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 - 玄幻魔法 - 魔道最强剑仙在线阅读 - 第46章 无心之言

第46章 无心之言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言罢,眯起修长的双眼,方才这番话表面是说给颜念新听,其实是想告知于颜明修。上次两人匆忙分开,他还未来得及说起此事,今日正好是个契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颜念新听言没有过多惊讶,义父颜明修早已察觉到沧墟派内有私通焕灭宗的叛徒,经过两人这段时间的筛查排除,最近纷繁下山的吕傲天最为可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王渊亭这番话正好验证了他们的怀疑,但眼下该怎么做,他却一时拿不定主意:“多谢王兄提醒,只是眼下嵇师兄的行踪怕是已暴露,我们又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心中不禁暗暗称赞着:不愧是颜明修的义子,做事果断没有半分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收了玄铁扇,嘴角上扬,走上前拍了下颜念心的肩膀,宽慰道:“无妨,我已派宗门高人守在嵇兄弟身旁,他不会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王渊亭举扇一指不远处的破庙,低声正言道:“眼下最要紧的,是对付吕傲天那个沧墟叛徒,他的狼子野心已经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念新的神色瞬间严肃起来,双眼紧盯庙门,认同地点了点头。他义父颜明修曾说过,对付吕傲天这种贪得无厌的小人,就要放长线钓大鱼,等他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才好一举抓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是和王渊亭的想法不谋而合,而眼下,正是绝好的机会,他们更要沉得住,争取揪出更多藏在背后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寻了棵大树隐在茂密的枝叶里,正要商讨接下来如何行动,忽听身后有两名女子的脚步声,由远及近传来,他们立马认出了所来何人,除了那两个“跟屁虫”还能是谁,两人纷纷无奈地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渊亭!你又......”人未到声先到,沈晴汐这一嗓门子,吓得王渊亭飞身跳下树干,完全没有方才的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王渊亭大步上前,伸手将沈晴汐揽在怀里,将她的嘴捂个严实。沈晴汐挣脱不开,对其怒目而视,将未说出口的“丢下我”三个字,用神识原原本本地传给了王渊亭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一脸无可奈何,将手从沈晴汐嘴上拿开,俯身在她耳边轻言道:“姑奶奶,你小点声,那人就在破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沈晴汐瞬间激动起来,忙看向随后赶来的卢心蕊,义愤填膺地说道:“沧墟叛徒就在庙里,我们快进去杀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心蕊犹豫了下,她觉得杀人这事有点过了,但一想到嵇北辰受了那么多的屈辱和苦难,情感瞬间战胜理智,连忙附和道:“对!杀了他!为嵇师兄报仇,给沧墟派弟子泄愤!”

