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- 63.chapter 63

63.chapter 63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约在哪儿见面,”盛瑭冷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广场之中灯火璀璨,不远处音乐声音响起,不少人正在广场之上翩翩起舞。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平和的表情,远处穿着轮滑鞋的小家伙,这会因为滑地太远了,被身后的父母追着喊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会给盛瑭送东西的小姑娘,已经走远了,她手里依旧提着鲜花花篮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段韩修还没挂断,这一次他没有使用变声器,显然已经是肆无忌惮了。对于他来说,只要拿到钱,就会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窗外,一手紧紧第握着方向盘,一手握着电话,他对对面的人说:“段韩修,我愿意拿钱赎回我太太,所以你不要伤害他们。如果他们出事,就算追到天涯海角,我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”段韩修短促地笑了几声,显然是在嘲讽盛瑭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段韩修,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吓唬你,你跟我要两个亿,也是为了到国外重头开始,钱我会给你,所以你不要伤害宁珂,”商场外面树立的广告投放屏正在播放着广告,发出五光十色绚丽的光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眼眸幽深,悠悠说道:“段韩修,你如果你希望你儿子能平安的话,我把钱给你,你把宁珂还给我。你可以带着两个亿,跟儿子在国外过好日子,完全没必要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,”段韩修的声音放佛是从喉管之中挤出来的一般。因为盛瑭说的话太过突然,所以他一时着了道,竟是反问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不在意地冷笑说道:“你放心吧,如果你乖乖拿钱走人,我不会动你儿子分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盛瑭,”段韩修咬牙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直站在旁边的秋梓熙见他这般模样,登时有些心惊,因为她听不见电话对面盛瑭说的话,所以一点都不知道,他们究竟在说什么。可是现在看情况,似乎段韩修十分生气,又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,害怕,秋梓熙看着他颤抖的嘴角,忍不住想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等着你,”段韩修说了一句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挂断电话之后,秋梓熙立即问道:“怎么样,他说什么时候来,你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吗?他肯自己一个人来吗?我怎么觉得这事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没说话,而是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水瓶喝了起来,一口气灌了半瓶水,他突然将水瓶砸在墙壁上,水花四溅,“这鬼天气,真他妈的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见他发火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猛地喘了一口气,转了一圈,这才对着桌子上的电脑屏幕,只见画面上的人一动不动的,此时更闭着眼睛,似乎在休息。自从洛宁珂被抓来之后,除了刚开始害怕之外,一直都表现地挺冷静自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这会都不忘记补眠,而秋梓熙看着她这幅模样,便不由一口恶气从心头上来。对于洛宁珂,她恨不得她立刻去死,但是如今段韩修却不让自己动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过没,那两个亿,就算他能带过来,你也不一定能弄地走,”秋梓熙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有些迷惑,她不知道段韩修究竟想要怎么样。而没一会,段韩修身边的人就敲门进来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,段韩修点了点头,便示意他出门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现在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,”秋梓熙见他这般神神秘秘的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摇头,嗤笑一声: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让你心满意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好是,”秋梓熙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又问:“你们的船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问这个干什么,是想跟我一起走?”段韩修转头,似笑非笑第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被他这么问,登时一笑,便没有接话。她又没有被通缉,跟着他一起跑路,那岂不是疯了。只要过了几天,让外面那个女人彻底消失,她就什么都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明星又有那样的家庭背景,过什么样的生活不可以。