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57.chapter 57

57.chapter 57

        第五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看着他,一脸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段韩修则是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脸上扬起笑容,只不过他面颊过于瘦削,这样的笑容反而看地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内的气氛一时变得僵硬,而秋梓熙在心底思虑了好久之后,还是收回了脸上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千万不是一笔小数目,我一时真的拿不出来,”她冷静地说道,这种时候,她反倒是不慌不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如今是段韩修有求与她,所以他们之间还可以再商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笑容微敛,似乎在静静等待秋梓熙下面的话。但她没有继续往下说,因此两人之间出现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一片漆黑,就连路灯都没有。也只有车内这昏黄的灯光,在黑暗之中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给你这笔钱,你必须将那辆车交给我,”秋梓熙勉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瞧着她脸上强忍的怒气,知道她此时的心情。但对于他来说,现在真的是到了生死关头。虽然白日里,他在手下面前装作不在乎的模样,可那也不过是勉强撑着架子。如今自己背后的靠山要倒了,而他的公司也在被调查。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定罪名,但是段韩修明白,这不过就是早晚的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我需要现金,”段韩修又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盯着他看,这一次她没有立即开口。其实在和段韩修的讨价还价之中,她也在预估着这个男人目前的处境。只是她没想到,居然会差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秋梓熙对公司经营不了解,但她出身秋家,从小到大,也算是见过不少官员的落马。原本和自己读一个幼儿园或是小学的小伙伴,突然有一天就不见了。等回去问了家长才知道,原来是父母出了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当她听到段韩修说要现金的时候,心底一瞬便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千万现金不可能,我只能给你五百万,”秋梓熙毫不客气地砍掉了四分之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双手握着方向盘,看似随后用着食指在敲打方向盘,但是双手手背却是隐隐地暴起了一根又一根青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五百万太少了,”段韩修想到不想地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转头看着他,冷静地说:“那看来咱们是谈不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紧紧抿着唇,眼睛盯着她,似乎是在考虑她说这话的意思,又或者是在考虑自己接受这个条件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千万,不能再少了,”段韩修突然冷笑了一声,他又威胁性地提醒道:“我想对这辆车有兴趣的,可不止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混蛋,”秋梓熙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毫不在意,他说:“当初你撞了盛瑭,便驾车逃逸。要不是我帮你藏起这辆车,你以为这件事会这么轻而易举地了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死死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当初段韩修不过是个略有些起色的小混混而已,看着几间酒吧的场子。要不是秋梓熙因为好奇,跟着别人去酒吧,两人根本不会认识。但那时候段韩修一见到她,就喜欢上了她,再后来得知她那样的身份之后,更是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秋梓熙出身那样的家族,又怎么会看上段韩修这个又穷酸,出身又不好的小子。再加上盛瑭的出现,更是让她对段韩修嗤之以鼻。毕竟一边是豪门贵公子,一边又只是一个不上道的小混混,但凡有脑子的,也该知道选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选择了盛瑭,但盛瑭对她,却也和她对待段韩修那般,从未放在眼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当后来,她得知了那件事情之后,终于再也忍受不住。她居然开着她妈妈的车子,将盛瑭撞了,而且撞人之后,她也不停地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车上的血迹以及车头撞地凹陷下去的一大块,想着盛瑭被车子顶地飞起的模样,真的是太害怕了。所以她根本不敢和家里人说,那时候她就想到了段韩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段韩修那时候虽然才二十几岁,但到底比她经历的事情多,让她别害怕,将她留在了自己家里,他便将车子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个暑假里,她战战兢兢,一个都不能安宁。但是后来得知盛瑭没有死,她害怕地险些昏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最后消息传来,说他失去了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她一直和段韩修在一起,可是越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,就越是明白他们之间的差距。他那些满口粗话,什么都不懂的兄弟,他们身上那些劣质的纹身,以及永远看起来肮脏又散发着恶心气味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那时候虽然已经有些钱,但是每每那些钱都会被那些兄弟借走。所以秋梓熙和他在一起,不是泡吧就是去那种街头小吃吃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幸亏那时候她妈妈怀有身孕,去加拿大生产,她这样荒唐的生活,才没有被家里人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后来,段韩修的一个兄弟因为打架被砍、死,秋梓熙才明白,这个男人未来的命运,或许就是死在某个街头的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她果断地选择了出国留学,去了英国之后,就极少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去了英国之后,因为愧疚还曾去拜访过盛瑭。