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58.chapter 58

58.chapter 58

        第五十八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来了?”洛宁珂霍地从床上弹坐了起来,而旁边还睡着的洛绎则在床上弹了一下,又往薄被下面滑了滑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穿着在一身家居服,住在床边,两人对视了一眼,洛宁珂捂住脸,从手指缝中露出笑声:“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昨天晚上打电话,结果这个人就一直没露了口风,等第二天就坐在你的床边,哦,不,应该是坐在他自己的床边,才让你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心吗?”盛瑭嘴角上扬,用一种肯定的口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看着他得意的模样,明明想要说不开心,搓搓他的锐气。可谁知到嘴边的话,还是忍不住地笑了:“开心,不知道有多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在被子里滚了一圈的洛绎,终于从被窝里伸出头来,他睁开眼睛,又伸手揉了揉,等看清楚坐在床边的人后,终于忍不住大喊道: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正要笑,小家伙就跟火箭炮一样地冲了过来,将他撞地险些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回来了,”结果洛绎一开口,也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忍不住摇头,问他:“那爸爸回来,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高兴了,”洛绎用地点头,笑地不知有多开心呢。、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该起床了,”洛宁珂听了外面的响动,拍了拍洛绎的小屁股,示意他赶紧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洛绎却一个劲地赖在盛瑭的身上,那模样当真犹如几年未见一般。可明明昨个还是盛瑭送他们到机场,然后今天他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也拍了下洛绎的背,轻声问他:“要不要去洗手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点了点头,穿着比自己两个脚还要大的拖鞋,慢慢地往洗手间挪去。等他进了洗手间,洛宁珂就发现盛瑭一直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顺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不好意思地笑着说:“是不是头发很乱?昨晚洛绎睡地一直不老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说着,她的声音便消失在喉咙间,因为她看见盛瑭站了起来,犹如变魔术一般,拿出一个黑色丝绒盒子,方方正正的,不是很大,看起来就像是装戒指的盒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此时自己的心跳,慢慢、慢慢开始变快,直到盛瑭的膝盖弯曲下来,心脏放佛已经要跳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,想要笑,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蓬头垢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盛瑭真的单膝跪在她的面前时,洛宁珂呆呆地看着这一幕。他打开手中的盒子,黑色绒面上安静地躺着一枚钻戒,钻戒的中间是一颗极大的蓝色梨形主钻,完美的切割让它看起来异常璀璨光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颗主钻周围,则是有很多小钻围绕着,就像是众星捧月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现在求婚很仓促,也不是那么完美,可是,”难得腼腆的人,在低下头一秒后,又迅速地抬起头,盯着她的眼睛问: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吗?”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嗓音,但是一开口,嗓子又干涸地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现在,”盛瑭轻笑,他说:“我可不想再等七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求婚不是应该找一个浪漫的地方,烛光晚宴、鲜花还有音乐吗?”虽然这也是她头一回被求婚,可电影不都是这么演的,怎么到了她这里,就只能在床头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是在她蓬头垢面,牙都没刷,脸都没洗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女主角在求婚这一天,不应该是美美的吗?就算好脾气如洛宁珂,这时都心中无数怨念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被她质问地说不出话,半晌,他才道:“那种只是仪式,如果你想要,我们每天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刚想说你吹牛,结果洗手间的门就被推开,而站在门口,从里面勾着头望出来的小家伙,在看见盛瑭单膝跪着时,脸上浮现出古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洛绎才很为难地问:“爸爸,你犯了什么错,妈妈要罚你跪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眉毛挑起,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,而此时依旧坐在床上的洛宁珂,则是笑得前仰后伏。洛绎眨了眨眼睛,满脸的不解,难道他又说错话了?