跟着段韩修跑路,那才是最蠢的一条。况且就算她真的出事了,就凭她两个舅舅在,难不成真的会让她进去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找了借口出去抽烟,而秋梓熙则是奇怪第看着他。所以段韩修前脚出门,她后脚也跟着出去了。这是一座海边农家小院,这是段韩修手下一个人的家,从前这里都是出海打渔人家住的地方。只是这几年小渔船越来越不赚钱,不少人宁愿摆个海鲜烧烤摊子,都不愿意出海捕鱼。所以这个地方也渐渐地冷清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就连买吃的,都要开车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刚出了门到了外面的小院,院子里拿着枪的几个人,正在院子里面巡逻。而院墙上面还挂着望远镜,这院子选地极好,但凡有车子过来,远远就能看见。所以这会院墙上,二十四小时有人在值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都是跟着段韩修时间久了的老人,所以他要跑路,自然是带着一帮兄弟。就算有人不跟他走,但这也算是帮他最后一把,更何况这回可是一条大鱼。谁都知道洛宁珂的身份,所以就指着拿到钱,然后大家一起分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抽着烟走了一圈,便走到一个角落,在那里拿出了手机,眯着眼睛看了半天,还是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打了很久,就是没人接听。他心里只觉得不好,又接着打了一个电话。这一次电话被接通了,那边有个明快的声音传来,是个女子,只不过她说的是英文。段韩修在这边想了半天,都不知道怎么开口,而对面已是不耐烦,似乎准备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对面挂断了电话,段韩修还没有开口。不过他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,也算是放心了。因为他听出这是一个黑人女佣的声音,是他儿子的保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吸了一口烟,没想到这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,居然会被姓盛的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他这个儿子也是意外。他这样的人,虽然表面上看似是洗白了,可背地里做的那些事,哪一件都够他蹲大牢一辈子了。原先他也是游戏人间,只是游戏地久了,难免就会出现意外。而这个儿子就是他的意外,那女人是个夜总会小姐,不过是大学生出来卖的,据说是家里面母亲病了,实在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头一夜就是被他包了的,所以段韩修以后去那家就总是选她。这一来二去,谁曾想居然就怀孕了。说实话,他原本是不想要这个孩子,可后来又想通了。他爹妈就生了他这一个,那他也好歹先给老段家留个后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孩子还没出生呢,他就让人给她送去了加拿大,让她在那边生孩子。后来孩子出生了,她就和孩子一起在那边生活了。段韩修每年会过去两次,如今孩子都五岁了,长得像他妈妈多一点,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盛瑭会掌握这个情况,而听他的意思,这是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又抽了一口烟,烟头在黑暗之中,明明灭灭。头顶的夜幕深沉,一轮圆月悬挂在星空之中,只是圆月周围却笼罩着一层薄雾,看起来像是一笼轻纱,让它半隐半现,耳边是隐隐的海浪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据天气预告所说的,今晚会有一场大暴雨。段韩修喜欢下雨,因为雨水会将痕迹冲洗干净,而关于他的痕迹也会在今日彻底的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想到远在加拿大的两个人,心头却不知怎么一暖。他去过加拿大很多次,夏天的时候还好,但冬天却有些冷地可怕。不过也没关系,冬天的时候,他们可以去美国的迈阿密度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又拨打了一次电话。这一次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,是个温柔地女声,她先是用英文问了一遍,随后似乎察觉了什么似得,又用中文问道: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,小杰怎么样?”段韩修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声音登时带着欣喜的口吻:“他很好,我们都很好,”那边顿了一下,又有些担忧地问:“你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很好,”段韩修不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面的人明显有些不相信,迟疑了半天,才开口问:“可我听说国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就回启程离开云城,到时候会去加拿大和你们会合的,”段韩修开口打断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女人听到这话,似乎很开心,止不住地说道:“小杰知道了,肯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小杰人呢,”段韩修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他去隔壁邻居家里玩了,最近隔壁搬了新邻居过来,家里有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。小杰很喜欢,经常找她去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今天就算了,等我回去再陪他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说了一会话,这才挂断手机。