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52.chapter 52

52.chapter 52

        第五十二章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接通电话,听到一个陌生的男声时,先是一愣,随后等对方说了自己的名字时,她的表情有些压制不住的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拿着手机往旁边走了两步,冷淡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她没听几句,便冷淡地回复: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什么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洛绎还想和盛瑭说话,不过他做个个噤声的动作,便搂着他一起看着洛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走了两步,站在靠近阳台的地方,外面夕阳西下,远处天际的火烧云印在玻璃窗上,照着她脸上的表情越发地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回了句:“以后请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也不知说了什么,洛宁珂这一次连话都没有回,直接就挂断电话。等她回头的时候,就看见父子两人正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是谁啊?”靠在盛瑭怀里的洛绎,迅速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脸上依旧残留着未退的冷漠,此时洛绎的童声童语让她扬起嘴唇想露出个笑容,可半晌脸色还是极不好看,“没事,就是个推销保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***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洛森被挂断电话后,还有些怅然若失。这么些年来,他明明知道洛宁珂过的不好,可还是没想过和她见面。当年离婚的时候,宁珂母亲对他恨地太厉害,让他指天发誓,一辈子都不许回来找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秋如君后来怀孕,她乃是高龄产妇,所以身体不是很好。洛森一边要照顾秋如君,一边又要接手公司的事情。所以时间一长,他也就没有过多关心洛宁珂母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来秋如君到国外生产,又因为秋恺身体不好,他们一直在加拿大待了三年左右才回到国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洛森才无意中发现,洛宁珂居然没有上大学,而是未婚怀孕。而她的母亲也因为病痛无法忍耐,从医院的顶楼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他也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恍惚地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后来他偷偷回了家里看了宁珂,看着她一个小姑娘抱着个孩子进进出出,他通过从前的朋友也打探过宁珂的情况,这才知道她的经济状况十分糟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母亲去世之后,她两个舅舅就把一切责任都推在了她的身上,不仅断绝和她的往来,也严禁她母亲那边的亲戚和她再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洛家这边,洛森是独生子,当时他就是因为母亲病重,才匆匆选择和宁珂母亲结婚的。而婚后没几年,他母亲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洛森再回头想起时,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发生了逆转。他和秋如君两人乃是大学同学,她是千金大小姐,而他只是个穷小子。所以两人没能走到最后,毕业之后,他被分配到单位里做财务,而秋如君则通过家中的关系,搞起了进出口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再次见面后,秋如君的丈夫早逝,而他自己和宁珂母亲的婚姻虽不说是多么的美满,但也算和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潭死水般的中年生活,就在他和秋如君的重逢之后,竟是生起了这样的波澜。他和秋如君两人刚开始还只是偷偷见面,发展到后面,便如**般,只觉得曾经青春的激情又重新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选择离婚,但是宁珂母亲当时死活不同意,两人闹地挺厉害,她甚至还到自己单位去闹过。而那时候秋如君正好提议让他辞职,到她公司里面帮忙,所以洛森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辞职,甚至很快就搬离了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记得自己走的那天,正好是清明节,外面下着毛毛细雨。他东西收拾好了,正准备提着出门,就撞上穿着雨衣从外面回来的洛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宁珂看着他还是惊喜的,因为他已经好久没在家里出现。可当她的目光在他的行礼上落下时,她整个人一下子犹如受到了惊吓般,迅速地撇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身后是宁珂母亲哀哀地哭泣声,这个坚强的女人在经历了最初的反对、闹腾以及不顾一切地搅和后,终于是彻底地没了力气,露出软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走?”洛宁珂终于又转过头看着他,她穿着红色的雨衣,身上的水珠滴滴落落,迅速在脚边形成一圈水晕,而白色的运动鞋已经湿透了,就连灰色长裤的裤脚都湿地在滴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森一向喜欢这个女儿,她几乎继承了自己的所有,无论是相貌还是才华。比起她样貌平平的母亲,所有人在见到他们一家三口的时候,都会夸赞,女儿长得真的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宁珂从小到大,从没让他烦心过。她长相甜美,性格乖巧,上学成绩也永远是名列前茅。就连自己当初心心念念却没能上成的振源中学,她也以第一的身份考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宁珂是他的骄傲,所以洛森忍不住伸手想要抱住面前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却放佛第一时间察觉了他的意图,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珂,爸爸会回来看你的,”洛森见她拒绝自己,终于忍不住开口哀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的发丝间都带着雾蒙蒙的水汽,一抬头一缕湿透的长发便落在眼前。可她看着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,从小到大她最以为骄傲的爸爸。