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19.chapter 19

19.chapter 19

        第十九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屋子里头冲出来一个小人儿,洛绎穿着睡衣,头发乱糟糟的就出来了。一看门口这么多人,还揉了揉眼睛。不过他在看见盛瑭时,惊喜地有些不敢相信地喊道:“叔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立刻过去将他抱在怀中,伸手拽了拽他的衣摆,轻声说道:“外面太冷了,你可不能穿着睡衣乱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大家见没事了,也就散了。盛瑭抱着洛绎径直到了卧室,他拿了床上的毯子,将洛绎裹了起来。跟着进来的洛宁珂,见他这样,立即问道:“你这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不是说了,你们今晚到我哪儿去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摇头:“我不想这么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转头盯着她,说道:“万一刚刚那人要是不死心,再回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光是这句话,洛宁珂后背就一凉。她刚刚明明已经开了灯,可门外撬门的人却在停止之后,又重新撬门,这也是为什么她到现在还后怕不已。她自己也就算了,可一想到孩子,她就再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自己和洛绎的东西收拾一下,孩子还小,住在这里实在太不安全了,”盛瑭太知道她在意什么,一句话就让她缴械投降

        等洛绎见妈妈在收拾东西,站在床上,头跟着转来转去,他开心地问道:“叔叔,咱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搬去和叔叔住,”盛瑭脸上带着点笑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有点惊讶,他极少出门做客,所以不是很理解盛瑭的这句话。他问道:“是去叔叔的家里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洛绎开心吗?”盛瑭问他,顺势摸了摸他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点头,伸手就攀住盛瑭的脖子,高兴的连身子都开始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坐到车上,洛绎这才相信自己是真的要去盛瑭家住了,一路上,就听见他叽叽喳喳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住的地方,是云城最豪华的楼盘,就连乘电梯都要刷卡才行,开发商在保密方面做到了极致,所以云城不少的名流都这里有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喜欢回盛家大宅,所以平日里多是独自住在这里。可今天他亲自抱着个孩子,旁边还跟着个女子,大堂保安一直盯着他们一行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一直将他们三人送到了楼上,这才带着人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一打开玄关的灯,将洛绎放了下来,他赤着脚就一路跑到客厅。洛宁珂见他到了这里,还是这样兴奋,立即沉下脸教训道:“洛绎,到叔叔家做客,不要这么淘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此时站在客厅的长毛地毯上,被妈妈这么一教训,双手背在身后不敢再乱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盛瑭轻笑一声,从鞋柜里拿出新的拖鞋,说道:“平时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住,有些乱,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和洛绎太打扰你了,”洛宁珂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需要和我这么客气,”盛瑭低头看她,奶黄色灯光在头顶倾泻而下,将他的脸映照地英俊又立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见他们在门口好久都不进来,实在等地有些不耐烦,伸手喊道:“妈妈,我要尿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他去洗手间,”盛瑭换了鞋,过去将他抱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洛宁珂此时则是走到客厅,左右打量了几眼,盛瑭的房子是在十八楼,客厅落地窗连接着一个极大的阳台,此时从窗外只能看见外面,漫天星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客厅是以浅色为主,装修极尽简洁,确实像是个单身公寓。此时沙发上还丢着一件外套,半截都快拖到地上了,洛宁珂认出来,是作为披在秋梓熙身上的那件外套,看起来昂贵又精致的大衣,此时被这么随手一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折腾了快两个小时,她的头又沉又冷,身上也难受。她身体一向好,可今晚又是被吓了一顿,又穿着睡衣在外面站了那么久,难免有些受凉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盛瑭带着洛绎从洗手间出来时,她就赶紧问客房在哪儿,她好带着洛绎去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见她脸色不太好,低声问道: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睡一觉就好了,”洛宁珂低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洛绎今晚跟我睡?”盛瑭见她脸色确实不好,就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呀,我要和叔叔一起睡,”洛绎是被洛宁珂带大的,生活之中缺少父亲的角色,所以跟男人有关的一切,对他来说都是新奇又好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有些想扶住自己的额头,他睡眠不算好,可今天居然要带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睡觉。不过他在看见洛绎兴奋的小脸蛋,不知怎么的,心里头却只有喜欢,连一丝丝的不耐烦都没有?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面前的洛宁珂,深沉思考,所以这就是爱屋及乌?

