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60.chapter 60

60.chapter 60

        正维集团如今尚处于调查阶段,但公司的实际经营并未受到影响。所以不少人还是觉得段韩修会度过这次危机,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,他居然会失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消息准确吗?”盛瑭表情未变,手背抓着马背上的马鞍,将马勒住。前面的工作人员回头看了一眼,也赶紧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洛绎原本正坐地高兴呢,结果突然停住了,他不高兴地望过来,“爸爸,往前面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挥挥手,让工作人员带着他去溜达几圈。而自己则是跟着盛珩,沿着马场的围栏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珩望着前面,说道:“虽然目前没有对他立案调查,但是最近一直有人在跟踪他。前天开始,跟踪他的人就失去了他的踪迹。所以现在他们在怀疑,他是潜逃出了云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头沉默了许久,才开口:“这只是最好的结局,但如果他还留在云城,必须得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这个人和他结仇太深,先前他帮塞巴斯蒂安对付自己,两人之间就断没有缓和的可能。塞巴斯蒂安还是盛瑭的亲舅舅,他都能逼地他放弃公司的一切权利,对于段韩修,他自然更不可能心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就算我们不找,纪检部门也不会放过他的,”盛美集团虽然和段韩修的公司,没有商业上的来往,但是盛珩到底在云城商界也算是个人物,对于正维集团的消息,他知道的必然比其他人都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如今还只是调查阶段,但是段韩修这一次涉及的,可不单单是贿赂问题。之前云城的某位大人物就已经被纪检委盯上,而这位大人物一直以来就是段韩修的靠山。在他当政的时候,但凡不入流的事情,听说都是交给段韩修去做的。所以他这一次被查,段韩修被牵累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盛珩没想到,这个段韩修倒是个人物,一瞧着风头不对劲,便溜之大吉了,居然连这么大的家业,说扔了就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点了点头,但心底还是没有彻底放心,他说:“昨天那个人,你说会不会就是姓段的派来监视他们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珩这一次没有反驳,先前他也只以为老大,这是关心则乱。现在才发现,有些事情虽然小,但说不定就是影响大局最重要的那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如今自身难保,只怕潜逃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主动招惹我们,”盛珩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抬头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洛绎,他正住在马背上,看起来怡然自得。没想到这小家伙倒是适应地快,之前还害怕地不敢上马,这会却已经体会到了骑马的乐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国不是有句老话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”盛瑭转头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珩点头,嘴角微扬,他没想到盛瑭常年在国外,居然还会知道这句话。他点头,说道:“如果你实在不放心,在找到段韩修之前,大嫂和洛绎以后出入,多派几个保镖保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家中的秋梓熙正一脸烦躁地坐在沙发上,她先是打了一个电话出去,聊了十几分钟之后,这才挂断了电话。而她刚挂断电话,洗手间的门就被打开了,只见一个男人只围着一条黄色浴巾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吃的吗?”段韩修顶着湿漉漉的头发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面色冷漠地看着他,半晌都没动弹。段韩修也不在意,自己往厨房走去。等打开冰箱,看见里面除了面膜,什么吃的都没有,不由嗤笑一声,冲着客厅喊道:“秋梓熙,你说你还是个女人吗?冰箱里连点吃的都没有,你们这些女明星是不是成天都不需要吃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客厅突然传来一声咣当巨响,听起来是玻璃摔了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随后砰地一下,将冰箱门摔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是要甩脸色给我看吗?我还真告诉,就算老子真成了逃犯,你也别想继续过好日子,”他捏住秋梓熙的脸颊,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同样不甘示弱地看着他,半晌突然笑了一声,她说: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演了这么多戏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咧嘴一笑,双手继续捏着她的脸颊,问道:“那你说说,我为什么要演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靠山倒了,你也要跟着倒霉了是不是,不过你哪里能甘心。你是想从我这里找机会吧,你拿我撞盛瑭的事情吓唬,无非就是想让我向你求饶罢了,你以为就能和我舅舅搭上关系吗?”秋梓熙一脸冷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原本嘲讽的笑容,也慢慢僵住。而秋梓熙看到这一幕,笑得越发得意。她说:“怎么,被我戳中了,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我只要钱,”段韩修突然松手手掌,秋梓熙正要伸手摸自己的脸颊,可他的手掌却在下一瞬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脖子上的力道太过厉害,让秋梓熙忍不住挣扎起来。可是她越是挣扎,对方手上的力道却越发地厉害。这一次秋梓熙,感觉到他好像真的想要杀了自己,所以一个劲地抬脚去踹他。段韩修腰腹间围着的浴巾,在两人搏斗期间也被弄掉了。秋梓熙此时已经被他掐地眼睛微凸,面颊通红,她忍不住抬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”一声痛呼,段韩修想也没想,一个巴掌便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一巴掌过来,两个人都像是冷静下来了一般,互相看着对方。最后段韩修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,他捡起地上的浴巾,盖在身上,忍不住撇嘴:“女人的心,还真他妈的够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这句话要是之前说,我还能说你聪明,”段韩修回头望了她一眼,呵呵笑了两声,此时他眼中露出一抹恨意,他之所以走到这一步,和面前的这个女人断然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咽不下她当初离开的怨气,他也不至于真的和盛瑭那个没用的舅舅联手。如今什么好处都没得到,还险些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。段韩修知道自己这次要是真的进去了,没个十年别想出来。