此时却觉得心寒,所有的亲情,所有的朝夕相处,都比不过那一时的激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以为抛妻弃子的事情,不会发生她的家里,因为她的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。可是等她长到足够大,才发现有些男人他之所以会表现的这么好,并不是因为他足够爱你,而是因为外面的诱惑不够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那天的记忆,洛森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,可谁知此时坐在沙发上,他竟然一个字都不差地记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听到他说了这句话后,一直坐在沙发上捂脸哭泣的宁珂母亲,突然站了起来,冲到他们跟前,一把将洛宁珂拉到家里,指着他的鼻尖就骂道:“洛森,我和你签字离婚的时候,你可是答应过我,不许打小珂的注意。你要是再敢见她,我就和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是不可理喻,宁珂也是我的女儿,我可以答应你,让她留在你身边,但是让我不见她,你未免太过分了,”洛森横眉冷对,脸上戾气突然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宁珂及时拉住她妈妈,伸手握住她的手掌,看着洛森,轻声说:“你走吧,我们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森一脸震惊,似乎不能把这么冷静地她,和往常时常抱着自己手臂撒娇的小姑娘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不滚?”旁边的宁珂母亲,已经擦干了眼泪,又恢复厉害的模样,指着他就让滚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套房子乃是洛森单位的房子,只是后来他们出钱买了下来。这次离婚,洛森算是放弃了一切财产,净身出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行礼被扔了出来,宁珂安慰她妈几句,上前走了几步,将门缓缓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合,父女两人居然真的有八年未见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洛森手中的手机滑落,而此时大门被打开,就听到秋恺的声音,他似乎在和谁说话,一会英文一会中文,说地着急了,就是一连串英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”秋梓熙进来,和洛森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洛森没想到是她回来,立即站了起来,问她:“你不是去日本拍摄?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云城的朋友出了点事情,所以要马上回去,”秋梓熙语意不详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她进来的秋恺,一听说她居然要回云城,立即大声喊道:“我也要回去,我也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恺,不许和姐姐胡闹,”洛森立即教训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秋恺不仅不怕他,反而冲着他做了鬼脸,继续拉着秋梓熙的衣摆,喊道:“姐姐,我也要回去,你也要带我回去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回去有正事,没空带你玩,”秋梓熙白了他一眼,便挥手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秋恺原本就没站稳,她这么一推,就把他推倒了,整个人往后仰摔下去,要不是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,只怕得摔地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一见他摔倒了,也挺慌张,赶紧上前把他抱了起来。而秋恺则是立即哭了出来,这会轮到他把秋梓熙推开,跑到洛森身边,抱着他的大腿就不停地哭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也不是故意把他推倒,所以这会有点不好意思,对洛森说道:“爸爸,不好意思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小恺确实是娇气了点,”洛森低头看了一眼,虽然脸上还是一副笑意,可心底却叹了不止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秋如君生秋恺的时候,已经四十岁了,所以对秋恺难免宠溺太过。洛森倒是想要管教,可每次他一冷下脸,这小家伙就去搬救兵,就连他的岳丈都说过他几次,不该这么打骂孩子。可秋恺出生之后,他别说是打骂了,就连骂都是极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,”洛森低头看了他一眼,又哄他:“你妈妈今晚就会回来,到时候爸爸和妈妈一起带你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就算他再怎么哄,秋恺还是一个劲地哭,洛森看着他像个小女孩一样,动不动就哭,不由有些上火,可刚要训斥,不知怎么,突然想起刚才那通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宁珂冷漠地和他说,以后请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在廉政公署又一次请联合中国的人过去作证时,此前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的联合公司的前任财务总监,终于重新出现在香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一入境,就迅速被廉政公署的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之后,廉署的人便亲自到酒店,请塞巴斯蒂安配合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不过几日之后,廉署公署便对外正式撤掉了对盛瑭的怀疑,将他只列为证人。而在这个消息发布之后,联合中国迅速地开了一场发布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穿着一身黑色修身西装,在助理的陪同下,到了发布会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记者会也进行地格外顺利,一直到最后一位记者,拿着话筒问他:“盛先生,请问对于这次廉政公署对你的指控,你还有什么最后想补充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律证明了,我从不违反法律,”盛瑭对着记者笑了下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松柏般玉立在大厅正中央的人,此时面对着对面无数的镜头,淡淡地微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电视上耀眼如星的人,嘴角扬起点点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她旁边沙发上的手机震动了,她拿起看了一眼,笑意更浓,随手打上一句回复:不见不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