等过了一会,他回了房间,秋梓熙看着他的表情,笑着问:“怎么,跟谁打电话呢,这么心事重重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没有搭理她,而是走到房间的角落,将防弹衣穿在身上,又穿了一件冲锋衣在外面。屋子里头没有空调,闷热地厉害,他穿上这两件衣服,立即觉得有点闷地不透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看着对面的秋梓熙,她一直穿着长裤长衫,头上还带着一顶帽子,就连在房间里口罩都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上。段韩修盯着她看了半晌,忍不住笑道:“你可真够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,却也没在意,问道:“你们定在什么时候交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,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什么时候,什么地点,”秋梓熙上前一步,显然是不死心地想要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心思或许在一瞬间就会改变,或许之前他还真的考虑秋梓熙的说法,但是他现在不想了。原本他招惹盛家,就是下下之策。如果他这次真的对洛宁珂做什么,那么盛瑭肯定也会像他所说的那样,对他不死不休地。就算是为了小杰,他也不能伤了洛宁珂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现在他只要两个亿,只要有这两亿,他就可以在国外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沉地看了一眼秋梓熙,便抬脚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走,你给我说清楚了,”秋梓熙见他不说话,便挡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段韩修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见他这般模样,便知道他只怕是改变了主意。所以她咬着牙问道:“你是不是打算反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外面狂风乱作,吹地院子里的东西呼呼作响,而远处的海浪声似乎越来越大。秋梓熙看着面前的段韩修,脸颊上泛着是怒气,眼睛更是死死地盯着他,似乎想用眼神在他脸上戳中两个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段韩修又岂会在乎她的这种我威胁,只见他淡淡一笑,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他微微往前倾,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小,连他鼻息喷出的温热气息,秋梓熙都能清楚第感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反悔了,”他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段韩修,你这个王八蛋,”秋梓熙怒气冲冲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她的脚抬了起来,就是冲着段韩修的裆部招呼。而段韩修自然也不是善茬,一手精准地握住她的腿,另一只脚则是狠狠地扫向她的另一脚,秋梓熙登时一声惨叫,整个人朝地上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来不和女人动手,只是看来我对你太客气了,所以才会让你这么放肆,”此时秋梓熙单膝跪在地上,嘴里止不住地痛呼,段韩修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秋梓熙的那一丝迷恋,早就随着消失殆尽。而如今的这个秋梓熙,已经不会激起他心底一丁点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冷地笑过之后,口袋之中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对面一个兴奋地声音和他汇报:“老大,他真的换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盛瑭已经按照段韩修信里的要求换了车子。而他手中只拎了一个箱子进了另外一只车子,在上车之前,他已经将车子上的定位系统拿掉了。因为之前按照段韩修的要求,钱是分开装的,所以盛瑭拿了两千万离开,其余所有的钱都留在车子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换车换的太突然,警察那边根本就还没来得及反应。严森坐在副驾驶座上,狠狠地拍了面前的纸巾盒子,旁边驾驶座上的人小声问:“队长,咱们还跟上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,赶紧跟上去,”严森下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盛瑭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后面的车子,显然这会警察已经跟了上来。不是他不相信警察,而是这种时候,他更想要保证的是宁珂的安全。或许对于警察来说,保护人质和抓住犯人,是他们都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盛瑭来说,他唯一需要的就是保护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盛瑭的突然反常举动,严森的小队一时没察觉,最后居然真的让他甩掉了警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段韩修正在看着电脑上的状况,他们早就那辆车上面安装了跟踪器,盛瑭带着警察在路上绕圈的举动,他在电脑上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盛瑭的车子开出了城郊,他的电话又打了过来:“我已经甩掉了那帮警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怎么相信你,”段韩修冷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拿宁珂的命开玩笑的,”盛瑭说道,他说话的时候,一声猛烈地风声从话筒里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外面狂风已经四起,天边原本明亮的圆月,此时也被乌云遮蔽,再也看不见分毫。