        洛绎非要和盛瑭一块,洛宁珂又实在头太疼,干脆让他们两去玩吧。所以她去了客房,裹上被子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盛瑭带着洛绎回了自己的房间,因为家里没适合他穿的拖鞋,所以盛瑭一路抱着他,在床头沙发上放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指着床铺,有些害羞地问道:“真的咱们一起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想和叔叔一起睡,”盛瑭已经在床边躺好,见他还站在沙发上,勾手招呼了他,洛绎笑了下,就撅着屁股,从床头一路爬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也实在是太晚了,盛瑭都没怎么哄他,小家伙又沉沉地睡了过去。看着这小家伙熟睡的面容,连他都觉得睡意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主卧的一大一小,头靠着头,睡得很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次卧独自安睡的洛宁珂,却在昏昏沉沉之中,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梦境之中。刚开始她梦到了自己的校园,那时候宁静又平和的生活,她又一次在梦中与盛瑭重逢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在楼顶的那一次相遇,只是一个开始。自从那开始,洛宁珂不管去哪里,似乎都很容易撞见他。放学的时候,她和同学一起离开,一转头就能看见前面的他,那时候的盛瑭就有一种鹤立鸡群的特质,高大又挺拔的身材在高中生中异常醒目,再加上他一张让人怎么都无法忘记的英俊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上学的时候,一到门口就能看见正从轿车里下来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真正让两人相熟的,就是盛瑭无缘无故且十分狗血地为洛宁珂打的一架吧。那时候洛宁珂不仅在振源高中有名,附近几所普通高中甚至职高的学生,都知道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不仅振中内部不少少男心浮动,就连校外人都有放话,一定要追到洛宁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打进振中开始,就是老师当成重点培养对象。对于早恋这事,她自己虽然一点想法没有,却架不住别人的狂轰乱炸。而在洛宁珂参加了一次云城电视台的高中辩论之后,她的名声也算是到达了鼎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振中的男生还只是暗暗地喜欢她,那校外的人却没那么客气。在职高的一个号称在社会上混的很厉害的男生,连着三天在校门口等洛宁珂,都被她当面拒绝后,终于恼羞成怒,打算也跟着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学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天中午放学,洛宁珂像往常回家吃饭,可到了门口的时候,却被身后的人喊住。居然是盛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拿着她的手帕,上前两步,问道:“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家普遍开始习惯用纸巾的年代,洛宁珂的手帕显得格外老派,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,刚要说谢谢,就听见从斜边冲过来一个人,上前就对准盛瑭的脸一拳,还怒道:“原来就是你这个小赤佬勾搭她,兄弟们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怒吼之后,旁边又冲过来五六个穿着五颜六色衣裳,头发染地跟鸡毛一样的男生,只见他们虎虎生威的围攻盛瑭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振中放学门口就挺热闹,被他们这一闹腾,就更热闹了。振中的学生们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,女生纷纷尖叫着退后好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当时也被吓住,可好在盛瑭似乎学过防身技能,几个人围攻他,他都没落下风。后来盛瑭的司机也从车上下来,他的司机明显是练过的,两人把这几人打得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振中的保安过来,那几个人一见架势不好,赶紧就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关于这件事的后续,就是洛宁珂在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上,看到盛瑭当着全校师生的面,朗读他的检讨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这时候,洛宁珂才知道,盛瑭将自己和那帮校外学生打架的事情,揽在了自己的身上,丝毫没有提到她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梦中洛宁珂努力看着升旗台上的盛瑭,可怎么都听到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翻了个身,可谁知梦境却突然陡转,升旗台上的盛瑭不见了,而只留下她自己站在一栋雪白雪白的大楼下面,楼顶上有个人,洛宁珂努力想要听见她的声音,可依旧还是怎么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楼顶上的人,突然掉了下来,她的身体像是个布偶一样,在空中飘荡着,直到摔到楼下,那一滩可怖的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洛宁珂才看清那个女人的面容,是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宁珂,”有个声音在叫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洛宁珂缓缓睁开眼睛,泪水早已经模糊双眼,当眼泪顺着眼角落下,她终于看清面前的盛瑭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原本只是起来喝水的,却听见次卧里传来的动静,等开门进来,就听见她一直喊着妈妈。他只能轻声将她叫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洛宁珂看起来十分地狼狈又楚楚可怜,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水,脸颊侧还站着几缕被汗水沾湿的长发,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泪珠,眼泪顺着内侧眼角滑下,划过她的脸颊,竟是要流到嘴角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,盛瑭突然靠近她,微微弯下头,在她嘴角上轻轻一舔。将那滴带着咸涩味道的泪水舔舐掉后,洛宁珂眨了眨眼睛,懵懂地盯着他,此时带着水光显得亮晶晶的眼睛,却夹杂着些许迷惑,可看起来却又是在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噩梦了?”此时只有微敞开的门口有光亮透进来,整个卧室还是昏暗异常,所以这又低又沉的声音,此时听起来异常地蛊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唇终于再一次靠近,他的唇亦如当初那样温暖又柔软,他这样小心翼翼的触碰让洛宁珂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,是在学校的小树林里,平时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的两人,终于在盛瑭的不满下,偷偷在小树林里约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也是三月了,天气还是那么的冷,盛瑭握着洛宁珂的手,他的手又暖和又宽厚,不像她,一整个冬天都捂不热。直到他问她冷不冷时,洛宁珂一转头,正要说不冷,他的脸就莽撞地靠近,嘴唇一下子贴在了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盛瑭是混血,又是自小在国外长大,所以女生在讨论他时,总会猜测他在国外是不是交过很多女朋友,又猜测他是不是接吻很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他呼吸紊乱,毫无技巧的勾着她的舌尖打转时,洛宁珂的心还是砰砰砰地乱跳个不停。他们的唇舌相接,反复品尝彼此的唇,明明都是技巧生疏的人,却无比热烈地抱着彼此,放佛彼此是最值得品尝的美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光是牵着盛瑭的手,她的心尖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以为那种心颤早已经远离,可当盛瑭抱着她,小心在她唇上游移时,那种久违的心颤终于再一次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闭上眼睛,再不抗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吻渐渐变得浓烈,像是陈酿的美酒,初始只是清香,可越尝那香味就越发引人。两人勾着彼此,盛瑭的手更是紧紧地搂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这个吻结束时,洛宁珂突然冲动地喊了一声:“盛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盛瑭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:“我有件事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,妈妈,”小孩子哭喊的声音乍然响起,将洛宁珂的下半句话盖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哄哄他,”盛瑭在她脸颊落下一吻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,洛绎是你的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