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37.chapter 37

37.chapter 37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 从振源到英国,洛宁珂看着图片上的每一个文字,冷笑一声,便将手机放下。她打开电脑里的表格,明明想要盯着电脑,可是却没有一个字进入自己的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过了好久,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,她伸手接起,还没说话,就听见对面的人问:“喂,你好,请问是洛宁珂小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,请问您是哪位?”洛宁珂机械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小姐,我是每周娱乐的记者,请问您对网上的曝光,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那个记者没想到电话这么容易打通,很是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听着似曾相识地的问题,忍不住轻声一笑,还真够讽刺的。她这个普通人,倒是几个月内连着上了两次娱乐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木然回道:“我没什么想说的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准备挂断,就听到那个记者在那边大喊道:“洛小姐,那你是不是承认自己是小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握着话筒的手停顿了,而那边的记者见她没有立刻挂断,连不迭地继续问道:“经过我们的调查,你曾经也是振源的学生,和盛瑭先生还有秋梓熙都是高中校友,所以你是不是利用曾经是同学这层关系,介入了他们之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五分钟之后,在那个记者将脑子里能问的所有问题都问了一遍,对面的人还是没有回话。记者将电话拿到面前看了一眼,通话还在继续当中。他又继续贴在耳朵边,喂了两声,可对面还是没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还想问问题时,对面突然一声巨响,震地这记者险些耳朵都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洛宁珂将电话筒放下的巨大响声,也惊得所有同事都往这边看,季敏敏抬头小心地瞄了她一眼,见她脸色全所未有的可怕,也是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同事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了,不过说话的是离得比较远的一个姑娘,只见她撇嘴不屑道:“拿公司的东西撒什么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霍地转头看过去,那小姑娘是市场部的,长相不错,平时技术部的那帮男人,过来的时候,多会和她调笑几句。据说宁珂还没来的时候,她算是公司里众星捧月的存在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洛宁珂面前的电话又响了起来,接起来是另一家杂志的电话。她这次连话都没说,砰地一下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样的电话来的很多,没一会,也不知道这帮记者是怎么找到的。自从上次之后,她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换了,所以这次这些人干脆骚扰到了公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她直接把电话线给拔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,没一会对面季敏敏的电话就响了,季敏敏接了电话,刚一听脸色就变了,对着她挥了挥手,又用口型告诉她,是记者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摇了摇头,直接起身,过去就把电话线给拔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敏敏担心地说道:“我记得你和秋梓熙是高中同学吧,她这么说,不是摆明了说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顾忌她的脸面,季敏敏没好意思把‘小三’这两个字说出口。可摆在她旁边的手机,此时界面正是秋梓熙的微博,不过才过去几十分钟,评论已经超过五万条,而转发更是超过十万条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说话,只是又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拿出自己的手机,依旧没有盛瑭的电话。网上的消息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,想必他也应该收到消息了,可他至今都没有和自己联系,所以这是心虚?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等到了午休的时候,洛宁珂还是没有等到盛瑭的电话。她终于忍不住回拨了一个电话给他,可谁知等来的却是手机已经关机的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一沉,连手掌都在忍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此时夏小桥跑了过来,着急地说道:“宁珂,楼下大堂的前台打电话上来,说门口好像有记者在等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,”季敏敏惊呼一声,上回洛宁珂也被卷进了娱乐新闻里面,不过记者顶多是打电话到公司来,也没到楼下堵人这样的架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夏小桥和季敏敏两人下去吃饭,洛宁珂没什么胃口,又不想应付楼下的记者,干脆留在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秋瑾打了个电话过来,不过她一打电话,就是劈头盖脸地说道:“我看这个秋梓熙真的是病得不轻,她进娱乐圈不会得了癔症了吧,典型的表演型人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,秋瑾,”洛宁珂有些心疼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你放心吧,她也就糊弄糊弄什么都不知道的网友,就我还不知道她,”秋瑾嗤笑了一声,嘲讽道:“她认识盛瑭很多年没错,可盛瑭从头至尾,都没和她在一起过,也就是她一头热而已,盛瑭对她顶多就是感激之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洛宁珂终于听出了问题来,她顿了好久,才缓缓问道:“秋瑾,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问出口,对面的声音也突然顿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过了好久,秋瑾才支支吾吾地说:“宁珂,我要是说了,你千万别生我的气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吧,我肯定不会生你的气,”洛宁珂向她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这才坦白,秋梓熙是她的亲表妹,是她亲姑姑的女儿,只是从小跟着她姑姑姓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轻笑一声,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,原来只是这样。