看来暴风雨真的要来临了,段韩修警告她:“如果你这次敢带着警察过来,我一定会让你老婆一尸两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没有回答他这句话,但是握着手机的手掌却一下子握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挂断电话之后,盛瑭身上的另外一支手机响了起来,是陆青打来的。只听他说:“盛先生,加拿大那边我们已经安排了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们在那里守着,我现在去赎人,”盛瑭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青点头,最后又忍不住加了一句:“盛先生,您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笑了一下,挂断电话之后,手机顺着窗外便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路开着车子往海边而去,此时路上的车辆已经极少,再加上广播里一直宣告着暴风雨的到来,越往海边开路上的车子便越发地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伸手想要拿烟的时候,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地声音,紧接着一连串雨滴打在了他的脸上,雨水倾盆而下,一开始便狂轰乱作,车窗很快被雨水蒙住了视线了。盛瑭将旁边的车窗摇起,又打开了雨刷,终于能见度清晰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季的暴雨本就猛烈,更何况是云城这样临海的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际已漆黑一片,天幕之上连一丁点星辰光亮都没有,只有道路两旁昏暗的灯光照耀着前进的路途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这边也准备出发了,只是外面突然下起大雨,但没有准备雨衣,这会临时也买不到,好几个人骂骂咧咧的。而洛宁珂吃完晚餐之后,便一直沉默地看着屋子上气窗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等旁边的人过来帮她解开绳子的时候,她还有些发愣。只是随后她突然一脚踢了起来,那个人正蹲着,被她一脚正好踢在了眼睛上面,登时疼地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怎么了,”旁边正在收拾东西的人,听见他的喊声,赶紧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那个被踢的人,这会捂着眼睛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旁边有人忍不住上前,扯着洛宁珂的衣袖,就喊道:“你他妈对他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该,”洛宁珂瞪了他一眼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,”说话的人,手掌已经扬起来,似乎随时随地都能扇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的手掌还没落下,就已经被人抓住了。段韩修一脸阴沉地看着这混乱的场景,冷声问:“都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哥,这女人打咱们兄弟,”想要打人的忍不住告状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看着此时正抱着头坐在地上的人,脸上闪过鄙夷,却还是说道:“马上就要去交换赎金了,你要是把她打伤了,到时候她老公要是不交钱,你负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至于,”这人一听,嘿嘿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段韩修亲自给她解开绳子,见她身上单薄的夏衣,又将自己身上的冲锋衣脱了下来,递给她:“外面下雨了,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愣了下,没有立即伸手去接,段韩修见状,又是一声冷笑:就要收回衣服。倒是此时洛宁珂眼疾手快地拿回了衣裳,毫不客气地穿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是值两个亿的人,这会穿他一件衣服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被关了两天一夜,这会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况且这会段韩修带着她离开,只怕也是为了换赎金,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盛瑭,她心里便升起一阵热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一到外面,扑面而来的狂风将她吹地身子一歪,雨水一下子就灌到了脖子里面,就算是在这样的夏日,一瞬间也有种凉飕飕的感觉。洛宁珂立即将帽子带了起来,而前面的段韩修回头看了她一眼,见她这样的装扮,便又回头径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分了三辆车,只是这么黑夜之中,三辆车实在有些明显。但如今也管不了这么多,他们交易的地点就i是离这里不远的一个码头,那里会有快艇等着,只要拿到了钱,就立即上船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上了车子,坐在中间,没一会左右两边又坐了进来两个人。左边的那个她知道是段韩修,只是右边那个穿着长袖长裤带着棒球帽,这会在车子上面都没把口罩给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车子开动之后,外面的雨下地越来越大,车前窗的雨刷器一直在来回摆动,扫荡着堆积在玻璃上的雨水。等车子开出了院子,顺着路走了七八分钟,就上了一条沿海公路。