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21.chapter 21

21.chapter 21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十一章

        chapter    21(1)

        “秋瑾,你疯了,说这种胡话,”饶是洛宁珂这样温和的性格,在听到这句话时都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盛瑭正端着她的碗,准备起身盛汤,在听到她豁然提高的声音之后,身子一顿,坐在对面安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秋瑾已经预想到她会生气,所以立即松了一口气般说道:“我就说嘛,洛绎明显是个小混血模样,他亲爹怎么也该是个洋鬼子,最少也得是半个洋鬼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洛宁珂抬头,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,洛绎的亲爹,显然这半个洋鬼子这会还不知道,和自己打电话的人正在诋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以后不要说这种话,”洛宁珂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秋瑾喘了一口气,“宁珂,这会真出大事了,你可得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方才她的那句话,洛宁珂觉得现在什么都吓唬不住她了。不过这会她也开始奇怪了,江敏州一个大明星,秋瑾怎么就把自己和他牵扯在一块了。况且她见江敏州的事情,秋瑾不可能知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赶紧上微博,看看热搜榜,”秋瑾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刚点开界面,又有个电话进来,是褚旸的。她忙着看微博,就挂断了电话,等到登上微博,一点开热搜榜,她就看见挂在第一个的是江敏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紧跟着江敏州,挂在热搜第二居然是她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大惊,赶紧点进去,而此时在第一条精选就是柳溪发的微博,那是那天活动之中,宁珂跟她合影的照片,之前她也看过,不过那时候转发也才一千多条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这条微博的转发已经超过十万,评论也超过两万,她伸手去点微博的时候,也不知是不是手抖地厉害,居然抖了好几次才点开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呐,这居然是老大传说中的女朋友,实在也太漂亮了吧,比现在的这些锥子脸蛇精好看太多。已经被美哭了,举双手赞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女朋友,不要听营销微博的爆料好吧,不要再烦人家博主了,抱走我家洲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实话,参加过这么多动漫节,为什么我从来没遇见这么好看的coser,不管她是谁的女朋友,反正我就要当她的铁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得只觉得满眼荒唐,她不过就是睡了一天而已,怎么一起床,世界都变了个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见她盯着手机脸色铁青,此时秋瑾拼命在电话那头喊她,洛宁珂又点开通话界面,有些有气无力地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这个微博的事情还是我同事给我看的,我一看还以为是同名呢,谁知道居然还真的是你。从昨晚开始微博上就爆料,说一个当红小生未婚生子,结果今天早上江敏州就上了热搜第一,没多久你也被人搜索了出来,”秋瑾也一副在状况之外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会秋瑾还是不死心地问道:“说实话,你真的和江敏州没关系,我看了一个早上的扒皮帖,上面说你们两人是高中校友,他是你的学长,江敏州的初恋就是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保证,这绝对是她这辈子,听过最荒唐最没谱也最空穴来风的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的初恋,这会就坐在她对面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盛瑭蹙眉看着她,显然已经察觉到她遇到了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秋瑾,我可以跟你保证,星期六我绝对是第一次见到江敏州,我就是和他合影了一张。我们公司马上可能和他有合作,何安请他吃饭,我也跟着一块去了,”洛宁珂捏了捏眉心,极头疼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似乎这会是真的松了一口气,接连吐槽道:“娱乐圈可真是太可怕了,我看那些粉丝扒皮扒地头头是道的,还以为江敏州真的是和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闻言也是无奈一笑,可谁知秋瑾有些抱怨地说:“谁让你平时把洛绎的爸爸藏得那么深,害我真的信以为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秋瑾,”洛宁珂忍不住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立即轻声说道:“好,好,对不起,我不该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没事的话,我先挂了,”洛宁珂被她这么一闹腾,觉得头又开始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名字还挂在微博热搜上面呢,我看不用一点,只怕网友都得把你也扒皮扒个干净,你就不担心?”秋瑾见她这么坦然,心里头直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事也不是我担心地了的,我不是娱乐圈的明星,也不需要公关。