        而盛瑭看着拥着薄被,笑地开怀的人,也再不去管儿子,而是举起手中的盒子,又问了一遍:“洛宁珂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突然顿住了笑声,她低头看着跪在地毯上,一脸认真的盛瑭。这一幕,是她从来不曾敢想象的场景,美好地就连做梦都不不会梦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靠近点,”她拍了拍身边的床榻,盛瑭脸上露出疑惑,她歪着头说:“让我摸摸你,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失笑,但还是上前几步,靠在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还没说话,就听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洛绎,勾着头对她喊:“妈妈,我可以帮你作证,你没有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洛宁珂小姐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盛瑭又一次郑重问道,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颤抖,和他以往沉稳自信的声音,听起来很有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长发散落在两旁,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睡裙,一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模样。可就是她这个模样,却要面对这一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缓缓伸出手掌,细嫩的手背,五根纤细匀称的手指,她说: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,”盛瑭在听到这个期待已久的答案时,心头说不出的感觉,就好像是一股热流从心房不断涌出,流向四肢百骸,他抬头看着洛宁珂,嘴角高高扬起:“谢谢你,老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期待婚姻,可时至今日才明白,他所不期待的并不是婚姻,而是因为没有人能让他心甘情愿地走入婚姻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周末,所以盛家的人都留在家中,就连一向忙碌的盛纪泽,此时都在后院里打高尔夫。而盛珣从房间的阳台出来,就看见他正挥杆,一想到昨晚被教训的惨状,他不仅恶向胆边生,喊道:“爸爸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喊得声音太大,别说盛纪泽被分了神,就连二楼房间里的盛瑭和洛宁珂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正抱着洛宁珂,就被她一把推开,她慌乱从床榻上跳了下来,边跳还边喊道:“惨了,惨了,我们起得太迟了,洛绎,赶紧刷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现在还不到八点,早餐还没开始呢,”盛瑭安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推着洛绎进了洗手间,哪里还顾得上听他的话。母子两人拿着牙刷,对着镜子快速的刷牙,好在盛瑭房中的镜子足够大,连洛绎都能勉强看见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洗脸时,洛宁珂先给洛绎洗了,就让他赶紧出去,让盛瑭给他换衣服。等她自己洗脸时,双手捧着水扑在脸上,双手刚碰到脸颊,就感觉到一只手上的异物。她将手掌伸到自己面前,眼睛死死盯着戒指,这一枚任谁看了,都羡慕不已的钻戒,硕大的钻石,完美的切割,精致的设计,比灰姑娘的水晶鞋还要梦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面的人,突然嘴角咧开,对啊,洛宁珂,从现在开始,你应该这么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出去时候,就看见盛瑭已经给洛绎换好了衣服。显然在香港相处的这段日子里,他对于照顾小孩子,已经比之前熟练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换了一身衣裳,便赶紧随着他们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来了,赶紧过来坐,”杨明珊正准备去后花园叫盛纪泽,就看见他们一家三口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连忙打招呼,倒是洛绎嘴甜地问:“奶奶,你要去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要去叫你爷爷吃饭,”杨明珊先前倒还说对盛珩结婚的事情不着急,可如今老大家的孩子都七岁了,这会听见小家伙一口一个奶奶叫地亲热,她恨不能盛珩明天就结婚就好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她还笑话那些一个劲催子女结婚的朋友,如今看来,这真是年纪上来了,就喜欢孩子,看见孩子就眼红,恨不能自家儿子也赶紧生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也要去叫爷爷,”洛绎一听,立即要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珊笑了,伸手招呼他:“那你跟着奶奶一块去叫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走了之后,洛宁珂吐了一口气,盛瑭转头看她。她吐了吐舌头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看见阿姨总是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婆媳关系就不好相处,更何况,这位还是继母。洛宁珂总是要拿捏对她的态度,若是太亲近的话,总有讨好的嫌疑,要是太过疏远的话,又显得生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嘴唇微抿,露出一丝淡笑,“平常心就好,其实说不定她见到你也紧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会,”洛宁珂可不相信,毕竟杨明珊再怎么说,也是大家闺秀出生,又当了这么多年的盛夫人,怎么可能看见她紧张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撇头笑了下,便揽着她的腰,往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盛家的餐厅宽敞又明亮,餐桌正上方是精致繁复的水晶吊灯。此时桌子上已经摆了不少盘子,都是早点。洛宁珂看着厨房半掩的门里,阿姨正在忙碌,似乎还在准备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看看,”洛宁珂想了下,还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没阻止她,一人独自在餐桌上坐着。