这会外面风雨瓢泼,不远处海浪的声音越发地汹涌,拍打着海岸的声音,放佛近地就在耳边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段韩修都将手机拽在手上,后座位置并不宽敞,再加上三个成年人坐在一起,身体挨着身体,洛宁珂就感觉到两边腰侧都有鼓鼓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她看见这些手中都拿着枪,当时还在暗暗惊惧,这些枪究竟都是从什么地方弄过来的。所以这会她猜测这两人身上,只怕也都带着枪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有开了十来分钟,车子便停了。洛宁珂原以为这次肯定会有很远呢,结果这前后才二十分钟左右,车子就停了。谁都没有下车,就连车子的大灯都熄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着这三辆车子是黑色的,所以在这个能见度不超过十米远的地方,这么停在隐蔽的地方,只怕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会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段韩修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清江码头,半个小时后见,”段韩修冷笑,又将具体的地址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挂断了电话,洛宁珂因为坐在他的旁边,所以勉强能听到一点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。而那个声音是盛瑭的声音,她不知道盛瑭想了什么办法,但是她不想让他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狂风骤雨越发地厉害,暴风雨夹杂着海浪拍打的声音,听地人心惊胆战。所以此时坐在这小小的车厢之中,反而有一种奇异的安静和温暖,就像这是一个小小的避风港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又有一个电话过来,只听电话那边说道:“修哥,他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定是他一个人吗?”段韩修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人似乎很得意:“修哥,你就尽管放心吧,肯定是他一个人。这一路上他按着我们的指示都绕了大半个城了,况且我们之前就在车上安装监视器,只要他有什么举动,咱们都会知道。况且他如果身上有追踪器的话,早就被我们发现了。我朋友这可是个中高手,这种反跟踪对他来说,就是小菜一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不想听他废话,很快挂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盛瑭打的电话,他也听到了,所以他知道盛瑭说加拿大安排了人,不只是吓唬自己。如今他只是想拿到钱,没必要和盛瑭玉石俱焚。而姓盛的也愿意破财消灾,他转头看了一眼洛宁珂,扯起嘴角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各取所需,各得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看了看手表,又再次打电话确应了汽艇的事情,这才命令车子开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江码头此时十分冷清,这里是很多年前兴建的码头,后来又兴建了别的港口,这个码头人烟便越发地稀少。不过就是这样,他们开车进入码头时,周围还是摆着不少货品集装箱,汽车在巨大的集装箱之间飞驰着,一直往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一个地方,前面的司机才停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已经是码头深处,周围别说人烟了,就连集装箱码地都没前面的密集。大雨还在下,搭在车窗上,声音听地可怕。此时车子一停下,发动机的声音消失之后,整个时间除了心跳和呼吸的声音外,就剩下磅礴的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转头看着右边,一路上这个带棒球帽的人一直没有说话。这两天,她也从来没见过她摘下帽子,甚至连房间都极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车,”段韩修说了一声,便推开车门。前面开车和坐在副驾驶上的人也都在下了车,而洛宁珂则是被段韩修拉着下了车,另一边棒球帽也自己下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一行人到了码头边上,就听到旁边海浪的声音,狂风夹杂着暴雨。洛宁珂歪歪扭扭地走在路上,风吹地她身子四处摇晃,狂风吹地她衣裳鼓了起来,带着她就往后面倒。要不是段韩修在旁边抓着,只怕她早已经摔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路上抱着自己的肚子,就怕有个闪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走了一会,突然一辆车大灯照射了过来,照在雨幕之中,整个天际放佛只剩下这团光晕。洛宁珂费力地抬头看过去,此时车门已经被打开,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车子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瑭,”洛宁珂看着他,忍不住喊道,只是她刚想上前,就被段韩修抓住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段韩修身后几个人都围了上来,盛瑭看着对面站着的人,眼睛一直盯着洛宁珂看,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冲锋衣,虽然带着帽子,但长发还是滴着水,脸颊上都是雨水,雨势太大,她都有些撑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从车座位上拿下一个东西,对面的人一阵紧张。他冷笑了一下,喊道:“段韩修,让你的人别那么紧张。你能让宁珂把雨衣穿上吗?