况且我和江敏州确实没关系,就算网友扒皮,也只会发现我们两压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服了,你这心理素质才应该去混娱乐圈啊,”秋瑾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挂了电话,盛瑭将已经盛好的汤方到她面前,问她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一点莫名其妙的事情而已,”洛宁珂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她脸色泛青,手掌都在不自觉地颤抖,似乎并不像她说的这样平淡。随后他伸手将她的手机拿过去,此时电话还停留在微博界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一眼就看见洛宁珂的照片,只是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洛宁珂这样的打扮,照片里她一身古装,头发并不像平时只随意地扎个马尾,而是盘着俏皮又活泼的发髻,妆容也十分精致,盯着镜头看时,似乎还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?”虽然是疑问的表情,可显然他已经肯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直觉得自己这样的打扮十分地奇怪,立刻伸手去夺自己的手机,可盛瑭往后一拿,她的手就抓了个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表情绷地有些紧,看起来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盛瑭反而是认真地欣赏了两张照片,评价道:“原来你古装也这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,”洛宁珂站起身把自己手机拿回去,不过脸色已经没有刚才绷得那么紧,嘴角露出一点点笑意,显然听到这么一句赞美,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看来你遇到了麻烦事情,”盛瑭随意地靠在椅被上,此时的餐厅也有阳光照射进来,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金色光辉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突然有些烦躁,这明明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,可如今就她一个人纠结地像个傻子一样,然后他还这么悠然自得地在评价她是不是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吃饱了,”洛宁珂也不知为什么,脾气一下就上来,端着碗就走到洗手台旁边,不过随后她又转了回来,将盛瑭面前的碗也一并拿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见她突然生气,有些结舌,显然他这次没有get到洛宁珂生气的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他这么多年来保持着远离女人的习惯,果然是正确的。因为女人的脾气真的比伦敦的天气还要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里传来哗啦啦水声,而坐在餐桌边上的盛瑭,慵懒地靠在椅背上,也不知怎么的,竟是生出闲情逸致看着洛宁珂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中央空调一直开着,所以她只穿了一件毛衣,黑色长裤将她的腿衬地笔直又细长,脚下是一双白色拖鞋,只露出洁白圆润的后脚跟,盛瑭盯着她的脚后看了好几眼,原来她连后脚跟都这么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一笑,洛宁珂也听到他的笑声,一回头就看见他正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我想回家一趟,”洛宁珂想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回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找人重新装个防盗门吧,再按个隐形防盗窗,”洛宁珂如实回答,显然她长久住在盛瑭这里,并不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并不高兴她提这个问题,他还打算下午带洛宁珂出门放松一下。医生也说她太过劳累,想来一个女人又要带着孩子,又要上班工作,确实是太辛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说话间,何安打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你身体好些了吗?”何安问她,不过听着声音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见老板亲自来慰问,赶紧说道:“好多了,何总,是不是公司有事,我可以下午就回去上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下午不需要过来,”何安顿了一下,说道:“宁珂,网上的事情,你应该知道了吧。我打算这几天给你放个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愣,显然是没想到他为何会这样说,她立即解释道:“何总,你也知道我和江敏州是第一次,我不知为什么会传出这么荒谬的事情来,但是请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你,”何安打断她,不过却又说道:“只是今天已经有媒体找到公司来了,我放你几天假,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想到网友的无聊揣测会牵扯的这么大,居然还真的牵扯到了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立即不好意思地说:“何总,对不起,都是我的事情,牵扯到公司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人轻声一笑,反倒体贴地说道:“要说抱歉的应该是我,要不是我强拉着你去吃饭,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也没想到会这样的,”洛宁珂无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安点头,不过还是顺便感慨了一句:“如今的自媒体信息太过碎片化,随便一个假消息都能传得头头是道。你就当这几天是休假吧,我给你带薪休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倒是没想到,这么一个荒谬的事情,还能带来不错的结果。