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26.chapter 26

26.chapter 26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十六章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坐在桌子前,看着对面的洛宁珂,想开口安慰她,可一时半会舌头打结,真的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时候有个同事拿了发票过来,是找洛宁珂报销的。洛宁珂接过发票,看见是在星巴克消费的凭证,说道:“之前何总已经说过,这种餐饮发票,是需要他亲自签字才能报销的,你先拿给何总签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什么签字啊,我以前都是直接报销的,”同事是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男人,不过在公司一向风评不算很好,爱斤斤计较,只是业绩一向好,所以不少人都忍让他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好心解释:“以前是以前,但何总上个星期开始,就颁布了这个新的规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个星期,”男同事嗤笑了一声,说道:“上个星期你又不在公司,难道我还没你知道的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他,表情有些严肃,倒是让这人脸色一僵,拿着发票转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坐的离洛宁珂有些远的姑娘,倒是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个王枫今天怎么这么轻易就妥协了啊,上次为了这事,差点和佳佳姐吵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冷哼了一声,带着些瞧不上的表情说:“本来餐饮发票现在就不能随便报的,之前不是还发了邮件通知整个公司了。他自己过来碰瓷,还怪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小声点,王枫这个爱斤斤计较,你又不是不知道的,”旁边的姑娘和季敏敏一向,都是做调研的,所以好心提醒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何安就打电话让洛宁珂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一听,就有些炸,生气道:“那个王枫不会真到何总面前告状了吧?可这明明是何总自己定的制度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,小声点,何总就是叫我进去而已,”她们两人的办公桌离何安的办公室最近,也不知道公司的这些办公室到底隔不隔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进去时,王枫还在办公室,不过他看见洛宁珂时,明显一愣。何安指着对面的椅子,客气说道:“宁珂,来,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枫嘴角一扬,正要笑着缓和气氛。谁知何安却是说道:“王枫,关于餐饮发票这个规定,是我制定的,而且我也让行政那边发了邮件给整个公司的人。我不知道你是没收到,还是收到之后自觉不用遵守这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枫脸色一下变得难看,而洛宁珂也没想到,何安叫她进来,居然是听他训斥王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希望你能跟洛宁珂道歉,她是遵照公司的规定办事,你来我这里告状,那就是不尊重她,不尊重我,也不尊重公司的规章制度,”何安看着他,严肃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枫张了张嘴,想给自己辩解,可在看见何安的表情时,一下就放弃了。他是公司的老人,从公司创办开始就在这里,所以对何安的性格了解地很,原以为就算他告状没成功,何安也会大事化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倒是想说话,王枫也没怎么针对她,所以同事之间犯不着弄得这般僵。不过因为何安是给她出头,她这会还是沉默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王枫还是向她道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道歉之后,何安就让他先出去。至于被留下来的洛宁珂,则是有些忐忑,她自觉进公司时间不久,可是好像惹了不少的麻烦。之前她被闹上微博,就连公司都被连带着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公司主打的御剑江湖游戏,在网上反响还不错。所以事情一出来,不少人就怀疑是公司趁机倒贴江敏州炒作。当时江敏州的粉丝听说到公司的官博下来,刷了快一万条的差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是这样的,你应该知道我们公司御剑江湖这个游戏,要打算影视化的计划,”何安语速不急不缓,声音温和,还算悦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洛宁珂到底是小员工,在老板手底下兢兢业业的工作,不敢说什么大成就,最起码不给老板添乱。结果她本职工作不算出色,倒是给何安添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会何安说起这个事情,她足足愣了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应该是公司高层的事情吧,洛宁珂看着何安,不知他为何突然和自己提起。而何安也是一笑,清了清嗓子:“公司稍后会成立一个专门的项目组,到时候会和影视公司那边对接,因为我们这次不仅会合作开发版权,也会投资一部分资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公司也要拍电视?”洛宁珂这才意识到何安说的话,看来这次应该是公司和娱乐公司一起开发这个游戏,改编电视剧的事情也会有他们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参加这个项目?”说实话洛宁珂算是后勤人员吧,她的主要工作就是核算员工工资、做报表,以及公司各种费用的核算,所以她没想到何安会让自己参加这个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安点头,说道:“现在投资基本已经到位了,下半年就能拍摄,不过这部戏要在横店拍,到时候只怕你要经常出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出差这两个字,洛宁珂登时就有些泄气了。洛绎现在年纪还小,她要是偶尔出差还好说,但是长期出差的话,根本就行不通。况且他明年就要上小学了,到时候可可和他不是一个学校,她也没办法拜托王阿姨顺便照顾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,”何安看着她脸上的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立即摇头,有些苦笑地说:“何总,我不是不愿意,只是我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,我儿子年纪还小,又只有我一个人带着他,我恐怕没办法经常出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安了解地点头,不过他却话锋一转说道:“我相信这个问题,最后都不会是问题的。宁珂,你还年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心底只觉得何安的话奇怪,不过还是点头受教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洛宁珂出去时,正碰上夏威廉过来,他打招呼:“宁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夏总好,”洛宁珂点头,就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威廉手都举起来了,刚张开嘴,话都没说呢,就看见人家离开了。