没一会,就听见客厅里的动静,不用回头看,他都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珣进餐厅的时候,没想到就坐了盛瑭一个人,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下,便赶紧轻手轻脚地走到椅子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顺手拿了旁边的牛奶,用自己的杯子倒了大半杯,只是倒完之后,放在他旁边的位置上。盛珣一向和盛瑭没什么话聊,他也赶紧给自己倒果汁,闷头喝了半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洛宁珂将阿姨熬好的粥端出来时,就看见他们兄弟两人相顾无言的场面,这气氛不说千里雪封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珣原本见厨房有人出来,还以为是他妈妈,不过一转头就看见洛宁珂。他这才明白,为什么他大哥一个明明应该在香港的人,才会一大清早就出现在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昨晚喝了那么多的酒,又被盛纪泽一顿教训,都快把洛宁珂和洛绎来家里住的事情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洛宁珂端着白色砂锅,赶紧站了起来,客气道:“大嫂,我来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”洛宁珂笑了下,身后的阿姨已经跟着过来,桌子上放了一块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珣又重新坐了下来,只是这一次,他的目光好巧不巧地落在了洛宁珂的手掌上,而她纤细手指上的钻戒,显得异常夺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露出惊讶的表情,还没来得及说话,盛纪泽便领着洛绎笑呵呵地走了进来。洛绎跟在盛纪泽旁边,手里还拿着比他人还要高的高尔夫球杆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餐厅之后,盛纪泽脱了手套,指挥孙子:“洛绎,你把爷爷的球杆放在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绎听话地把球杆放在墙边,就看见爸爸正招呼自己过去坐着。他自己爬上椅子上坐着,因为他坐在了左手边第一个位置,所以旁边就是盛纪泽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纪泽笑呵呵地对盛瑭说道:“下次让洛绎跟我去打高尔夫,让他给我去拿球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笑了下,倒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纪泽尤嫌不够似得,又指着他们两个不满地说道:“都说多子是福气,我看我生了你们三个,全都剩下气了。还不如洛绎一个贴心,你们想想和我打过几场高尔夫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继续没说话,要说盛家最不孝顺的,估计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盛珣缩了缩脖子,不服气地说道:“爸,我倒是愿意和您一起去,可你不是嫌我球技太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知道自己球技差,那就去好好练练,多练几次不就好了,难不成你是榆木脑袋?”盛纪泽一大清早倒是精力十足,开始教训起儿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珣昨晚就被骂了一顿,这会又被教训了一顿,自觉十分委屈。结果被盛纪泽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,哼了一声,端起身前的果汁又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纪泽环视了桌子,见盛瑭一家三口都在,又看了眼盛珣,这才问:“盛珩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还在睡呢,我听阿姨说,他昨晚半夜睡得很晚,”杨明珊说的时候,口吻不自觉带着几分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纪泽点了点头,也没让人上去喊他,就自顾自地吃起早餐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盛珣朝洛宁珂这边看了好几眼,有几次被洛宁珂撞见了,还假装不在意地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心底也疑惑,正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得罪了这位盛家的小少年时候,盛瑭突然放下了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珊看了眼,询问道:“是不是咖啡冲地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是我想和爸爸商量点事情,”盛瑭看了眼盛纪泽,语气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明珊一听不关自己的事情,便闭口不言。倒是盛纪泽看了他一眼,有些不悦道:“有什么事,不能吃过饭再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是喜事,所以想趁着大家都在的时候,说一声,”盛瑭微微放松了表情,他不笑的时候,会显得格外冷漠,所以这会脸上噙着几分笑意,倒是确实有点说喜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纪泽此时抬头看了一眼盛瑭,淡淡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向宁珂求婚成功了,所以我想过几天就去登记结婚,”盛瑭对着全桌的人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这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炸弹,虽然盛珣已经看见了洛宁珂手上的戒指,但还是露出吃惊的表情。而杨明珊则是抬头看着他们两人,先是皱了皱眉,后来又大概觉得这个表情不好,又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盛纪泽一副不是很惊讶的样子,此时盛瑭伸手将洛宁珂的手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婚礼的事情,你是想让我给操办,还是你自己做主?”盛纪泽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侧目看着盛瑭,只听他骄矜地说:“当然是先听听宁珂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别说洛宁珂立即红了脸,连盛纪泽都狠狠瞪了他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