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书吧 - 玄幻魔法 - 魔道最强剑仙在线阅读 - 第48章 魔宗圣物

第48章 魔宗圣物

        一粉衣少年行走在无边的沙漠中,狂风吹掉了他的面巾,露出他坚定的面容。面对这无情的风沙他毫无畏惧,眉角飞扬,目光炯炯,任何事都不能阻拦他赶去幽州城,只因那里有他挂念之人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颜明修你睡了一个月,你知不知道?可吓死老子了!不过你小子命还真硬,遇到大风暴都能活着回来!”一皮肤黝黑的少年咧嘴一笑,见昏睡一月有余的好友终于清醒,脸上尽是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缓缓睁开眼,下意识握了握空空的右手:“我的回魂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。”少年连忙宽慰他,张了张嘴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立马看不出好友的不对劲,平日里他的话最多,怎么今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难道是她出了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儿她怎么样?”颜明修握紧双拳,急得憋红了脸,他冒险去沙漠深处采摘回魂草医治敏儿的伤势,不可能不好用啊?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脸色一沉,见着实瞒不住,只得开口道:“半月前新儿姑娘已经醒了,只是,你不能再见她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颜明修皱眉,不解其意,用手臂支撑起虚弱的身子,死死地盯着床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别过脸去不再看他,闭口不语,只是摇头。急得颜明修直接从床上坐起,板住他的双肩激动地吼道:“齐无谓!你快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齐无谓紧闭双眸,挣扎了好一会儿,再次睁开双眸,眼中尽是失望和沮丧,口中发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:“她是焕灭宗的人,她骗了我们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瞬间感觉五雷轰顶,这话他不愿相信,但完全是有迹可循的,只是他一厢情愿,自欺欺人而已:“不可能,她那么痛恨夺丹之人,怎么会是焕灭宗弟子?我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焕千秋有一女,名为‘焕新儿’,新儿姑娘就是她。”齐无谓也不愿相信这是事实,但焕千秋亲自来接新儿回去,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个残忍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齐无谓的话字字打在颜明修心头,即使这是事实,他也要敏儿亲口对他讲:“我要去亲自问清楚!即使她是焕千秋的女儿,她对我的情意也是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说着就要起身穿衣,他抓起床尾的粉衫就往身上套,也不顾身上伤口裂开,鲜血染红了内衫。

        齐无谓身体健硕强壮,他本可以轻易将颜明修按在床上,但心病还需心药治,即使困住他一时也困不住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齐无谓只能说出最残忍的话,将颜明修那颗热忱的心彻底浇没:“别傻了,她本来就与幽州城主有婚约,有真心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苦涩的泪水从他的脸颊流下,颜明修的心在那一刻彻底冰凉,是啊,即使两人相见又有何意义,也许留下彼此的美好追忆一生,是两人最好的结局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三年后,当颜明修再次踏上这伤心之地,热闹的幽州城早已战火连天,不出两日定将兵败城破,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焕千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消息很快被幽州城主知道,焕新儿立刻被他斩杀泄愤,两人的稚子也被无情地丢弃在荒野。幸得焕新儿的乳娘暗中救下那二岁的婴孩,乳娘走投无路,只好找到她家小姐的昔日好友齐无谓,寻求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齐无谓即将奔赴战场,誓死守卫幽州城,突然前来的一老一少让他一时不知如何安置,思来想去,唯有一人最为合适!