这会她也正好不用去公司了,也有空回家装个防盗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挂了何安的电话,没一会,她的手机就又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了眼是陌生号码,不过还是接了起来,等接通就听对面一个男声问道:“请问是洛宁珂小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是,”宁珂不疑有他,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人显然没想到电话这么容易打通,登时语气兴奋地说道:“洛小姐,我是娱乐周刊的记者,关于你和江敏州的恋情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你们真的只是高中校友关系吗?我听说你未婚,但是有个儿子,请问这个孩子和江敏州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这并不是个老道的娱乐记者,他更像是个刚入行的新人,头一次跟一个这么有爆点的绯闻,当事人居然还这么容易配合采访,就算洛宁珂没看见他,都能想象到他得意的嘴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江敏州毫无关系,”洛宁珂虽无意和这些记者纠缠,但也不欲被人泼脏水,更何况这些记者居然神通广大地挖到自己的手机,现在更是连洛绎都牵扯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小姐,”对面的人又要说话,洛宁珂的手机就对面的人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都没看,直接挂断电话后,毫不客气地将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。刚才就在她打电话的时候,盛瑭进了书房,似乎也在跟人打电话。等他出来时,就看见她有些气急败坏地在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电话,不要再接听,”盛瑭显然已经弄清楚了发生了什么事情,陆青刚刚就是打电话过来给她的,他低头深深地看了眼面前的人,语带骄矜地说道:“那些网友的话,你不必在意,我会尽快找人删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站在原地,神色有些迷茫。两人站得极近,洛宁珂若是不抬头,只能看见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想说谢谢的时候,突然整个人被拥进怀中。洛宁珂鼻尖抵着他的胸口,就听见盛瑭的声音低沉又干燥,就像这三月温暖的阳光,熨烫着她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我在呢,谁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轻柔地抚摸她的头发,似乎在安抚她,方才她反驳对方的话,虽听起来气势十足,偏偏眼眶泛红。果然强作坚强的女人,总是能惹起男人的怜爱以及无穷的保护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之前那样美好的瞬间都只是心动的话,那么这一刻,盛瑭这一颗并不柔软的心脏都为她柔软了起来,显然她对他的吸引力大到不可思议,似乎只是一个微泛红的眼眶,便可让他产生同全世界对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此刻他也毫不怀疑,他已经爱上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chapter        21    (2)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云城都弥漫着金色阳光,即便外面再大的阴霾,在这样金子般的阳光下,都能驱除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方才还愤怒不已,显然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。都说最好的公关,就是沉默。如今媒体是强势,她太弱势,能做的也只有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她也并非什么公众人物,想来只要过个几日,娱乐圈有其他的大新闻,自己也就会被大众遗忘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几天还是先住在我这里,这里保密很好。既然他们已经有了你的电话号码,说不定连你家的地址都已经曝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余下的话,不用盛瑭提醒,洛宁珂都知道。很可能那帮记者已经在她家门口蹲守,等着看她和江敏州是不是真的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除了高中时候接受过几次报纸采访,就再没和媒体打过交道,更别提现在这些无孔不入的狗仔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社交媒体盛行,几乎每个普通人都有曝光的机会,所以一个人如果真的被媒体热炒起来,只怕那些网友真的会把你的皮扒地是一层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怎么都没想到,就凭着几张照片,居然就认定她和江敏州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只得点头,无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时她才突然想到,“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略顿了下,想了想,如实说道:“你生病了,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中国人讲究施恩不回报,不过他是半个外国人,所以对待自己喜欢的姑娘,该表现的时候并不需要藏着。况且他也确实是为了洛宁珂,才留在家里上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盛瑭问她,可手背在问话的同时已经反手贴在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退烧了,不过还有点出虚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再回去睡会吗?”显然盛瑭并不算一个很好的照顾者,洛宁珂都睡了三十几个小时才起床,结果他居然还提议她去睡一回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立刻摇头,“我睡得太多了,要是现在再回去睡觉,估计晚上该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看会电视?”