他进了何安办公室,坐在办公桌后的人,看他进来,立即轻斥:“进来为什么不敲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教训宁珂了?”夏威廉笑着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安听了他这亲热的称呼,立即皱眉:“你少管闲事,还有不要去招惹她,她可不是你那些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安,你说这话真是太伤兄弟的心了,从上大学到现在,我交往的女人,五个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,你少给我按罪名,”夏威廉不客气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安放下手里的东西,抬头看着他,认真说:“上次江敏州的事情,你也应该知道吧,最后怎么解决的,你也是亲眼所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威廉浑身一哆嗦,江敏州瞒地那么紧,宁愿随便找个路人当自己的绯闻女友,也要掩盖自己有私生子的新闻。结果他也是太倒霉了,没想到这个路人居然还背后有人,而且背景那么硬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何夏公司如今正和江敏州的公司有合作,所以他们也对这件事也有了解,只是谁都没想到,洛宁珂背后的人,居然是盛家大少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她有个这么厉害的男人,还来咱们公司上班干嘛,这是来体验民间疾苦来了?”夏威廉想不通地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安没说话,洛宁珂是秋瑾推荐过来的,他当初只当是给老同学一个面子。结果,如今这算是挖到宝藏了?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手中的报纸,今天是周一,几乎所有报纸的娱乐版块都报道了这件事。如今纸媒倒是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社交媒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博上秋梓熙的名字已经在热搜第二,而盛瑭的名字则是紧随其后,点进去就是关于他的各种扒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盛美集团大少爷的事情,已经被网友扒出来。就连盛珩都被牵扯进来,之前有好事者将盛珩名列在豪门四少之一,结果盛瑭一出现,不少人都在讨论兄弟两人的颜值究竟哪个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联合中国的公关总监正在他的办公室,自家老板被社交媒体热炒成这样,她这个总监居然没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,实在是太失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她还打算说服老板,接一个电视台的采访,如今看来不仅这事得泡汤,还得连带着要为绯闻的事情负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能迅速把这个消息压下去,”盛瑭敲了敲桌面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关总监姓方,是个极有资历的人,此时她开口说道:“盛先生,其实像这样的绯闻,并没有伤及您的声誉,如果要否认,可以以公司的名义发出声明。但现在是社交媒体时代,如果想要真正地压下一个新闻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蹙眉,显然是不满意这个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总监说的确实是实话,如今不比从前的纸媒时代,只要压下报社就可以。现在的信息更加碎片化,只要有个手机,能上网,就能制造出一条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这也不单纯是绯闻,秋梓熙确实是在探病的时候被拍到了,而且那个地下停车场的画面太过暧昧了,让人看了就觉得这两人确实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总监虽然不敢打探老板的**,但还是不得不开口问:“盛先生,您和秋小姐之间真的不是情侣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淡淡地看她一眼,方总监立即头皮一麻,好在她理由充足,“肯定会有记者打电话到公司来询问这个消息,所以我要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抬起头,立即就看着她说道:“我希望这个绯闻从来没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总监立即尴尬地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刘元看着悠闲自在浇花的秋梓熙,心里有气,可却不敢发出来,只能好声好气地问:“梓熙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怎么想的?”秋梓熙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看着她理所当然的表情,心里头气得快要爆炸,若不是如今她正当红,自己又只是个执行经纪人而已,她真是恨不能臭骂她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这个圈子里头混的年代,那可比秋梓熙长的多了。所以对于这种女明星给狗仔队放料,企图定下关系,嫁进豪门的例子,她真是看了太多。之前有个女星,都给豪门公子生了个女儿,两人的照片拍的全世界都能看见,可公子的妈就是不松口,最后两人还是分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元知道秋梓熙家境优越,还以为她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,绑住盛家大少爷呢。谁知居然是这种烂手段,她当真是又无奈又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梓熙,这种绯闻若只是单纯炒炒,倒也无妨,若是盛先生那边出了声明否认,到时候咱们可就下不来台了,”刘元好歹也是圈内有些名气的经纪人,所以对于这些绯闻的各种后果都有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她看来,最好的结果就是双方都不出面否认。毕竟盛瑭不管是身份还是长相,都不是娱乐圈的普通男星能比得上,和这样的人炒绯闻,说实话对秋梓熙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男方先与自己这方发出否认声明,到时候秋梓熙只怕就会被人嘲笑,若是再传出她倒贴的消息,对她的形象实在是打击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秋梓熙对外是高学历的白富美形象,一向又表现地知书达理,若是这件绯闻处理不当的话,只盼会让路人觉得她也是娱乐圈那种一心只想嫁豪门的拜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就知道他会否认,”秋梓熙又给面前的花浇了点水,正好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就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接通电话之后,惊喜问道:“真的,他也会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模样,心里头只觉得咯噔作响,等秋梓熙连说了几声好的,挂断了电话后,转头就吩咐她:“我晚上要参加一个晚宴,你帮我借一下晚礼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个绯闻的事情?”