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48.chapter 48

48.chapter 48

        第四十八章

        等大家坐下后,对面的吉拉维芙还是一个劲地盯着洛绎,眼中满是激动和喜爱。等过了好一会,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洛宁珂说道:“请体谅我的激动,只是他长得真的太像盛瑭了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拜访盛家时,看过盛瑭童年的照片。她以为别人只是在夸张,可等她自己看到后,才发现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更小的时候,完全就是个外国小孩子的模样,倒是越长大,中国人的血统就越发地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太可爱了,”吉拉维芙歪着头打量了一番,便拍了拍坐在她旁边的塞巴斯蒂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塞巴斯蒂安也十分给面子的点头,看着洛绎的眼神,一副慈和长辈的模样:“确实很像,爸爸若是看见他的话,肯定也会很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吉纳维芙骄傲地笑了下,“那是当然,每个人都会喜欢他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而洛绎此时坐在她和盛瑭的中间,正小心地看着对面的‘奶奶’。说实话,他虽然是个小孩子,可是对于亲戚关系也还是有些了解的。他知道爸爸的妈妈,就是他的奶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明明可可的奶奶,满脸的皱纹,然后笑起来也格外的慈祥,所以他一直以为奶奶都是这个样子的。等今天见到他自己的亲奶奶了,他突然发现,原来世界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吉拉维芙见洛绎兴致缺缺的模样,还有些心疼地问:“洛绎是不是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听奶奶叫自己的名字,立即摇头。不过他没敢抬头看吉纳维芙,似乎到现在都不好意思和她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对面两人都是外国人,不过用起筷子来,却十分地得心应手。而洛绎很小开始就会自己吃饭,所以这种时候,洛宁珂除了给他夹菜之外,并不会给他喂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吉纳维芙似乎觉得他会用筷子很厉害,一个劲地夸赞他。最后还是盛瑭哄了他一会,这才让洛绎没那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中文不太好,”吉拉维芙聊天的时候,对洛宁珂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暗自吐了吐舌,她虽然没怎么和外国人接触过。但她敢保证,吉拉维芙的中文绝对称不上不太好,相反她咬字极清楚,虽然语调有些怪,但交流绝对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我觉得您的中文很好,”洛宁珂温柔地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心底还是松了一口气,方才她一见到吉拉维芙的时候,还真的特别紧张。说真的,她不论是样貌还是身材,都完全不像是一个有个二十六岁儿子的样子,而且她的美十分有侵略性,看起来耀眼地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洛宁珂心底还有点小小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这饭吃到一半下来,她心底的紧张就消散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今年几岁了?”吉拉维芙似乎很感兴趣,一个劲地问关于洛绎的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见洛绎有些抗拒,但还是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轻声道:“洛绎,奶奶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眨了眨眼睛,小声说:“    6岁,”不过他朝着洛宁珂看了一眼,又想了下:“不对,已经7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吉纳维芙本就喜欢他,如今见他这模样,更是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替他解释了下:“他是六月份过生日,上个月刚过完生日,所以有点搞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吉纳维芙一听更是忍不住笑了,一边看着盛瑭一边对洛宁珂说道:“盛瑭小时候也是这样,每次过完生日之后,总是会搞不清自己究竟几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被乍然揭穿童年窘事,不由有些尴尬,伸手拿起手边的杯子,假装淡然地喝了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上学了吗?”吉纳维芙垂眸,依然盯着对面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也慢慢放松了下来,回答她的话:“我上大班了,马上就要上小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吉纳维芙似乎不太理解大班这个词汇,还是盛瑭用英语又解释了一遍。等她弄清楚之后,又笑着问:“那平时你学了些什么?游泳?马术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眨了下眼睛,显然游泳和马术和他都没关系,他认真地想了想,回道:“老师会叫我们算数,英语,还有画画,还有唱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唱歌啊,那洛绎会唱什么歌?”吉纳维芙兴致颇高,一直问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唱歌,洛绎是真的不好意思了。他每次唱歌的时候,总是不好意思开口,结果每次都被老师单独点名拎出来。再加上这孩子确实有点五音不全,所以唱歌容易走调,每次单独唱的时候,一开口,别的小朋友就是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很用力地摇头,肯定地说:“我唱歌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吉拉维芙有些失望,但还是鼓励他:“没关系,那你下次选个拿手的歌,唱给奶奶听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,吃得倒是十分融洽。吉拉维芙多是在说中文,倒是塞巴斯蒂安的中文不如她的流利,每次开口也总是习惯用英文和盛瑭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就这顿饭而言,她可真是丝毫没看出吉拉维芙和塞巴斯蒂安之间有嫌隙。她反倒觉得这姐弟两人十分和谐,毕竟两人年纪差距也有,所以看得出来,吉拉维芙完全将他当成晚辈在看待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吃过饭后,洛宁珂才知道不止他们住在这里,就连吉拉维芙和塞巴斯蒂安也都住在这里。只是塞巴斯蒂安的房间在楼下,而他们的房间则是在最顶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踏出电梯门,便是幽长的走廊,地上铺着猩红纯手工地毯,踩在上面柔软无声。顶楼的房间并不多,左右两头的门是两扇厚实的大门,门把雕着繁复的花纹,在灯光的照射下,折射着明亮的光辉。

