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25.chapter 25

25.chapter 25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正在做表格,她放了一个星期的假,工作积压了很多。就看见夏小桥一路小跑过来,声音有些颤抖地说:“宁珂,门口有人找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又是记者吧,你怎么不挡挡啊,”季敏敏就坐在洛宁珂的对面,见她过来,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小桥赶紧摇头:“不是,不是记者,你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听了她这么说,才赶紧起身到门口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一走,季敏敏随口问了句: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记不记得之前我们在电梯里,遇到的一个混血帅哥,”夏小桥立刻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有些疑惑,不太清楚地说:“什么混血帅哥啊,我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小桥一听她居然忘了,立即恨铁不成钢的说:“就是那个你说比你男神还要帅的混血儿啊,对了,那天咱们在电梯里遇见他的,身边带着两个保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位啊,”季敏敏这才回过神,不过片刻她眼睛长大,不敢相信地问:“他,他来我们公司找宁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就是,他推门进来的时候,我都惊讶了,登时觉得咱们公司这装修真是太土了,”夏小桥虽然看起来没季敏敏那么花痴,可这会却把自己公司都踩在脚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傻站在这里干嘛,咱们赶紧去看看吧,”季敏敏腾地一下站起来,拉着她就往前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小桥还有不好意思地说:“咱们去看热闹,宁珂会不会生气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看热闹啊,你回前台工作,我去找你有事,”季敏敏哼了一声,不过眼睛都闪着亮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两人到了前台,就看见洛宁珂拉着男子的手臂往外走,被拉着的人却是反手一扣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苏得两人登时说不出话,直到他们两人已经出了公司,站在外面的走廊。季敏敏才带着叹为观止的口吻说:“太苏了,就跟拍偶像剧一样,果然长得好的人都跟长得好的人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小桥赞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想到盛瑭会到自己公司来,更没想到他会突然握着自己的手,她低头看着两人的手掌,他的手掌宽厚又温暖,几乎能将她的手整个包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瑭,这是我公司,你别这样,”她试着抽了抽手掌,可盛瑭抓地太牢了,她根本就抽不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低头认真看她,他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或许现在看来那并不是第一次见面,而是重逢后的第一次吧。他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,可她还是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女人又带着孩子,却还愿意救受了重伤的自己。就连盛瑭此时都忍不住要嘲笑自己,竟然连这最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他当初不只是认识,那么简单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洛宁珂一下甩掉他的手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我们以前认识吗?”盛瑭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眼中带着些许疑惑,并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问。她回头看了一眼,就见玻璃门后的前台,季敏敏和夏小桥两人正抬头朝这边看,被她撞个正着后,两人又立即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”盛瑭看着她柔和、精致的面容,她长相清淡却不寡淡,处处都恰到好处的相宜,美得让人舒服,没有侵略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对于这么一张绝对不应该过目即忘的脸,他却连一丝的记忆都没有。曾经他以为自己失去的那两年记忆是多么地无关紧要,也并未曾为失去而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果他忘记的是她呢?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这会是他一生,最大的损失吧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盛瑭虽不能确认,可她还是想从她口中听到一句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说过我们是高中同学,你不是也派人调查过我的背景了?”洛宁珂强忍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偏着头,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和不确定,似乎在寻求某种答案:“我是说,不只是高中同学那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不知他想问什么,抬头看他,就见他眉眼中似带着隐隐的期待,他问:“我们之间有超越同学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关系?初恋?还是生过孩子的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突然觉得盛瑭这人太没劲了,如果他要重温旧梦,那么她并不想奉陪。可偏偏每次他摆出咱们向着前看的姿态,让洛宁珂都觉得,她若是还对着七年前的旧事耿耿于怀,那可真是太不大度,太不宽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她真的想要放手,把这段回忆永远地埋藏在记忆的深处时,他却来撩拨自己,问他们当年的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这一切他都不记得了?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洛宁珂还是犹疑地看着他,带着困惑问:“盛瑭,你是彻底忘记了从前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当然没有,”盛瑭开口否认,可他在一瞬间,就看见洛宁珂脸上划过的深深的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登时有种说不出的心慌,只是他已经习惯地对任何人都隐藏自己曾经失忆的事情,这件事除了他的父母之外,就连外祖父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一瞬间他就选择了否认,当他正要开口解释的时候,突然衣裳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接通时,就听到母亲惊慌失措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安慰道:“你别慌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见他越听眉头皱地越紧,也不禁看着他。直到他挂断电话时,脸上满是严肃,眼中还带着些许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我现在有些急事要去处理,等我回来,我们再详细谈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点头,说:“你要是什么事情,就立刻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盛瑭乘坐电梯离开后,她才重新进了公司。此时季敏敏还坐在前台,她和夏小桥一见宁珂进来,就是低头看着手上的资料,似乎讨论地挺激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装了,”洛宁珂用手指在前台桌子上瞧了瞧,让她们两人赶紧收收,别再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和她天天坐在一起,关系更亲近些,此时立即抬头,满脸笑意地说:“回来啦,宁珂姐,那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更想问的是男朋友,不过这太直接,所以还是问得婉约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洛宁珂点了点头,就往里面走,季敏敏见她回去,也赶紧站起来跟上来,弄得夏小桥在后面直瞪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刚才和夏小桥都猜测过,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,瞧着像是情侣,可上回她们在电梯遇见的时候,这两人还一副完全认识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就是那次认识的?

