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27.chapter 27

27.chapter 27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她怀中的洛绎,便伸手将孩子接过,问道:“怎么还在这坐着,医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他,还有些没回过神,只盯着他看,大概是跑得太急了,盛瑭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子,连鼻尖都冒着细汗,此时虽然稍微缓和了过来,可说话还带着轻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”见她不说话,他又叫了宁珂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从椅子上一下子弹跳了起来,看着他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派人送东西给你们,敲了很久的门,你的邻居出来告诉他们的,”他淡淡说道,却已经低头伸手试探洛绎额头上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他温柔的模样,心里早已经打翻了五味瓶,方才她抱着洛绎坐在椅子上,看着周围的人,只觉得无助又难熬。可下一刻,这个男人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他已经发烧了,”他蹙眉,露出担忧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点头,说道:“我朋友让我在这里等着,待会她会拿化验单过来,要先给洛绎验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是生了什么病吗?”盛瑭看着洛绎,声音没了寻常的从容冷静,有些急躁,像及了一个新手父亲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小姐是吧,这是秋医生让我送过来的化验单,验血去三楼,秋医生说你拿了化验单,再去六楼找她,”一个穿着粉色护士服的小姑娘,将化验单还有挂号单都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接过说了好几声谢谢,小护士本来还想说什么,不过看见旁边抱着孩子的高大男人,呵呵笑了两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抱着孩子走在前面,洛宁珂跟在身后,两人到了电梯前的时候,发现电梯都是往楼上去的,而且每一层停留的时间都格外的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楼梯上三楼吧,”他转头看她,眼中带着询问,可人已经往旁边的楼梯口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跟了上去,洛绎在盛瑭怀里又哼了哼,他之前吐了一次,如今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。等到了抽血室的时候,就看见好些人在排队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示意洛宁珂抱一下孩子,等宁珂接了过去,就拿出手机打电话,只听他在对电话那头说:“我现在在第三人民医院抽血室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我好疼,”洛绎趴在她的肩头,又嘤嘤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也有两个孩子,一听到他的哭声,也跟着哭了起来。旁边的新手妈妈抱着自己的孩子赶紧哄,洛宁珂也只能尽量安抚洛绎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陆青带着人过来,就看见自家老板怀里抱着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他带人去洛家送东西,结果却邻居说,他家孩子生病去了医院。陆青是见识过盛先生有疼这个孩子,所以不敢耽误,立刻就打了电话告诉盛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自家老板,居然会连那么重要的晚宴都不去参加,直接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走到跟前,在他耳边说了一声,病房已经准备好了。盛瑭点头,一手抱着孩子就准备去病房,走了两步,才发现洛宁珂落在身后,站在原地等了会,等她走到跟前,抓着她的手腕,低声说:“别走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里的洛绎还在哭,他不是个娇气的孩子,可肚子痛本就要命,所以饶是冷淡如盛瑭,都拿出十分的温柔来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vip病房在后面那栋楼,等他们到的时候,里面已经有医生和护士在等着。洛绎刚被放在床上,护士便上来帮他抽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一睁开眼睛,就看见针头靠近自己的胳膊,小脚在床上乱蹬,哇地一下就大喊起来:“妈妈,妈妈,我不要打针,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站在旁边正要上去,比她站得更近的盛瑭,上前将孩子抱在怀里。他坐在床边,低声对洛绎说:“洛绎,你现在生病了,护士姐姐帮你打针,是为了快点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小孩就是小孩,这会乍然见到针筒,哪里会听见大人的话。洛绎乱蹬腿,弄得护士不得近身,就连盛瑭穿着的黑色长裤上都是浅灰色脚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”洛宁珂上前,抓住他的手臂,带着些许急躁训斥道:“不要乱动,不然妈妈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洛绎听完这话,不仅没消停,反而哭的越发大声,两只脚蹬的幅度越大。旁边的护士拿着针筒站在旁边,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知道洛绎不爱打针,他小时候身体不好,再加上洛宁珂没什么钱,时常营养跟不上,所以一到转季节的时候,他总是比别的小朋友容易生病。每次带他来医院,都哭闹个不停,以前她还有耐心哄,可今天这么多人,特别有盛瑭在,她不知怎么的就是心浮气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你要是再这样的话,妈妈真的要打人了,”洛宁珂忍不住提高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声音一提高,洛绎的哭声就小了,泪眼巴巴地看着她。好在身后的盛瑭及时搂着他,哄道:“洛绎乖乖地打一次针,你不是想要那个变形金刚的玩具,叔叔已经从英国给你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青一甩头,示意手下去楼下的车子里把东西拿上来。等保镖把变形金刚拿过来,洛绎一见,果然立马安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一边和他说话分散注意力,一边示意护士赶紧过来抽血。