        吉拉维芙冲着他们挥挥手,“你们先回去休息休息,咱们待会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绎,和奶奶说再见,”洛宁珂一手抬起,另一手则是搭在洛绎的肩膀上,轻轻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虽然一开始挺不适应这么年轻而且好看的奶奶,不过刚才吃饭的时候,吉拉维芙态度温和,又一个劲地和他说话。所以这会他心里已经差不多接受了,所以酝酿了半天,冲着她低声地叫了句:“奶奶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吉拉维芙都准备离开了,一听他叫奶奶,便又走过来,在他脸颊两侧亲了又亲,欢喜道:“我的甜心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目送着吉拉维芙进了房间之后,才进了另一边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入住的是酒店的总统套房,不仅有三个卧室,还有会客厅、以及吧台,领着他们进来的是客房部的经理。原本他还想简单介绍一下房间的情况,而盛瑭则是直接脱了身上的西装外套,一气呵成地解开了衬衫的扣子,沉声问:“我们的行礼送上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礼我们已经替您,摆放在了您和太太的房间里,”客房经理是个极会看眼色的人,所以盛瑭一开口,他便很恭敬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站在旁边,被这一声太太叫的有些尴尬。可谁知盛瑭却在此时突然转头,问道:“盛太太,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才被客房经理这么叫,她还只是有些窘迫,可她没想到,盛瑭居然也会这么叫她,她一张脸蛋,登时唰地一下就红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瞪了他一眼,好在盛瑭逗了她一下后,也没打算真让她窘迫到底,便让客房经理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和洛绎去看房间的时候,才发现次卧无论是房间布置还是摆设,都是为小男孩准备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困了吗?妈妈哄你睡觉好不好?”洛宁珂见他兴致勃勃的样子,便一把将这小家伙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洛绎不仅不困,还特别兴奋地指着窗外说:“妈妈,你看外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店外面就是海景,周围又有各种摩天大楼,小家伙头一回见到,难得兴奋。不过洛宁珂怕他这会兴奋过头了,赶紧去箱子里找出他的睡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一回来,就看见洛绎拆开了刚才吉拉维芙和塞巴斯蒂安给的红包。说实话,他们两人拿出红包的时候,连洛宁珂都吓了一跳,毕竟这两人可完全是外国人,居然会这么懂得中国人的礼节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盛瑭此时也换了一身宽便的衣服,坐在床边,陪着洛绎一块数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数了一遍之后,洛绎小脸红扑扑地对盛瑭说:“爸爸,这个红包真的是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点了点头,不过却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,摸了下他的脸颊,说道:“当然是给你的,奶奶很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说到这里,盛瑭顿了下,随后看似不太在意地问了句:“你喜欢奶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将手里的钱拽地紧紧地,嘴巴抿地紧紧的,似乎生怕自己回答的不好,爸爸就会把红包收回去。不过他还是很给面子地说:“喜欢,我很喜欢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还是提了小小的意见,“我只是有点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听到这里,忍不住笑了,她没想到洛绎居然还用会不习惯来形容自己的感受。洛绎在听到她的笑声之后,抬头忍不住辩解道:“我只是觉得奶奶太好看,不太像奶奶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儿子的这句话,洛宁珂真是打心底赞同。按理说吉拉维芙年纪应该和杨明珊差不多,可洛绎叫杨明珊奶奶的时候,可是一点都不觉得不习惯。而吉拉维芙不管是打扮还是样貌,都年轻地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听见儿子的话,倒是笑了下,说道:“你把钱收起来,现在该睡午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我能保管这个红包吗?”洛绎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再次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要的话,也可以不给她吗?”洛绎眨了眨眼睛,睫毛扑簌扑簌地扇,浅灰色的眸子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肯定地保证:“就算妈妈要,也不用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耶,我睡觉了,”他立即把钱收了起来,拉起旁边的薄被,就把自己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盛瑭出来之后,洛宁珂看着他,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尴尬。她指了指另一边的房间说:“我已经把我的行礼拿到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她还没说完,突然腰身就被手臂勾住,整个人被撞在了墙壁上,咚地一声,是背部贴上去的闷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的唇瓣就被对面俯身而下的人衔住,温热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窜。气氛一下子热到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许久之后,突然停住,在她的耳边轻声问:“你想去哪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