        可那也不可能啊,季敏敏记得那天她们三人一块去吃饭,洛宁珂连一句话都没和那个人说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姐,那个人就是我们那次在电梯里遇到的吧?”季敏敏实在是太好奇了,还是忍不住问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点了点头,她就知道肯定会被问的,所以稍微解释了下:“我们两人是高中同学,之前大家没了联系,最近才联系上,也不算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高中同学?”季敏敏一想到那天电梯里,那两个精悍的保镖,登时就脑补了一段,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,所以她感慨:“没想到宁珂姐,你居然认识这种出门带保镖的人物,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轻声一笑,之前盛瑭受伤被她救了,后来两人再见面,他出行便处处带着保镖,想来也是一朝被蛇咬,所以才预防万一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种出行带保镖,确实是有些夸张,难怪季敏敏会这般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这样的人,总归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,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,我们理解不了的,”洛宁珂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见她神色如常,倒也称不上是落寞,便安慰她:“可我看你们两人好配啊,站在一块都快美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看见他和别的人站一块,说不定还觉得更般配呢,”洛宁珂轻笑一声,倒也不是嘲讽,不过却听的季敏敏一阵脑补,登时想到那人肯定是什么家世了得的豪门大少爷,他一心爱慕宁珂姐,但家里面却因为两人家世相差太远,硬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么一想,倒也合理,季敏敏看着洛宁珂的表情,立刻带上了几分同情和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握着拳头,冲着洛宁珂一挥,坚定地说:“宁珂姐,加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诧异地看着她,不知道自己要加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是坐着盛纪泽的车子离开的,他表情不太好,连盛纪泽都安慰他:“你外公虽年事高了,不过身体一向硬朗,去年我在美国见他的时候,还和他打了两个小时的高尔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方才接到的就是吉纳维芙的电话,康拉德突然入院,听闻是脑溢血,所以他此时要立刻赶回英国。而吉纳维芙也正从夏威夷赶回去,如今只有吉纳维芙同父异母的弟弟塞巴斯蒂安陪在外祖父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的护照放在公司,此时陆青已经从公司赶往机场。而盛纪泽已经派人订了最近起飞去伦敦的机票,好在一个小时之后就有班机,所以现在他们正坐车前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我这次独自前往便可,毕竟如今情况不明,如果你也去的话,难免会有人认为外公病情很重,”盛瑭在听到盛纪泽也有打算,共同飞往英国的时候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纪泽明白这个道理,想了想,最后还是放弃了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什么行礼都没带,拿上护照和机票,便带着陆青登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英国,他刚上了吉纳维芙派来接他的车,摸了摸口袋,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居然丢了。他狠狠地砸了一下,旁边的坐垫,前面的陆青忍不住转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手机好像丢了,你打电话联络航空公司,”盛瑭忍不住烦躁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一转眼就快到了五月,还有七八天才到劳动节,结果公司的人都已经在考虑小长假出游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家就在本地,所以压根不需要回家。她倒是想要出去旅游,只是又怕国内人太多,所以正在考虑出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公司去年有全体出去旅游,所以夏小桥那边有旅行社的联络方式,她把泰国、韩国还有日本几个国家的旅游团价格都发到微信群里面,季敏敏看哪个都觉得好,一个劲地蛊惑她们一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自打生了洛绎之后,就再也不知道旅游为何物了。就算她愿意带着洛绎出门,那也需要金钱支援,所以她打算小长假,带洛绎到游乐园、动物园游玩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小桥倒是也被打动了,所以她们两人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随手点开了一个连接,跳转到旅游网站上,碧海蓝天还真是让人向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回家的时候,洛绎已经在隔壁。她领着洛绎进了家门,手机就被他要了过去。洛宁珂看着他兴冲冲的拨打电话,将电话按在自己的耳边,表情从期待到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知道她在给谁打电话,所以在洛绎拨了第二遍电话,还是没人接的时候,她忍不住过去,打算安慰安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洛绎看着电话被自动挂断后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抬头问她:“妈妈,你说叔叔是不是手机丢了啊,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接我的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是工作很忙的人,而且他经常要出国的,在别的国家的话,自然接不到你的电话,”洛宁珂也就是仗着儿子年纪小,所以才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洛绎居然还真的被她的理由唬住了,他忍不住问:“那叔叔去哪个国家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英国人,大概又回英国了吧,”已经大概有一个月没见到盛瑭,所以洛宁珂也会想,他大概是真的在国外吧,要不然他不会不接洛绎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英国是在哪里啊,”洛绎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正要回她,突然手机铃声响起,洛绎低头看着电话号码上的名字。