        “多年未见,可安好?”昔日黝黑嬉笑的少年,早已成长为守护一方百姓的将帅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将手中折扇随意插与腰间,眉梢上扬,嘴角带笑,张开双臂,欢喜地大声道:“齐兄,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齐无谓拍了拍身上的戎装,苦涩一笑,颜明修依旧是一袭粉衣,洒脱不羁的少年模样,恍惚间,仿佛回到了潇洒纯真的少年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!”颜明修仍是热情邀请,齐无谓再也眼耐不住心中的激动,大步上前与旧友相拥而泣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长话短说,言罢皆唏嘘不已,城外战事吃紧颜明修来不及悲伤,匆匆为焕敏儿敛了尸,安葬在城外后山,带着那一老一少回了沧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光荏苒,转眼那两岁的男娃已经十七,可他娘亲的仇却没有报,让他如何能安心度日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无忧镇外破庙内,卢慎己知晓整件事情的原委,虽理解颜明修心中的凄苦,但活着的人总要往前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焕灭宗当年是何等的强大而残暴,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弟去送死:“明修,当年新儿姑娘是为了救你,才嫁与幽州城主,她心中没有怨恨,更不想看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苦笑了下,不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,他与焕灭宗的恩怨不是旁人能够体会的,他沉默许久才回道:“姐夫不必再劝,新儿的仇我不会忘,如今念新长大成人,我也没什么顾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慎己自知劝不住他,便不再多说,轻叹口气道:“吕傲天和玉音门的人我要带回九劫山,至于那魔宗的女弟子,你自行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慎己言罢,不经反驳转身离去,留下颜明修独自发愁。他与王渊亭说好,要将玉音门的人交于晏月宗,看来只能失信于他了。至于白梨花那个贱货,王渊亭大概是不想再见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卢慎己倒是捡了便宜,今日我倒是成了他的打手。”颜明修这才想明白,自己忙乎了半天,都变成卢慎己的功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卢慎己明明看着是个铁憨憨,做事却是稳健果敢,怪不得一向聪明精明的颜明心,会栽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‘千面郎君’也有吃瘪的时候,哈哈!”一女子的娇笑声打破了镇外的寂静,声音钻入耳中,让人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魔音摄心,这玩意一张隔音符就两耳清净,对于早已法符双修的颜明修来说自然无用。他不禁暗暗发笑,这魔宗弟子一个接一个地来,还真爱凑热闹!

        那魔宗女子见颜明修不过是金丹大圆满,居然对她的摄心之音毫无反应,顿时大惊失色,慌忙退到庙外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识得来人,爽朗笑着走出破庙:“白疏香,你来得还真是晚!玉音门主的宝贝女儿可是被人带走了,还不去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卢慎己的修为是元婴五重,我一个金丹五重,哪里是他的对手!名门正派可都是老滑头,不如与奴家做个交易如何?”白疏香故作轻松,身体却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她见院中横尸遍野,一看就是中了强大的法术,却也不像是单纯的法术攻击,似乎掺杂着某种骇人的符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她的傲慢无礼,颜明修不屑一顾。就凭这不懂礼数的丫头,也想跟自己做交易,就是承欢宗宗主白余容来了,也不敢如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撑开腰间的折扇,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,慢慢悠悠地开口道:“既然不是为玉音门出头,那是来救你家护法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疏香抿嘴一笑,扭着盈盈一握的腰肢,一晃一晃,笑盈盈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见她真的过来了,轻蔑笑道:“你觉得,就凭你赢得了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疏香忙止了步,捂住胸口,娇嗔道:“你们男人一张口就是打打杀杀的,奴家听了心里怕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就对了,不怕你就没命了。”颜明修瞥了眼躺在地上的白晴雪,这货色也自称“晴雪”,真是侮了梨花的美名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疏香这心里本就七上八下的,被颜明修这么一说,真的收起了救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年纪轻轻正值花季年华,可不能因白晴雪那个老女人送了性命,当即惜命地哀求道:“千面郎君别动怒,若是你能从嵇北辰口中探得‘魔宗圣物’的下落,我们承欢宗就会站在你这边,再加上你剑法符三修的能耐,杀到幽州必定灭了那魔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眼前一亮,白疏香这张嘴倒是比白晴雪会说,而且一看就比她家护法有脑子。虽不知白疏香的话是真是假,眼下她受制于人势必不敢说谎话,先探探她的口风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这样想着,俊眉一皱,不解问道:“魔宗圣物?就是焕灭宗的翠镶金扳指吧,你们承欢宗要那东西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关于“魔宗圣物”他只知道,十年前墟海掌门手中确有此物,却不知道墟海掌门当年兵解之时,将翠镶金扳指交给了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焕灭宗既然这么明确指出在嵇北辰手中,一方面是因为他是墟海掌门最信任的关门弟子,另一方面大抵是吕傲天推波助流,这招“借刀杀人”他倒是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也不知,都是宗门的命令。”白疏香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她不能透露更多了,不然白宗主会让她生不如死,还不如被颜明修一扇子杀了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颜明修见她脸色铁青,显得十分为难,知道此事必定不假。便不再追问,一摆手让她带着白晴雪走了。两人走后,他也祭出法宝秋风悲画扇,御扇往无忧镇而去。