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29.chapter 29

29.chapter 29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十九章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九点多,洛绎的点滴总算打完了,医生过来看了看,吩咐洛宁珂明天再带他来继续打点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点了点头,此时护士已经将早就准备好的药,想递过来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却是盛瑭接过去的,他只淡淡地说了声谢谢,那小护士的脸蛋唰地一下就红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低头一笑,谁知他不仅没瞧见人家小姑娘的窘态,反而是拿着药,认真地询问要怎么吃,一天吃几顿,一顿吃几颗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护士指着一个蓝色盒子的,说:“这个一天吃三顿,一顿吃三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点了下头,谁知小护士却又改口:“不是,这个是一天两顿的,那个红色盒子的才是一天吃三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小护士这话,他眉头锁地更紧,薄唇抿着,似乎随时都能说出让人难以反驳的逼问。所以小护士一下慌了手脚,脸上是欲哭无泪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瞧见,赶紧接过他手中的袋子,说道:“你去帮洛绎穿鞋,我来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简单地嗯了一声,便将袋子都递给了她,不过交给她后,还认真地吩咐了句:“问地清楚些,可别马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已经被按上马虎罪名的小护士,就更加可怜兮兮了。洛宁珂笑了笑,便将每一盒药怎么吃,都拿出来仔细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是她在问,小护士反倒是放松了许多,等说完后,还忍不住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洛绎正在指挥盛瑭给他穿鞋,不过他极少给小孩子穿鞋,业务极是不熟练。穿了好几下,都没把洛绎的脚塞进去,惹得洛绎忍不住问道:“叔叔,你是不是不会穿鞋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你妈妈买的鞋子不合脚,”盛瑭毫不犹豫地把锅甩给了洛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低头看了脚上的黄色运动色,说道:“我觉得不是不合脚,是有点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喜欢黄色,”盛瑭轻笑一声,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喜欢,我喜欢灰颜色,”洛绎欢喜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此时终于把他一只鞋穿好了,舒了一口气,这才听到他的话,倒是淡然一笑,问道:“为何喜欢灰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的眼睛是灰色的啊,干妈妈说我爸爸的眼睛肯定也是灰颜色的,”洛绎说到这,两只脚忍不住荡起来,他还特别开心地指着盛瑭的眼睛,“你的眼睛也是灰色的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给他穿鞋的手一顿,他缓缓地抬头,一直到直视着面前的孩子,他白皙的皮肤,又大又圆的眼睛,并非是寻常孩子那样乌黑的眸子,而是接近银色的灰,这双眼睛很美,也极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再次凝视着这双眼睛时,才迟钝地发现,原来洛绎的眼睛竟是和他母亲的眼睛那般相似,都是同样的浅灰色,像是一整个星辰银光都在他的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康拉德家族都有这样眸子,那样美,那样稀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猛地一揪,直觉地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,而且是极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穿好吗?”就在他失神的时候,旁边一双纤细地手伸过来,接过他手里的小鞋子,迅速地给洛绎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翘起自己的双脚,期待地问:“妈妈,下次可以给我买别的颜色的鞋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刚才已经听到他们诋毁自己的话,所以轻轻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伸手要牵他,谁知小家伙居然双手攀住盛瑭的肩膀,瓮声瓮气地问:“我要叔叔抱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你是大孩子了,”洛宁珂生怕他养出什么娇气的毛病,平时极少会抱他,就算走再远的路,也都是鼓励他自己走。谁知这会生了病,倒是变得娇气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严母的架势正要摆出,谁知盛瑭确实一手将他抱了起来,他只一手就将孩子抱住,洛绎两只小手牢牢地攀着他的肩膀,两人看起来亲密又无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生病了,我抱着他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接收到洛宁珂不赞同的眼神后,他沉沉解释。洛宁珂无奈摇头,却是忍不住想着以后,如今洛绎对他来说,还只是隔壁人家的孩子,他便这样宠爱,若是日后让他知道,这就是他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竟是不知,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留在家照顾洛绎,她还是请了一天的假。虽然洛绎早上醒来,拉着她的衣袖要去上学,但还是被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清早,王阿姨又过来了一趟,见洛绎在家,又是说了一遍不好意思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都是小孩子不小心才会这样的,你日日帮我带着洛绎,我若是还怪你,那真的是不知好歹了,”洛宁珂立即安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阿姨点了点头,又正巧有楼上的阿姨喊她上街去买菜,她叮嘱了洛宁珂今天中午去她家里吃,就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我们今天还要去医院吗?”洛绎穿着一身浅灰色衣裳,牛角扣,呢子布料,脚上是一双浅色运动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身是他一大清早,自己找出来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收拾着东西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,”盛瑭在电话那头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嗯了一声,不自觉地抬头看着窗外,只听那边的人,又开口问:“什么时候去医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声音是惯有的清冷,可听起来却让人感觉到他的关心。洛宁珂伸手扣桌子上的台布看,语气中不自觉就软和了下来,“马上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青待会去家里接你们,坐他的车去医院,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太麻烦了,我们坐公交车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青已经去了,”他轻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忍不住用手扣桌上的台布,半晌,才语气软昵地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午让陆青接你们过来和我一起吃午餐,”,此时站在偌大的办公室中,他虽站在窗前,却是低头看着脚下,说这句话时,忍不住屏住呼吸,似乎在期盼着对方的回答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这句话传到他的耳畔时,不知为何,明明是那么简单的两个字,却还是让他嘴角飞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片刻后,他又听到洛宁珂,轻笑着说:“不过这次得让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医院的时候,才刚九点半,陆青还是领着他们径直去了之前的高级病房。洛绎这才没有人依靠,在洛宁珂的眼神下,乖乖地让护士姐姐打了点滴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途秋瑾倒是来了一趟,见他们在这里,也没什么不放心。