糊,隐约听到外面有异常的响动声。等洛宁珂睁开眼睛,又仔细听了听,外面好像真的有人,她搭在洛绎身上的手掌,一下就按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孩子依旧睡得香甜,一点都没感觉到外面的危险。洛宁珂咽了咽喉咙,努力压住心底的害怕,小心翼翼地从床上坐起来,她不敢穿鞋,赤着脚走到卧室门口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家的客厅并不算大,再加上此时深夜,周围都静谧至极,所以一点点的动静都在黑暗之中显得异常可怖。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,越发地频繁,好像是对方正在撬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站在门口,小心翼翼地握着卧室把手开了开,幸好她睡觉前,都会检查一遍门锁的情况。在确定卧室的门是反锁的后,她下定决心,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,卧室的灯一下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门外的响动声,也在同时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走到床边,拿开手机,准备打电话给门卫,睡在床上的洛绎就因为强烈的灯光刺激,又哼唧了起来。洛宁珂一边坐在床边盯着门口,一边伸手安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此时门口的动静突然又响了起来,洛宁珂却吓得浑身一哆嗦。再不顾找什么电话号码,点了最上面的号码,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故意喊了一声: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到家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生怕被外面的人察觉家里头还有孩子,伸手捂住洛绎的嘴巴,又冲着电话大声说道:“你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啊,那你快点,今天正好我大哥也在咱们家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虽然也在说话,可却全神贯注地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,所以对面的人叫了她好几声,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是个低沉干燥的男声,大概是在睡梦中被吵醒,所以还带着些许沙哑,“你现在在家里是吧?等我,我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洛宁珂浑身都在哆嗦,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又往卧室门口走去,贴着房门听着外面的动静。好像外面的人放弃了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外面的人只是一般的贼,那么此时她打开灯,又弄了这么大动静,这会估计应该会被吓退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洛宁珂被门外的人吓了浑身一哆嗦,此时还坐在床上的盛瑭,也是吓出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对面的洛宁珂还算镇定,可真碰上贼的话,就凭她自己还有洛绎那个小家伙,两人都上估计都不够人家收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青,你现在立刻带人赶到洛宁珂家,”盛瑭已经掀了被子起身,有些焦急地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这会也正在睡觉,无缘无故接了一通电话,就是这么个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盛先生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家里应该遭贼了,现在家里就她还有一个孩子,实在太危险了,你立刻赶过去,”盛瑭捏了捏鼻梁,觉得就算陆青过去还是不够迅速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陆青听到事情后,立即说道:“我刚好和西区警局的局长认识,不如我现在打电话让警察过去看看,他们离那里近,肯定比我们先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”盛瑭也没废话,挂了电话,就换了一身衣裳,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也不知道外头那人有没有离开,她只能坐在床边干等着。她不敢关了卧室的灯,旁边的洛绎此时睡得依旧香甜,整个人大字型地趴在床上,一只小脚丫露在被子外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,还有人在喊:“有人在家吗?有没有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啊?”洛宁珂见突然这样大的动静,反而是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派出所的,有人报警说你家遭贼了,所以过来看看,请你把门打开,”门口的人又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听是民警,登时只觉得悬着的一颗心,总算是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时她犹如惊弓之鸟,就算外头人说是派出所的,她还是多问了一句:“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洛,我是门卫上的老赵,”又有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在外头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认得他的声音,是门卫上一个姓赵的老伯,年纪挺大,人总是乐呵呵的,见到洛绎都要逗上几句。估计今晚是他值班,所以民警过来的时候,他就把人领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洛宁珂再没疑惑,赶紧出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民警在门口的动静很大,所以楼上楼下不少人都被吵醒了。对面的路家是最先出来看的,可可爸爸一见穿着黑色制服的民警站在洛家的门口,赶紧问道:“这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喊,又惊动了王阿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阿姨套了件外套出来,就听说洛宁珂家遭了贼,这可是吓得一跳,赶紧喊道:“这可真是太吓人了,怎么就遭贼了,小洛家可就她还有洛绎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邻居都多多少少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民警围着门看的时候,楼下的一个卷发阿姨就冲着老赵抱怨道:“你说说你们这个物业是怎么回事,我可听说这不是头一回被偷了。前几天的贼还没抓到呢,这又来了一个,还就在咱们楼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就是,这也太危险了,”一位稍年轻的阿姨也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赵是个好脾气的,所以就算业主责难,也不生气,反倒是赔笑说道:“你们放心,这事我肯定和领导反应,而且现在民警同志不也来破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看民警倒是满意地点头,就连可可爸爸都夸道:“不愧是人民警察,这效率可真够高的,小洛你报警多久,他们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此时民警来了,洛宁珂都是一头雾水。