等护士把血抽完了,玩具已经被拆开了,洛宁珂看着两人交头接耳的模样的,无奈将头往一边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就是医院儿科主任给他检查,结果也还是个秋瑾说的一样,应该是急性肠胃炎,孩子遭罪是肯定的,但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正和两个医生说话,洛宁珂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在电话那边儿问她:“你验血还没验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抽好血了,待会就该打针了,”洛宁珂往门口走了两步,低声和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立即大吃一惊,问道:“你在哪打针呢,不是和你说洛绎带到我这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现在的状况,正想着说辞呢,秋瑾就一连串地抱怨:“我们那个姜主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着急火燎的把我叫回来,他自己反倒是没影了。算了,别说了,我现在去找你,反正我也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12层的vip病房呢,”洛宁珂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登时奇怪:“你怎么跑去vip病房了啊,那地方不是一般人住的,贵的吓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不知道怎么回答她,干脆转开话题,“洛绎已经在这里抽血了,你要是下班了,就过来看看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:“嗯,我现在就换衣裳去,你那衣服太脏了,我随便找了个袋子装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她挂了电话后,两个医生还站在床尾和盛瑭说话,他站得随意,侧着身子,脸上尽是认真的表情,大部分都在听医生说话,只偶尔说一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正要走过去,结果电话又响了,这会却是王阿姨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洛啊,我现在才知道,洛绎是喝了我家里头过期的牛奶,他那会喊渴,我正忙着事情,就让可可给他拿牛奶喝,谁知这孩子居然把过期的牛奶拿给洛绎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听,脑子都嗡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王阿姨还在说着抱歉的话,可洛宁珂一句都没听到,她眼睛看着病床上蜷缩着的小身子,不知怎么的,眼眶一热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事到底不能怪人家王阿姨,她帮着看洛绎,已是看在大家邻居多年的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阿姨那边还在说话,洛宁珂已经转过身抹了抹自己的眼泪,对电话那边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,这才挂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挂了电话,就赶紧过去,将孩子喝了过期牛奶的事情说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医生听了,低声商量了两句,而盛瑭则是眉心紧皱,,看着她的眼神,都难得带上严厉和不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护士拿着化验单进来,递给为首的姜主任看了后,姜主任就将要开的药说了遍。小护士出去拿药,没一会就进来将点滴给孩子挂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之前闹腾了一场,这会没了精神头,昏昏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坐在床边的时候,屋子里头就剩下她和盛瑭,两人一人坐在床边,一人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了一眼洛绎,才压低声音问她:“怎么能这么不小心,让他喝过期的牛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放学的早,所以每次校车送他回家,他都在对面呆着,”洛宁珂声音同样也很轻,可她的语气却带着疲倦,深深地疲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让自己坚强,因为软弱不仅没有用,只会让她和洛绎的生活陷入更加不堪的境地。所以这些年不管过得有多苦,有多难,她都让自己撑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抱怨,因为一抱怨,就会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双手掩面,身上只穿了一件不算厚的毛衣,之前跑来跑去一点都不觉得冷,这会只觉得周围寒气逼人,外面天色已暗了下来,华灯初上,只留下一身疲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暖和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时,沁人心脾的温暖,让她身体微微一颤。盛瑭脱了自己的衣裳搭在她的身上,这外套过分宽大,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见她垂着头,也不说话,一手搭在她的肩上,轻声问:“还没吃晚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轻轻摇了摇头,床上的孩子脸色白的跟一张纸似得,她实在是没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她这会肯定是没胃口,不过还是起身出去,想让人准备些吃的过来。