她受不得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滂沱的雨势之中,他的声音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身后的人看着他手中的雨衣,都发愣了。这都什么时候,这哥们居然还想着给老婆买雨衣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扔在车盖上,”段韩修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老实地将雨衣放在车盖上,段韩修上前拿了过来,递给洛宁珂。这会的洛宁珂当真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将雨衣穿了起来,她原本已经冻僵了,这会雨衣穿在身上,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的两千万现金,我已经带过来了,是你过来拿,还是我送过去,”盛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棒球帽突然转头,死死地盯着段韩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段韩修则是喊了一句:“你先把钱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干脆把箱子都拿了出来,直接摊在车子前面,他打开箱子,红色的钞票瞬间被雨水淋湿。在车子的照耀下,晃地人心乱如麻。别说洛宁珂看傻了眼睛,段韩修身后的人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雨依旧瓢泼,狂风刮地钱一张一张地翻起来,突然最上面的捆钱的纸突然断了,瞬间百张百元钞票被刮地四处飘散。盛瑭抬脚踢了一下,将钱箱子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要验验吗?”他看着这边,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漆黑的夜空之中,银色闪电劈下来,将半边天空映照地雪亮,盛瑭身上的衣裤已被淋地湿透,瘦削的面颊上雨水不停地流,他的面容清俊又孤傲。此时他的脚边铺满了钞票,那些被雨水打湿的钱就贴在地上,放佛是随手扔下的废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钱箱子被打开的一瞬间,段韩修身后的每个人,眼中都闪过狂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手交钱,一手换人,”盛瑭看着段韩修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一直没说话,他身后几个人都有点着急,就眼巴巴的瞅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赎金两亿的吗?”突然洛宁珂旁边一直带着棒球帽的人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身后的人轰地炸开,几个人一直转头看着对方。这两千万就能把人的眼睛看地直了,这要是两个亿?

        “修哥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旁边有人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看了棒球帽一眼,回头说道:“这两千万是各位兄弟们的酬劳,一人两百万,我分毫不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说两亿的吗?”有个人拿着长枪的人,忍不住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给你两个亿,你能带地走吗?只怕你还没走出这片码头,就被警察抓住了,”段韩修冷冷地回头看了一眼,嘲讽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旁边的平头开口骂道:“都他妈想什么呢,修哥带着咱们发财。要是没修哥,你们谁他妈能赚到两百万。你们知道两亿现金有多重吗?好几吨的钱,你们谁他妈能搬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么一骂,倒是没人再敢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突然海面上轰轰作响,并不是风雨的声音,而且是机器轰隆的响声。所有人都朝海面上看过去,此时闪电在天际蜿蜒而下,照亮了漆黑的海面,好几艘汽艇正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修哥,咱们的船到了,”身后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点头,冲着对面的盛瑭说道:“盛先生,一手交钱,一手交人,你现在可以把钱交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冲着身后的人摆了下头,两个拿着长枪的人立即就要上前,谁知盛瑭却喊道:“等等,如果我给了钱,你不放我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下,显然是对他们的诚信还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段韩修看着他,冷静地说:“盛瑭,我不会拿他们的性命冒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淡淡一笑,冲着他身后的人说:“让你的人都先上船,只留下我们两人,交换钱和人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哥,”小平头喊了一句,段韩修摆手,喊道:“你们都上船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其他人都向码头跑去,三艘汽艇已经靠边停了下来。而留到最后,除了段韩修之外,就剩下那个带着棒球棒帽的人没有离开,盛瑭看向这个人,而段韩修也是转头对她说道:“已经到了这步,我只会拿钱换人,你也赶紧离开吧。你没必要再继续掺和下去了。再继续下去,只会毁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棒球帽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,而段韩修伸手抓住洛宁珂的手臂,打算跟盛瑭叫唤钱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棒球帽突然拉住洛宁珂,而她另一只手则是掏出枪,一下抵在了洛宁珂的脑袋上。