但当她在庄园里,看着正坐在草坪里晒着太阳的男人,他一袭白衣白裤,回头看着她,轻笑说:hello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又是一段解不开的孽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盛瑭虽对她客气,但从始至终都只是视她为朋友。因此在英国的这么多年,即便他身边从没有过别人,她也从未走近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修,你不要这么逼我,”秋梓熙终于忍不住重新叫出这个名字,虽然离开许久,虽然再重逢之后,他们又曾经有过一段并不稳固的关系,但是这是她重逢之后,第一次向段韩修示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听到这个名字,段韩修扬起嘴角,露出一个恶劣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声问:“怎么,现在又想起我的好?现在知道跟我求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修,”秋梓熙伸手想要去抓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段韩修却毫不客气地将她的手甩开,他说:“像你这样有钱人家的孩子,是不是觉得玩弄我这样的人很有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没有说话,可就在此时突然车内传来一声悠长地呻吟。秋梓熙被吓了一跳,正要转头找,却看见段韩修将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,那一声呻吟就是从手机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便是一声接一声的呻吟,而其中还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声,秋梓熙在明白这是什么声音时,还微微红了脸,眉宇间还隐隐浮现出不解的表情,似乎不理解段韩修为何突然放这段音频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:“啊,啊,就是那里,快顶那里,好舒服,好舒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的脸色惨白,眼睛瞪着段韩修,嘴唇不停地颤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当真以为自己魅力无敌吗?以为你当初那么抛弃我之后,只要你回来勾勾手指头,我就会像狗一样地爬回你身边?”段韩修讥诮的看着她,手中的音频还在响着,而对话越来越多,甚至连她的名字都被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听着耳边自己淫、乱的叫喊声,立即摇头,喘着粗气说:“不行,你把这个还给我,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说完,她已经动手去抢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段韩修是个男人,秋梓熙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。她刚动手,整个人就被段韩修压在了车子上,他从副驾驶钻了过来,两个人挤在驾驶座上,而此时整个人驾驶座霍地往后一倒,秋梓熙便被他压在了身子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她的短裙已经被掀到腰间,白色丝质内、裤便被毫不留情地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今天不想上你的,不过我在你身上也花了那么多钱,你被多睡一次,又有什么关系,”段韩修脸上浮现出低劣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整个车子便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*

        秋瑾一直陪着洛宁珂在沙发上坐着,反倒是洛绎玩地挺逍遥自在的。他正在玩自己的遥控飞机,这可是爸爸给他买的,只是妈妈不准他在屋子里面玩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会他正拿纸巾擦飞机,他的玩具现在都是自己整理,自己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别太担心,”秋瑾坐在一旁安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”洛宁珂正说完,就听见楼下汽车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绎拿着飞机就冲到窗口,看着外面的车子,转头对沙发上的两人喊道:“妈妈,外面来了好多车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一听也站了起来,此时她就看见车子在人行道上排成了队伍,而车前的大灯都被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,就听到门口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里面的那扇门,就看见了外面站着的盛珩,她立即又把外面的防盗门打开。洛宁珂一时惊讶地都不知该说什么,她原以为会是陆青来接她们,可谁知居然会是盛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嫂,东西收拾好了吗?”盛珩进来环视了一下客厅,便问旁边的洛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点了点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这么晚还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你说麻烦就太客气了,”盛珩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知道盛珩性格清冷,能说出这样的话,已经是不容易。她伸手招呼洛绎过来,低头问他:“怎么不和二叔打招呼?你之前去爷爷家,不是最喜欢和二叔玩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因为好久没见到盛珩,所以洛绎还有些害羞。但小家伙还真是挺喜欢盛珩的,被妈妈这么一提醒,握着手里的飞机,轻声说道:“二叔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给盛珩介绍了站在一旁的秋瑾:“这是我朋友,也是洛绎的干妈。