刘元还不死心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哼笑了一声,回复道:“这种绯闻娱乐圈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呢,你也别太紧张,反正这只是绯闻,可不是丑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元没法,只得打电话帮她联系品牌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趁着这空闲,坐在沙发上刷微博,倒是不少人在她最新的微博下留言问她,是不是真的在谈恋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盛瑭的长相和家世,都实在是太好,以至于粉丝在下面清一色刷屏,都是以祝福为主,更是有粉丝满满的自豪,只觉得自家女神就是逼格高,就连谈恋爱找的都是这样颜值的豪门,偶尔也有个别哀嚎女神被别人拐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回家的路上,站在公交车来,闲来无事把微博又那打开了一遍。这是秋梓熙入行之后的第一次绯闻,再加上男主角不仅出身豪门,还长了一张完全可以出演偶像剧的脸,所以不仅各个营销帐号在转,粉丝也爆炸一样地祝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博刚刷到一半,就接到王阿姨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肚子疼?”洛宁珂一听这话,也是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公交车还有五站就能到了,她也只得立即在站台下车,又坐了出租车回去。等她下车的时候,一边给钱一边说道:“师傅,你能不能在这里等我一会,我儿子病了,待会麻烦你送我去医院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师傅倒是个爽快人,说道:“没事,你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洛宁珂到了家里,才知道洛绎是回来之后,才开始肚子疼的。王阿姨在一旁已经着急的,不知道怎么好了。旁边的可可更是被吓得哭了起来,路家的两个大人都不在,所以宁珂一回来,王阿姨也算找到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我带洛绎去医院了,你就在家照顾可可吧,”洛宁珂抱着儿子说了声,就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洛绎都六岁了,她抱地十分吃力,等到了小区门口,才发现答应等她的出租车师傅已经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能抱着洛绎在门口站着,可不知道是不是这会正是下班的时候,往来的出租车都有人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门卫的老赵见她一个人抱着孩子站在门口,过来看看,这才发现孩子正难受地哼唧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洛,你别着急,我去马路上帮你拦一辆车,”老赵是个热心肠,赶紧去路上帮她拦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上了出租车,这才请师傅去第三人民医院。她赶紧拿出手机给秋瑾打电话,把洛绎的情况说了下,秋瑾说在医院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这会疼得眼睛睁不开,洛宁珂看着他一张小脸白地跟纸一眼,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疼,”洛绎疼得连叫唤的声音都软地像只小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面就更难过了,伸手摸了摸眼泪,便轻轻地摸着他的肚子,安慰道:“妈妈现在就带你去医院,干妈妈也在呢,宝宝,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开车的师傅知道是孩子病了,所以也尽量开的快,又走了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到医院的时候,秋瑾穿着一身白大褂站在门口,一进她下车,就冲了过来,看着她问道:“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一回家他就这样了,就喊肚子疼,”洛宁珂眼泪汪汪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见她已经抱了一路,说道:“咱们赶紧进去吧,现在正是春天,孩子最容易感染各种细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点头,可谁知刚到了急诊门口,洛绎突然身子就抽了两下,接着就开始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吓得连眼泪都止住了,身上被孩子吐得乱七八糟,也不敢松手。好在秋瑾及时找了人过来,将孩子放在病床上,秋瑾赶紧拿了听诊器上去,掀开孩子的衣服,将听诊器贴在白白的小肚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秋瑾诊断结束,转头对洛宁珂说道:“是急性肠胃炎,不过要先抽血化验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把洛绎的衣服放下,又看着她外套上的污渍,立即说道:“你先去把衣服擦一下,我抱着洛绎去抽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她话刚说完,就听一个小护士过来,急急喊道:“秋医生,你怎么还在这啊,主任都问了你好几回了,你要是再不去,他可都该发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面色尴尬,回她道:“我这不是朋友的孩子生病了,你先过去,就说我马上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秋医生,”小护士似乎还要劝她,就被她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知道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就脱了外套,递给她说道:“你把外套先带到你办公室,我带洛绎去抽血化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那我给你去开个单子,”秋瑾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还没回来,小护士就把洛绎躺着的那张床要走了,她只能把孩子抱在怀里。洛绎也疼得哭了起来,她只能抱着孩子,安慰他,可光是哄他,完全不能缓解他身上的痛楚,洛宁珂心疼地恨不得自己代他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低头摸着儿子紧闭着的双眼,眼泪又再次模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”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抬头看着面前的盛瑭,面色潮红,一直喘着粗气,似乎刚刚做过剧烈运动,连身上一向一丝不苟的衣着此时都有些凌乱,他看起来还真是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腰身弯着,双手微微按着膝盖上侧,还在一个劲地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儿科不是在六楼,你怎么在这?”盛瑭双眸亮如星辰,盯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跑了六层楼,结果没找到人,这才找到急诊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