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40.chapter 40

40.chapter 40

        第四十章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俱是一怔,特别是盛瑭,原本就是猩红的眼眶,突然泪水充盈,竟是不自觉地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不敢看他的表情,只疾步走到门口,将洛绎牵着回了卧室。洛绎抬头看她,脸上还是呆呆萌萌地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洛宁珂,想了一会,才认真问:“妈妈,你们刚刚在吵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”如果说比起盛瑭来,洛宁珂只怕更没办法面对儿子。她不是不知道他心里是多想要自己爸爸的,之前学校的亲子运动会,他又只能当观众。那次他就对自己抱怨连连,问她为什么不能请盛瑭叔叔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她要亲口告诉儿子,你的盛瑭叔叔,其实就是你的爸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是盛瑭叔叔的小孩吗?”洛绎睁着大眼睛,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此时对他来说,这个问题还只是个疑问,所以他睁着大眼睛,努力地盯着妈妈,希望能得到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人总觉得小孩子的情感很浅薄,他们不喜欢就哭,喜欢就笑,甚至使出的手段都格外的幼稚,所以大人总以为小孩子很好哄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此时蹲了下来,她看着洛绎平静地有些过分地表情,他似乎只是提问而已,这个问题的好坏对他来说,似乎一点都不重要。可她心底却止不住地酸涩,不管盛瑭有多少错,不管她有多少错,可他们都是成年人,他们都有承受痛苦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洛绎的伤害,让她没办法轻易的原谅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盛瑭走了进来,他看着洛宁珂蹲在小孩子的面前,眼睛里蓄着泪水,脸上带着要哭不哭地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妈妈你心里面一直都很见爸爸是不是?妈妈之前不是跟你说过,爸爸在国外工作,他要很久很久才能回家。但他不是故意不回来看洛绎的,他在国外生了病。洛绎也生过病,知道生病一定要看医生的是不是,爸爸就是一直在看医生。现在爸爸病好了,就立刻找我们洛绎了,”洛宁珂不知道要怎么和儿子解释,她只觉得自己的语言可真够贫乏地,说出的每个字都那么地没说服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你是因为要和盛叔叔结婚了吗?”洛绎看着她,这时他的情绪似乎被影响了,他看着她,泪珠子断了线一样地落下来,晶莹的泪花,一滴滴地落在她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不是这样的,”她摇头,眼泪忍不住落下。她过了许久,等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才重新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认真对洛绎说:“你的盛瑭叔叔真的是你的亲爸爸,就像你们班里很多小朋友的爸爸那样,是你的亲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别的小朋友的爸爸一直都在啊,”他带着哭腔说,小身体开始颤抖起来,他说:“大家的爸爸都在,为什么他这么都不回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的话里,带着埋怨,他抽抽泣泣地看着洛宁珂,似乎下定决心一般地说:“我不想要爸爸,我也不想喊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”一直站在旁边的盛瑭,也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颤抖地看着儿子,也蹲了下来,他好几次开口,可没一会就更咽住了。他并不是个情感丰富的人,可在他的一生之中,从未像现在这样处于悔恨和自责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能这么蠢,居然没看出来面前的这个孩子,是他的儿子。明明他的眼睛就是继承了自己的,明明他的样貌和他小时候那么像,他早就应该猜到,早就应该想到,早就应该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爸爸不是故意不回来的,就像妈妈刚刚说的。爸爸生了很重很重的病,”他看着儿子,眼中泛泪,原来血缘真的就这么神奇,这个世上有一个和他长得这么像的小孩,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在产房外抱着新生儿,痛哭流涕的父亲们,似乎在这一刻,被他所理解。因为你手中抱着的是你的责任,是你血脉的延续,也是你今生最甜美的果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能原谅爸爸吗?”盛瑭小心翼翼地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还在哭,他的眼睛湿漉漉的,看起来可怜极了,他一边抽泣一边看着盛瑭,好久才更咽地问:“你是要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顿了下,而盛瑭则是缓缓地点头,“嗯,爸爸差点死掉,是很重很重的病。所以爸爸不是不想回到洛绎身边来,只是当时病得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那,”洛绎哭得已经上气不接下气,连说话都开始不流畅,可他还是看着盛瑭问道:“那你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天餐厅里,宁珂眼中含泪地问他,那一定很疼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他的儿子看着他,问,那你疼吗?

