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33.chapter 33

33.chapter 33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十三章

        女同学虽然说话的声音不算大,可厅里正出现一片安静,她的话便响亮地传在众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,连盛瑭站在旁边,都能看见她白透了的侧脸。他登时心中微微一抽,想来她此前必是承受了很多这样的非议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想和宁珂一块过来的,可听说今天禁家属,所以没好意思过来打扰,”盛瑭走了两边,站在洛宁珂的旁边,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高大的身躯看起来笔挺又坚韧。

        禁家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所有的人都睁大眼睛,原本盛瑭突然出现,原本就让人惊奇了。可他居然是和洛宁珂一块来的,而且还是家属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别说一干同学了,就连李老师都有些瞠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还是洛宁珂旁边的女同学,立即站了起来,尴尬地笑着说:“你能来,我们大家不知道多高兴呢,来、来,你坐宁珂旁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英语课代表也赶紧说道:“你也是咱们振源毕业的,来了是应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”不少人都在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微微颔首,便没立即坐下,而是伸手拿起洛宁珂面前的酒杯,径直就走往主桌处。带他走到李老师的跟前,口吻恭敬地说道:“老师,这杯我敬你,希望你能早日战胜病魔,身体康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你们能来,我就很高兴了,”李老师显然也记得盛瑭,振源这样的学校里面,出一个这样的学生也是稀罕的,当年他刚进校,办公室里可没少抱怨的,都说男学生长得太好看,女学生容易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将酒杯中的红酒一干而净,又是亲自扶了李老师坐下,这才回了洛宁珂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坐下后,这桌的人都有点拘束,倒是旁边桌上的都已经开始招呼吃菜。原本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,虽许久未见,可同学情谊一直都在。可平白加了一个人进来,登时气氛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盛瑭一向有种生人勿进的气质,让旁人根本不敢同他随意说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还是洛绎轻轻扯了下洛宁珂的袖子,委屈地说:“妈妈,我肚子好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给你夹菜,”洛宁珂不敢转头看盛瑭,立即拿起筷子,夹了面前冷碟里面的牛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瞧着洛绎坐在她身上,便回头叫了服务员过来,“请给我们搬个儿童座椅过来,还有两套餐具,thank    you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点头,没一会便搬了个蓝色儿童座椅,盛瑭起身将自己位置挪了挪,让她将座位摆在他和宁珂中间,又亲自抱了洛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瞧着骄矜高冷,可说话做事却又处处妥帖,一桌上的女人不管有没有男朋友,都看得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另外两个服务员,拿了两套新餐具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桌上的人也都招呼着吃东西,大家这才动起筷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胃口不是很好,他晚餐本就吃得少,刚才陪着洛绎吃了冰激淋,结果就被那个男同学认了出来,还非要拉着他一块来宴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他原本是不想来的,可那人却是非要拉他过来。还说什么,老同学许久未见,说实话,他后来又在英国那么多年,确实是个国内的这些同学没再见过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想了想,他还是勉为其难地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坐在他旁边的洛绎,正用筷子夹菜,他虽然年纪小,可用起筷子来却是极顺当。奈何一双小短手,怎么都有点够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洛绎小心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妈妈,可此时妈妈正转头和另一边的阿姨说话。他又默默地转回了头,望着面前的盘子,结果他刚要伸手的时候,转盘突然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牛肉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小家伙满脸心思的小脸,立即扬唇无声地笑了笑。他低头看着洛绎,轻声问:“想吃牛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洛绎点了点头,大眼睛里满满的全是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长手一伸,拿了筷子给他夹了几片牛肉。此时桌子上大家正在互相敬酒,到底是老同学,当初可是一起闯高考独木桥的战友,这感情可不是一般的深厚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这些都是老同学,不是平常应酬的客户,所以就算是姑娘,都放开来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是英语课代表拦着洛宁珂的肩膀,和她回忆了一下往昔,“你说我一个英语课代表,结果英语成绩,一次都没考过你,一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有些吃惊,反问一句:“一次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不信我掐死你,”课代表冲着她咧嘴,不甘愿地搂着她的脖子说:“是真的一次都没有,亏我还天天嚷着要投奔美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后来不是去留学了,现在英语肯定比我好,”洛宁珂笑着安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课代表嘿嘿一笑,宁珂瞧着她没喝多少,但却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褚旸虽然没和洛宁珂坐一桌,但却时时关注着这边的动静。