她刚才压根就没报警,她就打了个电话,指望把外头的人吓唬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,这会她才记起,那个电话里的声音那么的耳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一个民警拿出背包里头的墨盒,在门上刷了刷墨粉。还有另外一个民警,找洛宁珂了解点情况。虽说这事没什么好看的,这会天气又冷,可大家还是在旁边站着,就算民警劝了几句都没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民警先是简单的了解她家里的情况,等听说只有她和孩子在家,就多嘴问了一句:“老公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周围登时安静了。这楼上楼下地住着,大家多少都是了解情况的。洛宁珂单身带着个孩子,几乎是整栋楼都知道的。不过她性格温和,也从来不招惹男人回家,所以在楼里的风评很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有王阿姨这个民间楼长给她宣传,所以大家都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单身妈妈,有些阿姨还曾帮她介绍过相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没结过婚,”洛宁珂冷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民警一愣,不过他平时都是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算再奇葩的事情都见过,所以有孩子没老公不算什么稀奇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民警又问了几句,也实在是问不出别的事情来。毕竟她也只是听到门口的动静,连人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旁边的王阿姨见调查就这么匆匆结束了,不满意地说道:“民警同志,这个事情可不是件小事,这个贼要是不抓住,咱们整个楼里的人都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说不定这个贼就是看小洛家只有女人和小孩在家,这才下手的呢,”楼上的那个卷发阿姨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刘,你过来看看这里是不是刀子划下的痕迹,”旁边正在做痕迹提取的民警,冲着这边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正在问话的民警,赶紧走了过去。而旁边的几位阿姨一听刀子划下的痕迹,又纷纷拍胸口,直说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洛,你家这个防盗门太旧了,根本不管用。幸亏今天这个贼没进去,”卷发阿姨真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,只见楼道里面又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转头看着盛瑭的时候,只觉得心里头砰地一下,就像是炸裂开了一下,所有的欣喜、惊讶、激动、感慨,都在这一瞬交缠起来,让她分辨不了自己的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”盛瑭不仅是自己来了,后面还跟着好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。此时楼道本就是拥挤地很,盛瑭走到洛宁珂身边,而几个保镖则是站在楼梯台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邻居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,一直盯着那几个黑衣保镖看,因为洛家还有路家的门口的灯都开着,所以楼道里这会也挺亮堂的,所以众人看得更加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洛宁珂之前也见识了盛瑭这样的阵仗,可偏偏此时站着楼梯上站着的几个保镖,再看看这边穿着睡衣,头发乱糟糟的邻居们,登时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怎么说,”盛瑭看了一眼,还在忙活地警察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道,刚才已经问过话了,现在正在提取证据,刚刚说有刀子划在门上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民警也看见新来的人,所以先前问话的人,又过来问道:“请问你和这位洛小姐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登时一惊,刚要阻止,谁知盛瑭却在此时握住她的手,淡淡说道:“我是她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陆青此时抬头,看着站在盛瑭身边的女子,温润的鹅蛋脸,精致的五官。这位洛小姐美得并不是咄咄逼人,但这样精致温润的她,依旧还是个大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当即震惊地,转头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盛瑭看了看这周围,楼房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,楼道也破旧,甚至连盏灯也没有,门口的防盗门简直是简陋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门口的民警也提取了证物,不过这种偷窃案,每天不知道发生多少例。一般人被偷了,就算报警,失物也基本找不回来。况且洛宁珂这个还是什么都没被偷,只是她光想想就害怕地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还好说,可一想到洛绎,整颗心就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民警也没什么好说的,再一看人家这边站着的保镖,让洛宁珂在案录上签了字,就又和老赵到门口看监控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邻居见民警走了,又瞧见站着的这帮人。还是王阿姨先开口说:“小洛,那你带着你朋友进家里头坐坐,咱们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阿姨,”虽说王阿姨没说什么,可洛宁珂总觉得邻居们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盛瑭突然开口,对着对面几位年纪稍大点的阿姨,亲切说道:“经常提宁珂说,几位阿姨时常照顾她和洛绎,如今这么晚,大家还过来,真是太感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刚瞧见盛瑭的时候,他一身黑色大衣,高大挺拔如松地身材,再配上那一张不笑时,有些冷漠的俊脸,任谁看了都觉得他太过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人家一开口说话就这么得体,而且还这么平易近人,别说是几位大妈了,就连旁边站着的几个男人,都忍不住点头陈赞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阿姨最是玲珑的人物,这会一见盛瑭这么说,赶紧笑着说道:“咱们都是邻居,平时相互照顾是应该的。小洛这个确实是太危险了,你要是有空,明天就让人给她装个新的防盗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一身贵气十足打扮的盛瑭,登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盛瑭沉吟了半晌,对她说道:“你们住我那儿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