        很疼,真的很疼,那样的疼痛是他一生的噩梦。可如今他才知道,在这场车祸里,他丢掉不仅是他的健康和记忆,更是他一声最为宝贵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很疼,特别特别地疼,”盛瑭看着他,没有假装不在意地说不疼,因为他真的很疼。七年前,是身体上疼,七年后,是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听了哭得更厉害了,盛瑭握着他的手,即便此时他的小手已经捏成拳头了,可他还是能用手包裹着他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你能原谅爸爸吗?”盛瑭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看着他,过了许久许久,“你以后还会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爸爸和你保证,绝对不会再走了,”盛瑭凝咽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洛绎抱在怀中,他抱过洛绎很多次,可没有一次是这样复杂的心情。原来所有的喜欢,都在这里找到了理由。而洛绎趴在他肩头,小手抱着他的脖子,哭地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洛宁珂在旁边,看着这父子两抱头痛哭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直坐在外面的沙发上,盛瑭则在房间里陪着洛绎说话。她没管里面的两人,所以不知道洛绎已经指挥着盛瑭,把家里柜子里的东西都翻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本来是想给他找相册的,可盛瑭在看见最底层抽屉的东西时,忍不住蹲了下来。里面的东西并不贵重,亦或零碎,有手串,有相册,而压在相册底下的却是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将信封拿了出来,当他把信封打开时,看见里面的东西时候,忍不住握紧手掌。他将里面的通知书拿了出来,它被保存地很好,保存地在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打开通知书时,就看见洛宁珂这三个字的上面,用黑色钢笔写着一句话,既选择,不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那我就不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说这个是很多人想要都得不到的东西,很贵的,”洛绎和他说道,虽然洛宁珂只说了一遍,但他却记住了。只是洛宁珂的意思是很贵重,他却记成了很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很贵,贵到爸爸一辈子都还不起,”盛瑭看着那六个字,黑色的字,笔迹并不凌厉,反而透着秀婉,可每一个字都犹如压在他的心里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洛宁珂放弃的是什么,这是她的所有青春年华,都在为之努力。可明明已经拿到了手里,最后却不得不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既选择,不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以为今天自己受到了足够多的震撼,可他现在才发现,自己想得太简单了。他记得昨天晚上,她哭着说得每一句话,他原本还在怪她。可现在他才知道,唯一没资格怪她的,就是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默默地将东西又放了回去,而洛绎则是抱着相册,非要翻给他看。相册很厚,从洛绎还一点点大的时候,就开始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几乎和他一模一样,都是幼儿时,长得十足地外国孩子模样。等长大之后,才一点点地改变,黑头发、灰眼睛,轮廓虽然依旧立体,但看起来没那么西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张一张地看,多是洛绎的照片,极少出现他和宁珂的合照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翻到最后时,洛宁珂站在门口问他们:“你们饿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饿了,”洛绎早上连着哭了两场,早就饿地饥肠辘辘。此时洛宁珂一问,他就迅速点头,说道:“妈妈,你做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今天不做饭,带你去吃汉堡包好不好?”洛宁珂神色有些疲倦,她确实是没心情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一听可以去吃汉堡,高兴地跳下床,他转头伸手说:“叔叔,我们快点吧,我好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在听到他习惯性地喊自己叔叔时,眉头皱了下,不过没有开口纠正他。而洛绎吐了下舌头,偷望了盛瑭一眼,其实他不是不想叫爸爸,只是他从来都没有叫爸爸。所以一时间,他不敢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三人出了门,盛瑭在门口问他:“洛绎,要爸爸抱你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点了点头,盛瑭将他抱了起来,洛宁珂都没来得及阻止。他们父子两人走在前面,她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的车子停在小区门口,所以他一路抱着洛绎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上了车,盛瑭对这周围不熟悉,洛宁珂原本只是想稍微吃点。不过他说:“既然出来了,我们去市区吧,带洛绎散散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疑问句,不过他已经开了车子。好在这会交通不算太拥挤,不过半个小时,就到了市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市区不仅大厦林立,麦当劳和肯德基这样的店铺,更是随处可见。三人随便进了一间肯德基,盛瑭原本想让他们过去坐着,他去买东西。洛绎非要自己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这个吗?”盛瑭极少吃这些油炸食品,所以不太知道小孩子喜欢的口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倒是帮洛绎买过一次全家桶,不过他方才想买,却被洛宁珂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一看,他指着的是吮指原味鸡,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盛瑭又点了鸡翅,问:“这个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,”洛绎又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个呢,”盛瑭指了指鸡米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继续点头,最后在他把所有东西都指了一遍前,洛宁珂阻止道:“好了,他不过是个小孩子,哪里吃得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你们啊,”洛绎大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了他一眼,:“什么你们、我们,难道不知道叫爸爸妈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被她教训地,立即低下了头,而对面的盛瑭则是满眼欢喜地看着她。爸爸妈妈,他从前可从来没觉得这四个字有什么神奇,可现在他觉得这真是世上最神奇的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坐下后,洛宁珂拿了个汉堡递给洛绎,小家伙吃得不知道多开心。她一向不太带洛绎吃这些,因为怕里面有激素,只偶尔吃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一直在说话,多数是讲他幼儿园的事情,什么老师经常夸他长得好看,班里的小女同学都很喜欢他,但他最好的朋友,是对门的路可可小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幼儿园那边是怎么回事?”盛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简单把昨天园长的话说了一遍,结果洛绎特别委屈地说:“那我以后是不是都不能去上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也觉得头疼,她原本打算买点东西,晚上去一趟园长家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却是蹙眉,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转学吧,我让陆青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转学?”洛宁珂惊了一下,问道:“转什么学啊,这个幼儿园已经是这个区比较好的幼儿园了,再读一两个月,洛绎就该上小学了。而且幼儿园有校车,平时我不用去接他,老师也会把他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轻声说:“这个幼儿园明显没有责任心,因为这么点小事,就不让学生去上学。我让陆青帮他转学,至于小学的事情,我也会让陆青去物色,你是想让他上国际小学,重点小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他正式的模样,知道这个问题迟早会被提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瑭,洛绎上学的事情,我们能不能以后再讨论,”洛宁珂不知为什么,不想承受盛瑭的这份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知道,这一切是洛绎应该得到的。可她心里却不那么好受,或许是因为盛瑭能给他的,正是她自己不能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见她抗拒,也没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倒是问了洛绎学校里主要学什么,洛绎数了数,学的东西挺多,认字、算数、英语,老师也会带他们唱歌跳舞,就是个普通幼儿园里面的普通教学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转学的事情,我们以后再谈,但我想明天带你们回一趟盛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说得郑重其事,洛宁珂顿了下,半晌问:“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你和洛绎,”盛瑭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正式介绍你和我的家人见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