今晚来家里吃饭,发现那个人之后,她就一直在家里陪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她说完之后,盛珩却是主动伸出手,轻声说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,”秋瑾呵呵干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这才响起来,秋家和盛家乃是世交,估计这两人认识的时间,可比她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盛珩客气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点了点头,洛绎把飞机塞到她手里,一路小跑到另一边把拉杆箱拉着,他整个人也只比拉杆箱高一点点,所以拉着还挺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出了门,盛珩让人把箱子提了下去,而他则是抱着洛绎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跟着洛宁珂一块出门,等他们已经走到二楼的楼梯口,她才低声在洛宁珂耳边附和道:“这个盛家二少爷,脾气挺古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盛珩人挺好的,就是话少了点,”洛宁珂轻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秋瑾瞧着她,一副你很天真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楼下,秋瑾开着自己的车离开,而洛宁珂则是和洛绎坐在一辆车,盛珩坐在前面的一辆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后三辆车一起离开,也算是组成了一个小小的车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我们真的要住爷爷家里吗?”直到这会,洛绎才相信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见他这样问,便抱着他,轻声问道:“那你不愿意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愿意,只是    ……”结果他只是了半天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路上的人极少,所以一路上除了等红绿灯之外,车子几乎没有停顿过。别说洛绎觉得紧张,就连洛宁珂都觉得心跳到不行。她越想越觉得去盛家大宅住,并不是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相对于安全来说,盛瑭的公寓都没有盛家大宅安全。她又是知道盛瑭和段韩修两人恩怨的经过,所以知道一旦真的出事,只怕自己连后果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敢抱着万一的想法,所以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等她牵着洛绎的手,进了大门时,就看见盛纪泽穿着睡衣正坐在沙发上,而旁边的盛珣则是光着脚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回来了,”盛纪泽似乎一点都不奇怪,看着他们只温和地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心底的紧张还没消散,杨明珊就从楼梯口出现,看见他们两个,笑着说道:“终于到了,我还想打电话问盛珩的呢。这都这么晚了,洛绎该困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,我不困,”洛绎一听到自己的名字,立即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进了门,洛绎盯着站在一旁的盛珣,好奇地问:“三叔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纪泽哼了一声,对他说:“洛绎,记住,你以后可不能做错事。要是像你三叔这样,爷爷以后也是要罚你站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珣被盛纪泽当场点了名,脸上有点挂不住,求饶道:“爸,在小洛绎面前,您也给我留点面子,好歹我也是叔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自己是长辈?”盛纪泽哼了一声,手掌在旁边的沙发上拍了好几下,见他左摇右晃的,立即又斥责道:“给我站稳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、走,咱们不在这看你三叔受罚,”杨明珊见状,上前拉过洛绎,而洛宁珂也跟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楼上,杨明珊直接将他们带到了盛瑭的卧室,进去之后说道:“这个房间,我每天都让人打扫的,床铺都是换地最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阿姨,”洛宁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珊瞧她面上微微泛红,笑道:“客气什么,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哎哟,她们正说着话呢,就听见楼下一阵叫唤声,杨明珊也顾不上客气了,立即说道:“盛珣又犯错被他爸爸抓住了,我下去看看,你们赶紧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她离开之后,洛绎听着楼下的动静,问道:“妈妈,三叔是被爷爷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所以你以后要乖乖听话,不然爷爷也会教训你的,”洛宁珂吓唬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么一吓唬,这小家伙还真是乖多了。洛宁珂给他洗了澡,换了睡衣,自己也进洗手间洗澡。结果等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洛绎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到了?”盛瑭在电话那边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嗯了下,盛瑭又问她:“是在我的房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她过了很久,才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希望我现在能在你们身边,”他低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瑭,你真的不用愧疚,我们都很好,”洛宁珂安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早点睡,做个好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是,”洛宁珂轻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我来说,有你,才算是好梦,”他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见他嘴巴跟沾了蜜一般,便打趣道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当她在清晨的第一束阳光中醒来时,眼前便出现这个英俊男人的面孔,高挺的鼻梁淹没在金黄的阳光之中,润泽的薄唇染上一层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床边,安静地看着她,直到她的眼睛睁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