这一转变,让对面的盛瑭一下愣了下,等他回过神,立即喊道:“段韩修,钱已经在这里,答应给你的,我也不会少一分,你他妈现在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连一向从来不说脏话的人,此时都怒地骂了起来。大灯照着对面的人,所以盛瑭清楚地看着那管乌黑的枪顶在洛宁珂的太阳穴上。他手掌颤抖,不由往前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退后,都退后,”一个尖锐的女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盛瑭恨恨道:“秋梓熙,居然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我,是想不到吗?”秋梓熙一手抓住洛宁珂,一手持枪对准洛宁珂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洛宁珂虽然被绑架了两天,可是这是头一次被枪对准自己,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。可就是这样,她在听到秋梓熙的名字时,脸上也露出了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瑭,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,”秋梓熙看着他冷冷说道,她说:“你把我踩在了脚底下,让全世界的人都嘲笑,都讽刺我。那些人算什么东西,他们有什么资格讽刺我,可他们就是拿着你的话一直在骂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盛瑭和洛宁珂的事情曝光之后,秋梓熙的日子就一直不好过。别的不说,微博上提到她的都只是谩骂和讽刺,这对于她来说,是煎熬、是折磨、是永远无法磨灭的耻辱。所有人都在骂她不知廉耻,骂她痴心妄想,可明明不知廉耻的洛宁珂,痴心妄想的也是她,那些人有什么资格骂她,他们有什么资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秋梓熙,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?”盛瑭难以置信地看着她,他一直知道秋梓熙有些偏执,只是他没想到她居然癫狂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干什么?”秋梓熙转头看了眼洛宁珂,冷笑道:“我当然是要杀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抱紧自己的肚子,她没出声,因为她怕自己开口,会更加刺激秋梓熙。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,秋梓熙居然也会牵扯到这件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秋梓熙,你真是疯透顶了,”段韩修看着她,一脸嫌恶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了她,”对面的盛瑭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带着口罩和帽子,旁人看不清她的表情,但从她的声音中都能听到那得意洋洋:“要不你跪下来求求我,或许我就会考虑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她,而洛宁珂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给她下跪,她只是在骗你,”洛宁珂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砰地一下,是枪托砸在头上的闷响声音,洛宁珂登时觉得头昏眼花,连身子都撑不住,晃了又晃。盛瑭一下逼红了眼眶,怒吼道:“秋梓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一时没克制住,”秋梓熙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段韩修看着她,说:“秋梓熙,你何必这样。你把盛瑭撞地差点死了,现在又想杀他老婆,他不过是不爱你吧,你何至于对他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盛瑭和洛宁珂俱是一震,盛瑭看着她,一阵冷笑:“原来当年是你撞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梓熙被段韩修提起这段往事,登时有些恼羞成怒,喊道:“我不是故意,我不是的。要不是你对我说那些话,我怎么会想要撞你呢,盛瑭,我真的爱你。可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盛瑭看着她,完全是以看疯子的眼神,和疯子说话,根本就没有逻辑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秋梓熙,把枪给我,”段韩修伸出手,他看了一眼海面上的汽艇,此时闪电已经消失了,所以那边一片漆黑,只隐隐约约看见汽艇的模样,压根看不见上面的情况。他已经耽误了太久,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,你答应我要杀了她,既然你现在后悔了,就让我来,”她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跪,”突然盛瑭喊了一句,便将她的视线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段韩修的手突然抬了起来,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紧跟着这一声枪响,而又是另一声枪响。洛宁珂站在原地,感觉到身边挟持她的人,突然身体倒了下去,而她旁边的段韩修也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盛瑭跑了上来,将她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从旁边窜出持枪的特警,而海面上一瞬间也亮堂了起来。汽艇上亮起了光亮,上去的人都被手铐烤住了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宁珂小心地伸手,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