至于洛宁珂和盛瑭的事情,她昨晚回去也是翻来覆去,睡不着,可连个倾诉的人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早起来瞧见眼底的黑眼圈,才觉得自己真是瞎操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什么和他说,”秋瑾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摇头,和她说了实话,“我也不知道,我们两人分开这么久了,况且孩子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。我不知道告诉他之后,会有什么后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有什么后果,难不成他还想不负责任不成,”秋瑾想了下,又很恨地说道:“不对,他可已经不负责任一次了。当年一走了之了,留下你一个人。现在白送他这么大个孩子,他还不赶紧感激涕零,抱着你大腿哭,他还想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肚子的心思,都被她搅和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藏得太深,生生把自己憋得难受,如今有个人说说话,她心里反倒好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说:“他和我究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他那样的家庭,我若是贸贸然地告诉他,洛绎是他的儿子,说不定他还以为我是想要用孩子逼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点了点头,叹了一口气:“你说的也对,盛家太家大业大了。而且他们家关系也复杂地很,你要是真嫁进去,说不定得吃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她说的真情实感的,登时笑了,等她笑完才问道:“你就不觉得我和他不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配?”秋瑾疑惑地看了一眼,登时带着戳心地表情说道:“你们两站在一块般配的要死,你居然跟我说,你们不配,这是存心刺激我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她,轻笑:“你知道我指的是哪方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立即攀着她的肩膀,两人依靠在墙壁。秋瑾转头看着她,郑重说道:“虽然说感情是你们两人的事情,可我必须要为洛绎说一句,不管旁人对他再如何好,亲生父亲总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说远的,自家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洛森作为继父,对秋梓熙尽心尽责。可在秋梓熙性子执拗,做事带着一股偏执劲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问过他那个绯闻的事情吗?”秋瑾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,”洛宁珂抱着手臂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心可真够大的,”秋瑾吃吃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她拍了拍洛宁珂的肩膀说:“你放心吧,他和秋梓熙肯定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知道了,”洛宁珂见她说的这般确定,轻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点头,他们两要真有事,也不至于拖到现在。其实这会,她也挺同情自家表妹的,为了这个男人,远赴重洋,可这么多年来,人家不管身边有没有人,就是从未给过她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这会也是佩服盛瑭的性格吧,最起码在女人这方面,他当真是在世柳下惠。毕竟秋梓熙缠着他成那样,他都没将就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洛绎挂完点滴,陆青亲自开车将他们带到了环球大夏楼下,联合公司的办公司就在这栋大楼里,而今天他们则是要去五十五层的一间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上了电梯,就问东问西,还在问今天是不是还吃上次的大龙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吗?”洛宁珂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头,用手比划了下,那个龙虾,“我以前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龙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青站在他们旁边,听到这样的童言童语,也是低声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上,洛宁珂才发现,这间是一家中餐馆。装修风格倒是民国时期的样子,连墙壁上挂着的壁画都是民国风情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穿着旗袍的服务员,将他们带到了餐桌旁,盛瑭已经在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。洛绎一看见他,就立即高兴地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非要坐在盛瑭旁边,于是他又起身,将里面的位置让给小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三人重新坐下后,服务员将菜单交给他们。洛绎挨着盛瑭,和他一块看菜单,中途也不知看中了哪道菜,非要吃,盛瑭按住他的小手,带着些许严厉的口吻,“不行,你现在还不能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珂只低头看菜单,没打算掺和到他们两人当中去。只是等点餐的时候,盛瑭点了一个蓝莓山药,让洛绎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上菜极快,没一会,前面的冷菜拼盘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将自己的手背给盛瑭看,只见又白又嫩的小肉手上,有两处青了的地方,是昨晚还有今天打点滴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洛绎觉得男孩子有泪不轻弹,所以他忍不住为自己昨天大哭大闹地行为辩解,“我还太小,遇到这样的打针,总是会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听着他老气横秋的话,登时就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盛瑭是个捧他的,摸了摸他的脑袋,轻笑说道:“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不知为何洛宁珂看着盛瑭,脱口问道:“你之前出过车祸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听到这句明显无关的话,抬起头看着她,脸上倒没露出惊讶的表情,反倒坦然点头:“嗯,之前确实出过一场挺严重的车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年期,”宁珂的语气,带着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头,“嗯,七年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珂一下握紧手中的筷子,过了好久好久,才又开口:“所以你因为那场车祸失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盛瑭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。不过他紧紧地盯着洛宁珂,眸子一沉,那浅灰的眼眸如凝结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被撞到了头部,大脑受到损伤,确实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,”尽管心里转了几圈,可他还是坦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定很疼吧,”她的声音轻的放佛要飘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盯着她,此时她依旧垂着头,似乎那桌布的花纹格外的好看一般。可突然,他看见一颗豆大的泪珠,滴落在桌布上,迅速将那白色的布料晕染上一圈水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下一刻,洛宁珂抬头看着他,她的眼眸湿润,泪光已经在眼角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心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受了那么重的伤,那一定很疼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很心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