你放心吧,我们之间的事情,肯定不会牵扯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打电话劝她删了那条微博的,”秋瑾不太确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如今疯到这种程度,明显看起来是不管不顾了。所以她也只能试试,至于她这个表妹,偏执起来,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秋瑾,你和她到底是一家人,这件事,不应该你来插手,”洛宁珂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突然拔高声音说道:“什么一家人,现在网上连洛绎都骂上了,我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强忍着的眼泪,一下子盈满了眼眶,她强忍酸涩说道:“秋瑾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为她都努力当一个好妈妈,努力地养活洛绎,尽自己的能力去保护他。可她越是想要努力,偏偏却事与愿违,一天的时间,足够让网上将一个人被彻彻底底的解剖在大众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洛宁珂并非第一次牵扯到这样的娱乐新闻当中,上一次尚且算是个误伤的娱乐新闻而已。可这一次却是实打实地被拍到各种约会的照片,甚至还有秋梓熙本人亲自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没过多久,连三人曾经在振源的照片都被扒了出来,照片上的三人虽然都青涩,都并不像一般高中生那般黯淡无光,反倒是长相都极出众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在几张几人的高中照片下面,不少网友都留言觉得洛宁珂的长相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以为是个狐狸精,结果你给我看了这么一张照片,这也太清纯可人了吧,我觉得秋梓熙在她面前都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不知道这种长相清纯的女人婊起来才最可怕,我们梓熙那样单纯的人,哪里是她的对手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西米到底是多大脸,你蒸煮上次被陪到和男方的照片,连个牵手都没有,而且人家公司早就出了打脸的声明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女的一看就是一心想嫁豪门吧,要不然会未婚生子,也不知她那个儿子是谁的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样的声音却被淹没在愤怒的大众面前,几乎所有的舆论都一致认定洛宁珂是插足的第三者,要不是她没有微博,只怕底下早就几十万谩骂的评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直走在扒皮前线的天涯,这次也是不甘落后。最后连洛宁珂在校的荣誉证书以及考试成绩表都被扒了出来,等这些都扒出来,众人才发现相比秋梓熙对外宣称自己是学霸,这位才是真学霸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校友啊,卧槽,她当年在学校可是女神级别的,当年还是省状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楼上肯定是廖君,求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铜球,所以这是两个学霸共争一个男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不少振源校友都上阵,甚至还有人传了当年洛宁珂班级里的毕业照,她和秋梓熙两人的照片又被截图下来,进行了一番比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下午四点的时候,洛宁珂的手机终于响了。盛瑭在那边带着疲倦地声音说道:“宁珂,公司出了事情,我现在正在香港。媒体那边我已经让人去施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,”洛宁珂在等待了接近六个小时之后,只觉得心里头什么感觉都没有,似乎连问话都一丝情绪都不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快,我尽量今晚就赶回来,”他保证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不知要说什么,最后也只剩下沉默,还盛瑭还不放心地叮嘱:“我已经问过pr,这样的事情现在不易回应,以防止事件的扩散。所以一切等我回来,你现在最好也不要和媒体接触,更不要回应,因为他们很可能会曲解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洛宁珂点了点头,却没有一丝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事情闹到这种程度,已不是她能承担的,所以她只能不去看不去想更不去听。如今她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,好在这些事情只是在网络上发散,而她只是个普通人。等出了这间公司,即便去挤地铁,都不会被别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快就回来,”盛瑭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边挂断了电话,洛宁珂的手机就又响了,只是这次却是幼儿园杨老师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妈妈,你现在忙吗?你能不能过来接洛绎一下,”杨老师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有些惊讶,忙是问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洛绎不是应该跟着校车回家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学校门口有好几个自称是记者的人在等着,所以为了孩子的安全,我就想今天能不能请你们家长亲自过来接一下,”杨老师立即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想到记者居然会追到洛绎学校,当即表示:“好,杨老师,我现在就过去接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何安一整天都不在公司,所以她只能跟前台的夏小桥说了一声,就匆匆离开公司。谁知等到了楼下的时候,居然碰见正在回来的何安和褚旸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两人为何一块,但他们正等着电梯,她就从电梯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总,”洛宁珂见到他,赶紧把孩子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安点头,不过指了指外面说:“我们进来的时候,外面还有好些记者再等着呢,你出去的话,肯定会被围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无奈地笑了下,可这会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车子在外面停车场,我送你过去,”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褚旸,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想起那天他喝醉时说的话,便是坚定地摇头:“如果坐你车的话,不知道这些记者又要怎么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反正我是普通人,”褚旸不在意地说道,此时手掌已经抓着她的手肘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旁边的何安笑着说道:“褚总,这可是我们公司的员工,再怎么说,也该是我这个老板护花才是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在两人的坚持下,他们亲自陪着洛宁珂出了大厦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这栋大厦需要卡才能进入,所以才将这帮记者挡在了门外。