先不说这十年如何,他要是真进去了,他的公司只怕立刻就被别人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真到他再出来,那时候可真是什么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出身不好,他如今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拼出来的。如果这一次,他就这么认命,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今晚你不把钱准备好,会有人把视频发到网上的,”想到这里,段韩修突然笑了一下,他伸手拍了拍秋梓熙的脸颊,轻笑着说道:“你可是出身高贵的千金小姐,你说你那些小粉丝,要是看见你那么浪,能受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恶狠狠地盯着他看了,但最后还是示弱说道:“我刚才已经打电话联系了我的财务,她会帮我把钱准备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乖嘛,”段韩修鼓励性轻拍她的脸颊几下,又说:“我饿了,你让人送点吃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还是又说了句:”不过可不能让别人知道,我在你家里,毕竟如今我的名声可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说完,便进了卧室。秋梓熙看着他犹如在自己一般逍遥自在,气得牙齿险些咬碎。可是就算是再生气,她还是打电话叫了外卖。如今段韩修就是个光脚的,她这个穿鞋的,自然是硬抗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秋梓熙看着他这么着急要钱,便不由沉思起来。关于段韩修的事情,她之前也旁敲侧击地问过两个舅舅,只是她大舅舅一向为人古板,工作上的事情又不喜家人插手。所以她刚开口,就被训斥了一顿。倒是二舅舅透漏了一点消息,这次段韩修之所以会被调查,完全是因为他在云城的靠山,被上面的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段韩修帮这个靠山,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。所以这个靠山一倒,他作为马前卒,自然也不会落得好下场。而如今看来,段韩修这么着急要钱,只怕也就是为了潜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秋梓熙的心登时焦虑。如果段韩修真的逃出去了,而且一辈子不回来了,那她就算是给钱买了个平安。可如果段韩修逃出去,但在外面的日子不好过,那自己在他手里的把柄,岂不是随时随地都能被他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为什么不去死,秋梓熙恶毒地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对她来说,只有他死了,才是真正的一了百了吧。秋梓熙的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卧室,可是偏偏她什么都不能做,如果段韩修真的死了,万一她的视频还是泄漏了出去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等过了一个小时,秋梓熙点的东西送了过来。她看着桌子上依旧还温热的食物,环顾了四周,直到一个声音把她叫醒:“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因为听到外面的动静,主动出门。此时他身上穿着的是最普通的长裤短袖,只是他一向身材高大挺拔,就算是这样依旧惹眼。之前他也是易容了一番,这才进了秋梓熙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自己常用的两个手机都没带,除了身上带着证件外,便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我今天会给你,但是我的视频,你必须全部都给我,”秋梓熙盯着他的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轻笑了一声,虽没说话,意思却是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鬼使神差之间,秋梓熙突然开口说:“我还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挑了挑眉,正想问她有什么条件时,就见她咬牙说:“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条件,我可以再给你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在风平浪静了好几天之后,洛宁珂对于盛瑭的过分紧张,还是觉得好笑。她原本是打算搬回去住的,只是盛瑭觉得之前的小区太过老旧,坚决不同意。于是最后为了洛绎,她自然也不敢马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三口搬进了盛瑭之前所在的公寓,洛绎对于搬过来倒是有点怨念。因为这里虽然大,但却没有小朋友和他玩。洛宁珂怕他待在家里一个暑假真的会闷坏了,干脆给他报了个兴趣班。一开始,她的意见是去学乐器,但盛瑭表示学乐器,请家教回来就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想了想,最后给他报了个跆拳道班。她第一天领着洛绎去的时候,就看见一班小家伙穿着白色道服,各个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很多证据都显示,段韩修已经潜逃出了云城,但是盛瑭还是不敢大意。每次洛绎出门,他都会派保镖跟着。不过保镖穿着都极低调,一般都是装作在外面等孩子的家长,倒也没有引起什么议论。至于洛宁珂这边,她是坚决不同意盛瑭给自己配保镖的,毕竟她一个普通上班族,出门带两个保镖,这像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洛宁珂这几天忙地很,因为前期的选角已经开始了。所以她每天要去嘉实公司,但她不会开车,挤公司又太远,经常打车来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去滨江大道的创意园,”洛宁珂一上车就对前面的师傅说了一声,她还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车子开到一半,她电话还没打完,车子就又停了下来。她抬头看着外面,正疑惑,突然另外一边的车门被打开,一个人钻进后座里,她喊道:“你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话,突然腰间被一个尖锐的东西抵住,是上车这人手里持着的东西。她没敢低头看,但也能感觉到,这是一把刀,而此时锋利的刀尖正抵着她的腰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许喊,要不然就要了你的命,”这人听着声音,年纪并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洛宁珂看过很多警匪电影,但当真正面对绑架的时候,她才发现,自己居然镇定地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安静地坐在车子里,而旁边人的刀子一直没松开,而车窗外是,人来人往的马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一直往前开,原本周围还是热闹的街道,但慢慢却开始走偏僻的小路。洛宁珂知道路上有很多探头,而她是在公司门口上的车,所以很容易被拍到是上的什么车子。如果这两个绑匪一直不换车的话,那么盛瑭很容易就能找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事与愿违,就在她这么想没多久之后,车子突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下车,不许喊,不然的话,”旁边的人将刀又刺了一下,洛宁珂被刺地一痛,但还是忍住没喊。

        绑匪换车了,而这一次,她被带上了眼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