盛瑭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摇头,现在的电视剧不是雷剧就是小白剧,她宁愿看书也不愿意浪费这样的时间。于是最后,她当真坐在盛瑭书房的沙发上,抱着一本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发摆在靠近玻璃门的旁边,显然这会坐在沙发上,阳光照射在身上,让人生出一种懒洋洋的迟钝,所以十分钟过去,她才翻了三页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盛瑭刚好处理了一个邮件,抬头看过来,就见她眼睛微微眯着,似乎有些犯困了。他轻呵了一声,便起身走过去。等他坐下时候,洛宁珂倒是又伸手翻了一页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笑地问道:“在看什么,这么津津有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手里拿的是一本心理学,刚才在他的书架上巡视了一圈,她才挑中了这本。也许是时间长没有看书,如今书本对于她来说,倒更像是催眠的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很无趣,”洛宁珂低头看了一眼,还是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登时哈哈一笑,他一手搁在沙发背上,一手安置在膝盖上,点头赞同她的说法:“确实很无聊,不过心理医生却是个赚钱的职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怎么的,洛宁珂特别想知道他这些年的事情,其实说实话,她越是和盛瑭接触,就觉得奇怪。原本她以为盛瑭是忘记了自己,就像是分手后的男女朋友,将之前的恋人完全忘记,就算再次见面,也只有个模糊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盛瑭对她却不是,有很多次,她感觉到盛瑭是真的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不记得,而是不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要是说他不记得高中的事情,可他明明还和秋梓熙还有着联系,甚至还曾经回到从前的母校,捐赠了一栋大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像他记得高中的一切,可就是把她这个人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才会觉得荒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大学是在英国读的?”大学一直是洛宁珂的死穴,可如今却能和盛瑭聊起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,不过还是点头,“是在英国,不过我们家族多是毕业博科尼,我是个异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随口问了几句,关于他在英国读书的事情,显然在国外的他明显要比在国内更如鱼得水,说起他参加皮划艇队,同校外的人打冰球比赛,身上成熟的气质一下就被冲走了一般,倒是更像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是谈性正浓,盛瑭含笑问了一句她的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脸上的微笑转瞬即逝,不过还是淡然说道:“我没有读过大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洛绎?”盛瑭知道她当年高中时候学习相当之好,只是最后却没有去读大学,因为当时正在怀孕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在国外洛宁珂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,相反国外单亲母亲很多,所以歧视并不会这么严重。盛瑭相信洛宁珂一个人带大洛绎,肯定吃了很多的苦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心底从没有一丝轻视她的意思,相反他欣赏洛宁珂的坚强乐观,因为这条路并不好走。甚至很多人都走了歪路,可她到现在还是这样洁身自好,她是个好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完全是因为洛绎吧,”洛宁珂微微低头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长发披散在肩膀,阳光越过他的肩膀,照耀在她的脸颊上,在她脸上镀上一层浅浅的金色,脆弱又坚韧,这样矛盾的气质在她身上同时产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又忍不住凑了过去,她的嘴唇柔软又甜蜜,此时看起来娇艳欲滴,他想尝尝它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洛宁珂意识到他的企图,身体也往后挪去,又将两人之间扯出了点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”盛瑭叫着洛宁珂的名字,他的声音低沉又悦耳,不用刻意就带着说不出的蛊惑,更别提他还特意带上的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最受不了他这样叫自己,果然人真的习惯总是不会改变的,每次他有求于自己的时候,总是这样叫她的名字。只是那时候他的声音还带着少年人的清朗,但现在却独属成人的蛊惑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这时候,洛宁珂才发现,原来男人也可以被形容成罂粟,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?”他的性格本就骄矜,所以追求起人来,也丝毫不会遮遮掩掩,还是带着几分志在必得的直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前天晚上,他可是清楚地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回应,那个甜蜜的令他辗转难眠的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男人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愿意让我当你的男朋友,照顾你,照顾洛绎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