如今他们一出来,眼尖的记者一下就看见洛宁珂,她低着头跟着褚旸往前走,而旁边的何安则是伸手当着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三人到了车上,何安坐在副驾驶上舒了一口气,还打趣地问:“头一次面对这么多记者,我没失礼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现很完美,像个保镖样,”褚旸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尴尬地都说不出话,这两人却一唱一和地打趣,此时外面的闪光灯不断地响起来,各种镜头对着车里就是一阵乱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以为现在都没狗仔了呢,”何安听见外面的动静,吃惊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褚旸哼了一声,便启动了车子,开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等到了马路上,洛宁珂特别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今天真的麻烦你们两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义勇为,人人有责,”何安也不知为何,今天贫嘴地像极了夏威廉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褚旸突然出声问道: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没指名道姓,不过车里的三人都知道他问的是谁,何安朝镜子里看了一眼,后座的人还算神色如常,瞧起来并未受到什么惊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去香港了,”就算洛宁珂自己心里,确实有微词,可在别人面前,还是忍不住维护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的可真凑巧,”褚旸嘲讽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学校,此时已经不少家长都在门口等着了。褚旸将车子停在路边,三人又下车去接孩子,可这会正要到放学的时候,不管他们怎么说,门卫就是不放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洛宁珂急的又给杨老师打电话,谁知打了三四遍都没人接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一直守在学校的记者,已经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洛宁珂,纷纷靠拢了过来。虽说只有十来个人,可还是将他们三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们所问的话题,更是辛辣又直接,等有人问洛绎是不是盛瑭的私生子时,洛宁珂霍地抬起头,直视着那个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还以为她有想说的话,赶紧将手中的录音笔塞了过来。还是褚旸发现她的不对,立刻拉住她的手臂,轻声说:“忍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好在下课的铃声在这一刻打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小朋友们排队出来了,门卫这才将自动门打开。洛宁珂盯着每一个出来的孩子看,可没一个是洛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记者则是对着出来的小朋友一阵拍照,刚开始还不觉得,可后来猛烈的闪光灯似乎吓到了这些小朋友,不知是谁先哭了出来,犹如群带效应般,几乎是在片刻之间,就爆发了此起彼伏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孩子们叫着爸爸妈妈,旁边等着来接孩子的家长,都被惹怒了。不少爸爸纷纷上来指责记者不该拍照,可这群记者不仅继续拍照,还继续对准小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最后不少人忍不住动手来抢相机,希望删除里面的照片。结果在抢夺的时候,竟然演变成了动手,小孩子们被吓得哇哇哭,老师怎么安抚都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爸爸们更加激愤,竟然不少人动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这一幕,登时惊地不知如何是好。最后还是褚旸选择了报警,等警察赶到的时候,连相机都被砸了好几部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问清楚之后,便要带着几个家长回去备案,一时不少妈妈忍不住帮腔,只其中一个嗓门格外大的妈妈喊道:“他们凭什么拍我们孩子啊,他们这是侵犯肖像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记者不少被打了,当即就表示这些动手的一个都不能放过。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,警察怎么安抚都安抚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也没去别的地方,就借了幼儿园的地方开始调节。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洛宁珂,自然也被请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会她才知道,洛绎已经被杨老师单独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到了幼儿园的会议室,大家也没心情坐着,各个义愤填膺地指着记者的面,开始向警察控诉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被带过来的时候,洛宁珂立即过去将他挡住,拉着她就要出去。结果站在门边的一个妈妈,立即说道:“你走干嘛,今天要不是你家惹了这些人过来,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,这事情担最大责任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该我负的责任,我一定会负责,但孩子还小,能不能让我送他出去,”洛宁珂有些哀求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凭什么呀,我们家孩子还在外面哭呢,合着就你们家孩子精贵啊。我看这事要说不清楚,谁都不许走,”这个妈妈嗓门极大,震得洛绎都抬起头委屈地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对面的记者也有人站起来,拍桌子说道:“我们的相机被砸坏了好几部,还有被打的伤,怎么也要误工几天吧。要是不说清楚,谁都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知道自己出不去,只能对杨老师说道:“杨老师,能请你把洛绎领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她话音刚落,那个站在门口的妈妈居然直接站到了门口,直接压住了会议室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登时气得脸都白了,她颤声说道:“这位妈妈,你也是有孩子的母亲。