此时看见洛宁珂笑容温柔地,似乎在安慰着什么,他看得出神,以至于旁边的人喊了他几声,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盛瑭正觉无聊,刚一转头,就瞧见一道痴情的目光。他先是一愣,随后注意到这道目光的主人居然是褚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盛瑭才发现,褚旸也在。原本他也不认识褚旸,只是上次纪念章的事情。此时盛瑭心底一激灵,他居然彻底忘记纪念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扶额,先前他被紧急叫回英国。后来外祖父身体好转之后,就迅速回国,谁知又赶上了洛绎生病。等洛绎病好了,宁珂又答应他的请求,成了自己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他高兴过头,居然完全将纪念章的事情,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盛瑭深吸了一口气,再转头的时候,洛宁珂正在给洛绎盛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一点这个,”洛宁珂把汤端到小家伙的面前,又用勺子搅了搅,洛绎还嫌热一样,鼓着个腮帮子,就开始吹,呼呼的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大家也是喝开了,先前没敢说的话,这会也放开来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一个女同学开口:“宁珂,这真是你儿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话问出来,连洛绎都睁着大眼睛盯着,小脸紧绷,似乎很不高兴被这么问。倒是洛宁珂好脾气地摸了摸他细软的头发,解释道:“是啊,确实是我儿子,洛绎,和阿姨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洛绎是个好哄的,洛宁珂摸摸他的头,他还是开口:“阿姨好,我是洛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可爱啊,”旁边的课代表又冒了回来,隔着宁珂,就伸手捏他的脸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打小就跟个白汤圆团子似得,粉嫩粉嫩的,所以他跟洛宁珂出门,总少不了被人吃‘豆腐’。虽然不喜欢吧,但如今已经对于这些阿姨的上下其手,很是能忍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孩子好像是混血唉,连眼睛都是灰色的,跟盛瑭长得可真像啊,”此时那女同学,突然指着洛绎的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声音不小,不少人登时转头看洛绎。可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才发现,居然还真的长得出奇的像。两人的眼睛都是灰色,鼻梁和嘴巴更是相似,就连那赛雪的皮肤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连尴尬地笑,都发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盛瑭轻笑一声,笑着转头盯着小家伙,还带着几分调侃之意问:“真的很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自己转头看时,正巧洛绎正绷着个小脸朝着对面看,似乎有点不高兴。他在盛瑭跟前,向来都是欢欢喜喜的模样,要不是就是哭的连鼻涕都流下,所以这样严肃的表情,倒是极少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是这一刻,盛瑭只觉得心头放佛被人重重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盯着洛绎看了又看,居然还真的发现他们所说的相像。其实这根本就不用观察,他和洛绎长相真的有很多相似,他们都是混血,他们眼睛颜色都是浅灰色,甚至连耳朵旁小窝长着的位置,都出奇地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人家儿子,能长得不像嘛,”旁边一个男同学自以为是地顶了顶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这句话说完,桌子上的气氛真是一下子就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洛宁珂退学引起了轰动,毕竟那么多老师亲自去家里给她做思想工作,但退学的原因却没有很多人知道。当时同学都还只是奇怪,一直到后来,有人在街上遇到她抱着孩子,这才在同学间慢慢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生子早是真的,但是不是未婚生子,不少人却是不确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同学因为和高中同学联系的少,所以才不知道,但桌上坐着的大部分却是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一直没找到说话机会的陶菁,总算抓住了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乱说,”她说:“刚才那个同学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搞错了,”这个男同学不太明白地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陶菁同情地看了洛宁珂一眼,说道:“你没听人家孩子叫洛绎啊,真是的,哪有孩子不跟亲爸爸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她这么一说,就连心思迟钝的男生都品出不妥来了,盛瑭什么身份大家都知道,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不是和他一个姓氏,难不成这还不是盛瑭的儿子啊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坐在陶菁对面的,穿着白色香奈儿的姑娘,嗤笑一声,说道:“你又知道了,说不准人家就喜欢跟妈妈姓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好心提醒而已,”陶菁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安好心,”白衣姑娘向来是泼辣性子,毫不掩饰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见她们要为自己吵起来了,也顾不上尴尬,开口说道:“对,孩子是跟我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同意的,”可谁知她这句话刚说完,旁边的人开口就朗声开口,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盛瑭转头看着陶菁,认真地说:“是我同意跟宁珂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眼神温柔真挚,看着宁珂时,有藏不住的柔情,只听他说:“反正日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,让孩子跟我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