不过他正走到门口,就听见外面有人大声吵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去就看见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,正在和陆青说话,似乎是想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:“洛绎是住在这个病房吧,你们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青没有回答,只客气地请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一见有人出来,脸上刚闪过一丝笑意,结果在看见来人时,脸上却只剩下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瑭,你怎么会在这里,”秋瑾看着面前,只穿着一件深蓝色细条纹衬衫的男人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她,脸上没什么表情,秋瑾不耐烦和他久别重逢的戏码,她又不是秋梓熙,两人之间就算是旧相识,那也只是点头之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自己走错了门,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,突然就听见盛瑭开口问她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回头看他,脸上带着诧异,她认真盯着盛瑭看了半晌,好半天后,见他依旧面无表情,看得出并不是在和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嗤笑一声,问道:“怎么,你在英国的时候摔坏了脑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听到这句熟悉的话,显然,之前也有人和他说过。那也是在他希望她能成为自己女友时,对方给她的答案。他并不喜欢这句话,不过他能容忍洛宁珂讥讽的话,却听不得秋瑾的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请你离开,你已经打扰里面病人的休息了,”陆青在接收到自家老板的眼神后,立即上前请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听了,呵地一声笑了起来,“没想到我在自己工作的医院,还有被撵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摸了摸口袋,摸了半天才想起来,工作证被丢在办公室,她哼了一声,拿出手机就给洛宁珂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秋瑾横眉冷对地看着盛瑭,她双手抱在手臂间,脸上的表情以不屑为主,而盛瑭则看都没看她,只低声和陆青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盛瑭见她真的出来,这才相信了秋瑾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两何止是认识,”秋瑾不喜欢他这说法,当即就嘲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没说话,只抬起眼眸,盯着洛宁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想到这情况,有些不好意思地拉了秋瑾一把,“洛绎已经睡了,你进来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跟着她进来,打量了病房里的装饰,又走到床边看着已经睡着的洛绎。洛宁珂要给她倒水,她立即低声说:“你和我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先她还问洛绎怎么会住到高级病房来,如今倒是全清楚了,肯定是门外的人安排的。只是她就不明白了,盛瑭怎么会和洛宁珂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只需要六步,就能把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联系在一起,这会倒是好了,这世界小的未免太可笑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两人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后,秋瑾就低声问她:“你和盛瑭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会轮到洛宁珂好奇了,她反问:“那你们又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正要说话,也不知忽然想起了什么,讪讪一笑,不在意地说:“还不是家里面,他爷爷在世的时候,和我爷爷关系不错。所以以前见过几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也没见过很多,就是盛瑭回来读高中后,他爷爷领着他去了秋家几回。也就是从那时候,秋梓熙认识了盛瑭,后来人家回英国去了,她还跟着追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和秋梓熙别看都是姓秋的,可秋瑾是秋家正经的姑娘,而秋梓熙只是随母姓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颔首,她知道秋瑾家世了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秋瑾随后却是笑了一声,说道:“不过刚才在门口的时候,他可没认出我来,看来当初传闻还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传言啊?”洛宁珂不知为什么,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随意说道:“听说他当初回英国,是因为在国内出了一场挺严重的车祸。估计当时是真的撞坏了脑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盛瑭那英俊又冷静的面容,再一想他可能撞坏了脑子,虽然很不道德,可还是忍不住想笑,所以秋瑾不客气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旁边的洛宁珂,却是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头虚浮地看着秋瑾,可眼神却空洞地可怕。秋瑾原本还笑得乐不可支呢,结果一瞧她这表情,吓得笑声嘎然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他出过车祸?”洛宁珂声音颤抖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点头,“是啊,还挺严重的,当时听说人都不行,盛家不仅请了国内最好的专家,连国外的都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什么时候,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    这个就忘了,只记得过去挺久的,大概是六年前,还是七年前?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下抓着她的手,几乎是咬着牙在问:“到底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考之后,对,高考之后,秋梓熙那年高考结束,是在七年前吧,”秋瑾的手被她抓的生疼,一下子就回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年前,车祸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抬头看着门口,从玻璃上,正好能看见盛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想起,不久前,他眼神火热地对自己说,洛宁珂,你能不能当我女朋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