        树上的颜念新再也忍不住,直接跳到卢心蕊面前,苦口婆心地劝解道:“卢师妹慎言,此人还杀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心蕊气急,她没想到一向嫉恶如仇的颜念新,居然帮这个沧墟派叛徒说话。她刚要骂他没良心,但转眼一想,嵇北辰平时待他亲如兄弟,难不成是小叔颜明修的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卢心蕊想不通,心里又着急,眼下也没时间多想,索性直接开口对颜念新问起来道:“为什么不行?吕傲天已证实确与魔宗勾结,这是犯了正道大忌,代掌门萧师叔不会不管不问的!况且他还与玉音门的木兮瑶不清不楚,两人私下保不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沈晴汐小脸铁青,立马苦笑着企图解释道:“心蕊心直口快,也是无心之言,大师兄可不要太过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卢心蕊心思单纯,话中之意必不是在说仙门为正道,魔宗即为魔教。但王渊亭可是十分介意此事,若是被他记恨了去,日后他们四人的相处,恐怕没有之前那般和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自然听出沈晴汐的话中深意,卢心蕊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,他自然不会计较什么,但话道嘴边还是不吐不快:“卢姑娘,我们晏月宗可是门风雅正,宗门弟子都是洁身自好之人,你口中的魔宗也包括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颜念新知道卢心蕊急于为嵇北辰讨回公道,言语间口无遮拦了些。王渊亭是个明事理之人,又是义父颜明修的旧友,自然不会对她过多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连忙打圆场道:“王大哥说笑了,晏月宗自然与其他魔宗不同,这是沧墟派人人都知道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心蕊自知惹了祸,对颜念新吐了下舌头,连忙向王渊亭拱手赔礼道:“心蕊给王大哥赔不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笑着摆手,既然她们跟来了,颜念新还是留在这里护着为好:“罢了,你们在此稍后,我先进庙里探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念新会意点头,还未等两位姑娘有所反应,王渊亭已闪身离去,沈晴汐刚要抱怨,抬眼就见颜念心那张一本正经的脸,瞬间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泄了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敛住充盈的真气,轻手轻脚翻墙而入,吕傲天虽说只是驱物大圆满,他这个金丹大圆满的压根不把此人放在眼里,但保不齐庙中有其他高手,还是谨慎些为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晏月宗修的是法术,但晏无归对宗门弟子要求严格,除了修炼法术外,也会让他们强健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王渊亭虽没有运用真气,但他的身手依旧敏捷。只见他迅速穿过本就不大的前院,绕过殿宇,来到破庙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庙宇看似破败不堪,没想到这殿宇之后的院落还算整洁,他寻了隐蔽之处,快速爬上屋顶,掀开瓦片一角,凝神静气地观察着庙内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吕师兄这几日的照顾,兮瑶感激不尽。”木兮瑶从后殿缓缓走来,身子娇软,弱不禁风,看着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木姐姐客气了,救你们是应该的,不必再说谢谢了,这感谢的话说多了,反而成了客套话,你说是不?”吕傲天言罢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听了一阵不适,原本是个油嘴滑舌的混蛋,还在这强装桀骜不驯的侠士。就如同婊子立牌坊般,还真是让人嗤之以鼻,不禁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两人的对话,王渊亭这才想起:那日嵇北辰离谷,正是焕灭宗联合玉音门硬闯离魂谷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若不是晏月漓顾及嵇北辰的感受,区区这几个手下败将,他又怎会让人轻易将木兮瑶等人救走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那帮沧墟派弟子应该是跟随了吕傲天,想到此处,王渊亭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尖,不禁暗暗盘算起来:吕傲天这小子果然没那么简单,他不可能以一己之力说服这么多沧墟弟子跟随与他,沧墟派必定还有人做其内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正想着,忽听庙宇后面有女子的嘻笑嗔骂的声音传来:“哎呦喂,吕师兄来得可真勤啊,莫不是看上了你木姐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!看来,是傲天怠慢了妙音姐姐,该罚该罚!”吕傲天殷勤赔着笑,那副谄媚的样子看起来甚是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面无波澜,这女子他认识,这场景他早已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妙音年芳二十,长得说不上美若天仙,却也算是个小家碧玉,但修为境界却只是驱物二重。吕傲天之所以这么捧着她,完全是因为她是玉音门门主,林成音的私生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谁是林妙音的父亲,修真界多有传言,但都被证实是破风捉影,无稽之谈。这么多年来,此事一直是修真界的未解之谜,就如同晏月漓的母亲身在何处一样,无人可知!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又耐着性子听了会儿,都是吕傲天和林妙音打情骂俏的话语,让人听了甚是作呕想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放弃打探,悄悄潜了回去,将庙中事情和盘托出。颜念新听言不住地摇头,他是与木兮瑶有过接触了,此人不像是唯命是从之人,如今怎么会这般境遇,没想到卢心蕊的无心之言居然成了真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晴汐所想之事,倒是特别:“那日木兮瑶重伤未愈,吕傲天会不会趁虚而入,对她图谋不轨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微微皱眉,这丫头整天把自己弄得跟女菩萨似的,见谁受欺负都要管一下,还真是要了他的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卢心蕊听不下去了,那日玉音门退了木兮瑶与嵇北辰的婚约,这口怨气她到现在还未顺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听闻木兮瑶因吕傲天受了伤,当即打抱不平,怒言道:“沈姐姐,是她先抛弃了嵇师兄,与吕傲天私混在一起的,怨不得旁人!

        沈晴汐思索再三,还是不太认同卢心蕊的话,随即开口反驳道::“不行,世间女子理应互相帮衬,我不能放任不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渊亭见卢心蕊劝不住她,立马摇头解释道:“像吕傲天这样精明的花心大萝卜,在选择目标之前必然都经过深思熟虑,如何花最小的代价,获得最大的欢愉,否则就很难做到万花丛中,片叶不沾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念新立即点头,他也赞同这个说法:“王兄所言极是!很显然,木兮瑶身为玉音门主最得意的弟子,完全不具备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着,听得沈晴汐和卢心蕊一愣一愣的,看来还是男人更了解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