还请你体谅一下我,让我儿子先出去,我可以和你们在这里商讨处理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却只是哼了一声,就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褚旸走出来,沉声对压在门上的说道:“如果你不让开,那我们不会谈任何事情。而且赔偿的事情,你们也不要指望我们承担一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凭什么呀,这些人是你们惹来的,要我说这些打坏的东西,就该是你们赔,”这个妈妈一听这话,立即吊起眉毛,等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褚旸冷笑一声,回头看了那几个记者,“方才谁动了手,谁打坏了东西,学校门口的摄像头可是拍的清清楚楚。你现在让开,赔偿的事情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会议室的家长,特别是刚刚动了手,纷纷说道:“你赶紧让开让孩子出去,咱们大人的事情,吓孩子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连警察都开口了,这个妈妈才慢吞吞地挪开,洛宁珂立即请杨老师带他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调解妥当了,已经是晚上七点了。要不是好些孩子都哭闹着要回家,只怕这些家长还拽着不放呢。等记者离开之后,几个家长明显将炮火对准了洛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知理亏,一个个地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今天确实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还请您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遍遍地鞠躬,一遍遍地道歉,直到所有家长都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园长则是过来,一脸惋惜地说道:“洛绎妈妈,你看现在这情况也挺严重,也不知道这些记者明天还过不过来,所以你能不能让洛绎明天先不要来上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园长,”洛宁珂吃惊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妈妈,还请你谅解,毕竟咱们幼儿园不是只有你家一个孩子,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影响太坏了。又正好是放学的时候,把孩子们都吓得够呛,请你也体谅体谅我们做老师的心情,”园长倒也不是强迫她,而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身边的何安有些忍不住,说道:“可再怎么样,也不能让孩子不上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园长尴尬地笑了笑,说道:“这只是暂时的情况,至于孩子什么时候上学,到时候我们老师会通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园长,这件事还请你三思,”褚旸也开口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园长谁都没看,只盯着洛宁珂说:“洛绎妈妈,当初我们收洛绎的情况,你也是知道的,所以还请别让我们为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”洛宁珂鞠躬道歉,可她还是忍不住哀求道:“园长,洛绎不知有多喜欢上学,所以请你宽限这一次。我保证,下次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我是不是不能上学了,”此时洛绎突然冲了过来,抱着她的腿,有些可怜巴巴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不敢当着他的面说这些,只得低声说道:“还请你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园长也顾忌着孩子在场,没有说话,但还是对着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洛宁珂牵着洛绎的手出门时,小家伙突然拽着门把就不放手,哭喊着不要赶走他。他哭的声音太厉害,一双大眼睛全是泪水,洛宁珂想强行抱走他,可他挣扎地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还是她狠狠心,让褚旸抱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园长,请您再考虑考虑,就算为了孩子,”洛宁珂还是不死心地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园长大概是看见洛绎哭的太厉害,拒绝的话反倒是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了家里,洛绎才算是哭累了。她抱着孩子下车时,连何安都忍不住摇头说道:“这小家伙精力可真是旺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小心地将洛绎趴在自己肩膀上,轻声说道:“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们了,不过这会也不能请你们吃饭,等这事过去了,我一定好好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安摆了摆手,倒是褚旸看了楼上,问道:“真不需要我们陪你上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麻烦你们够多了,现在这会都到家了,我没事的,”洛宁珂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褚旸也没坚持,只让她先上去,他们看楼上灯亮了,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洛宁珂进了家门,就抱着洛绎进了卧室,他哭的眼睛都肿了。这会还一抽一抽的,只不过明显不太有精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迅速做了点饭菜,哄着孩子出来吃了,又哄着他去睡觉。等临睡的时候,洛绎还拉着她的手问:“妈妈,我明天还能去上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,当然能了,妈妈明天亲自送你去好不好,”洛宁珂安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这才满意地闭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直在沙发上坐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睡着了。等半夜醒来的时候,就听见门口的敲门声,没一会放在旁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电是盛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”门外敲门的人,也顾不得夜深,出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时候赶回来,今天一直都落下的眼泪,此时汹涌而出。等她开门的时,就看见站在门口风尘仆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。”他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