虽然他现在认识的字还不是很多,可他之前可是专门学习了盛瑭这两个字,所以他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两个字,立即欢呼了一声,就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我好想你,”洛绎响亮的声音,在客厅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因为靠得近,几乎能听见对面人,低沉又干燥的声音。此时洛绎已经欢喜地脸颊泛红,小脑袋点地不知多利索,他说道:“是呀,我每天都给你打电话,可你都没有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孩子难免带了点埋怨,不过也不知对面的说了什么,洛绎坐在沙发上,两条小腿悬在半空中,欢快地荡啊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要和妈妈说话吗?”洛绎问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正想着要怎么拒绝时,就听到洛绎有些失落地说:“啊,不用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心也不知怎么的,只觉得咯噔一下,登时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而洛绎显然已经快打完了电话,还十分开心地竖起手,冲着电话挥了挥手,说:“盛叔叔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原来叔叔真的在外国呢,所以他才不能接我的电话的,”洛绎扑到她腿边,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摸了摸他的头发,脸上勉强露出点笑容。这年头就算去南极,若是有心,都不至于一个月不联系。不过这话说出口,倒是好像她盼着和他联系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干脆不说话,让洛绎玩玩具,自己进厨房做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晚上的时候,盛瑭出关的时候,已经有车子在机场等着。陆青问他去哪里时,他按了按太阳穴,疲倦道:“还是回御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祖父年纪到底是大了,这次情况真的很危机,好在最后他的身体状况还是好转了。如今他母亲已经陪在外祖父身边,就连塞巴斯蒂安都装作了表面的和平共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车子进了地下车库,盛瑭下车往电梯走,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疑惑转头,就看见秋梓熙从后面匆匆赶上来。等她走近时候,笑着问他:“没想到居然在这遇见你,什么时候回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,”盛瑭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见他脸色疲倦,立即笑着说道:“难怪你看着这么疲倦,你外祖父的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出院了,如今在家中休养,谢谢你能去医院看望他,”盛瑭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秋梓熙也在英国,联系他的时候,得知他外祖父正在住院,还特地去了医院。所以此时盛瑭见到她,客气地表达了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何必同我这么客气,”秋梓熙有些不悦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此时看着他们后面的车子,这才意识道:“你现在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住了快一个多月了,不过还是头一次遇见你呢,”秋梓熙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路走一路说,便往电梯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,只见一辆黑色轿车的车窗里,正伸出一个镜头,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叼着烟问:“怎么样,都拍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副驾驶上的人嘿嘿一笑,将刚才录到的东西回看了一遍,得意地说道:“都录到了,这会肯定能交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说这次是谁要整秋梓熙啊,居然爆料给咱们,”司机叼着烟,和车里的闲聊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座里专门负责拍照的人,此时也在检查自己的拍的照片,就是冷嗤一声:“这算是整吗?这可是正宗的豪门大少爷,说不定就是秋梓熙自己爆料给咱们,故意找咱们拍他们,好逼着人家承认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”这还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洛宁珂到公司的时候,等开了早会,季敏敏就刷了一会微博,似乎这两天没什么大新闻,她还抱怨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突然她喋喋不休的话音就落下了,紧接着她就是倒吸了一口气,睁大眼睛看着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姐,你快看陈老师的微博,”季敏敏冲着她喊道,惹得离得有些远的同事都忍不住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立即冲着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而季敏敏则是着急说道:“你快上微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陈老师啊,”洛宁珂不懂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那个娱乐圈第一狗仔陈超啊,他刚刚在微博上放了一个大料,你赶紧看,”季敏敏这会脸都憋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,”洛宁珂虽然困惑,但还是拿了手机,搜索出了陈超的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都不用她搜索,因为陈超的名字已经在热搜榜上,她一点进微博,就看见最新的微博上,贴着的九张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和秋梓熙站在医院门口,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极优雅美丽的女子,随后便是几张在医院的偷拍照片,只是都只是走廊的照片而已,而从第五张开始,则是盛瑭和秋梓熙出现在地下停车场的照片,两人站得极近,最后一张便是两人一起进入电梯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太阳穴突突地跳,目光随后便落在了微博的文字上,标题用黑框清楚地标注出来,异常醒目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红女星秋梓熙,情定豪门大少,千里赴英探望贵族外祖父,疑似好事将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