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 - 科幻小说 - 极品贴身家丁在线阅读 - 第489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

第489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

        秋香无可奈何,只好红着脸反击:“大小姐说我骚,岂不知大小姐外表高冷,其实也是骚.媚入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酥胸一挺:“本小姐才不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红艳的嘴角划出一个戏谑的弧度,骄哼道:“骚不骚的,可不是大小姐说的,喝醉之后,可就原形毕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哼道:“本小姐行端坐正,就算是喝多了,那也是个正经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揶揄道:“是啊,大小姐很正经,但是一见了七哥,可就变成了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在秋香脖子上掐了一把:“你说谁是狐狸精?燕七那个坏人,我都烦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嘻嘻一笑:“大小姐有所不知,你喝多了,就往七哥身上扑,像是美女蛇似的,缠着七哥不松手,恨不得和七哥融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一愣:“秋香,你可别乱说话,这话能随便说吗?传出去,可就是谣言了,本小姐的名声都被你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道:“何止如此?大小姐,你还和七哥一起滚了床单,分都分不开,你见了七哥,就似羊羔见了羊妈妈,非要往上扑。你还抓住七哥下面把玩,不肯松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秋香,你给我住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满脸通红:“你个骚.蹄子,为了编排我,连这种谎言都说得出来,我还抓着那坏人下面把玩,这怎么可能?那玩意又丑又黑,我才不会抓那个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是编排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一下子坐起来,挺着胸,信誓旦旦道:“大小姐喝醉了,是我和安晴小姐扶着大小姐回房间的,安晴小姐也亲眼目睹了大小姐的荒诞行径。不信,你去问安晴小姐,就知道我是不是在说谎,故意编排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惊得出了一阵香汗,美眸睁得大大的:“你是说,安晴也看见了我和燕七抱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道:“不仅是抱在一起,安晴小姐还看见你抓七哥下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哪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满脸醉红,攥紧了粉拳,羞愤道:“怎么会这样呢?我竟然干出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道:“大小姐,我若不是为了你,我又怎么会被七哥要了身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红着脸道:“切,你又来了,明明是你想要和燕七苟且,可别赖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道:“我的大小姐啊,你纠缠着七哥不放,我好不容易把你和七哥拉开,可你又像是蜜蜂闻着花香似的,闭着眼睛扑倒七哥怀里。没得办法,我害怕七哥和你天雷勾动地火,你醒酒后,会追悔莫及,所以,我只好挡在你们中间,不让你们抱在一起。唯有如此,才保全你的清白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没想到你的清白保住了,七哥却把我扑倒在了身下,接下来,七哥就把我给……给吃了,大小姐,你还我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竟然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秋香羞涩的讲完,大小姐简直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事啊,太荒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脸面上又特别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喝醉了,怎么会那么浪呢?还抓燕七下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自己柔滑的小手,放在鼻尖闻了闻,果然有一股异样刺.激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呸呸呸!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又羞又气,从秋香腰上滚下来,一头扎进了被窝里,不好意思露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秋香糯糯道:“好了,大小姐,保住你的身子就好,我和七哥早就心有所属了,今晚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,你可不要因此而心怀愧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扑愣一下,从被窝里钻出来,披头散发,有一股凌乱的美,咬紧了贝齿:“你和燕七恋奸情热,今日之事,刚好成全了你们,你这小妞儿心里别提多开心了。我是成全了你们的好事,本小姐才不会内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问:“那大小姐纠结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攥紧了粉拳,有些担心道:“我抓了燕七下面,被你看见了,最多被你嘲笑,那也无所谓,咱们可是好姐妹,不会泄密。但是,被安晴看到了,那就太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安晴那小妞儿,满脸装纯情,心里一定在笑话我是个骚.货,下次见了我,她一定会嘲讽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愣了一下:“安晴小姐是个才女,见识不凡,应该不会嘲讽大小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小姐骄哼:“越是才女,心思越变态、越清高,我得想个办法,怎么才能堵住她的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小姐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小姐才没有想多呢。好了,秋香,我也告诫你,你和燕七不能做太多那事儿了。压箱底的书我也看过,女人刚刚破了身子,最受不得挞伐,燕七那坏人像个牛犊子,横冲直撞,不知道怜香惜玉,你可别被他弄伤了身子。你听我的,十天之内,每天都要和我睡一起,不得找燕七巫山云雨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秋香柔怜楚楚:大小姐是疼我,还是折磨我呢?

        十天不和七哥约会,我好像挺不住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燕七策马狂奔!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冷幽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地牢,就看到刘青疯疯癫癫,一阵笑,一阵哭,趴在地上,指指点点,不知道说些什么乱糟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天看到燕七进来,像是见了主心骨,急匆匆道:“大哥,这事都怨我,好事办成坏事了,我若不来查案,冷捕司说不定已经撬开刘青的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幽雪气呼呼道:“叫我冷捕头,我已经不是捕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七安慰安天:“这不怨你,人算不如天算,更何况,这未必是天算,说不定是有人蓄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幽雪叹气:“我才不相信,这点刑法会把刘青逼疯,这家伙虽然坏的流脓,但绝对是块硬骨头,见多识广,久经沙场,心智刚硬,怎么会这么容易变得疯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的确有蹊跷之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七看着疯疯癫癫的刘青:“必须要验证一下,刘青是不是真的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天问:“如何验证?”

        燕七满脸坏笑:“当年,孙膑装疯,庞涓为了测试孙膑是否真疯,给孙膑用大便当食物,孙膑毫不在意,大快朵颐,连呼好吃。仔细想来,孙膑之恒心,之毅力,千古难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天一听,就知道燕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幽雪满脸臊红,冲着燕七啐道:“你这坏人,真是够恶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